話題人物 > 專欄

史蒂芬.羅奇

耶魯大學教授 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前任主席

史蒂芬.羅奇:當強人政治壓垮經濟時

2018-07-22
作者: 史蒂芬.羅奇

(圖/取自川普推特)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愈來愈清楚看到,美國川普政府如何咄咄逼人地行使政治權力,而不是妥善處理經濟問題。對我們這些實踐經濟學的藝術與科學的人來說,這無疑令人氣餒。到目前為止,有一個判斷不言而喻:川普及其團隊繼續蔑視傳統經濟學的幾乎所有原理。

貿易政策是顯而易見的例子。歷史早已證明,貿易赤字與總體經濟的儲蓄和投資失衡問題息息相關,但川普完全漠視這一點,繼續以雙邊方案處理多邊問題,也就是將美國與102個國家的商品貿易赤字歸咎於中國。他日前拒簽G7(七大工業國組織)公報,理由是美國就像1個「撲滿,所有人都(藉由不公平的貿易手段)來搶錢」。但撲滿是用來存錢,而在今年第1季,美國的國內淨儲蓄率僅為1.5%,其實,真的沒有太多錢可以搶!

財政政策也是如此。川普減稅和增加政府支出的政策將大幅擴大財政赤字,但對美國這個接近景氣循環高點、失業率僅3.8%的經濟體來說完全不合理。此外,借助儲蓄管道的反饋,只會加重川普宣稱要解決的貿易問題。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預估,從現在到2023年,聯邦財政赤字平均將達GDP的4.2%;在此情況下,美國國內儲蓄將進一步受壓,使美國有必要引進外國的過剩儲蓄,這也意味著美國的貿易赤字必須擴大。但川普如今加徵關稅,形同咬住那雙拉拔美國經濟的手。

川普經濟施政 禁不起時間考驗

因此,川普的作為在經濟學上站不住腳,至少就多數學者、政治領袖和民眾熟悉的經濟學而言是如此。當然,川普也引用一些旁門經濟學做辯護,例如出了名粗陋的拉佛曲線,但它們全都禁不起時間的考驗與嚴謹的實證驗證。

但我們為什麼要針對經濟政策評論?因為川普對氣候變遷、移民、外交,到槍械管制的觀點都有類似問題:權力政治凌駕基於事實的政策制定。

我們不應對此大感意外。川普與中國交戰,只是凸顯他一開始就顯而易見的渴望:企圖以經濟問題為襯托,作為「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宣傳。他一再強調,中國在貿易上對美國不公平,但中國對美國的真正挑戰,與其說是經濟層面,不如說是在科技與軍事優勢的競逐。

事實上,地緣政治領導權的鐘擺正在移動。中國推動規模巨大的泛亞洲基礎建設計畫(一帶一路),加上在南海展現實力,對美國霸權威脅遠大於美國巨額多邊貿易赤字中的一筆雙邊赤字。

有關強權的歷史軌跡以及強權崛起和衰落產生的軍事衝突,人類已有很多著作。經濟問題在此重新成為焦點:地緣戰略勢力與經濟實力息息相關。耶魯歷史學家保羅.甘迺迪(Paul Kennedy)早就強調,脆弱的經濟基礎無法支持軍力的投射時,便會出現「帝國過度擴張」的狀況。

早在30年前,甘迺迪總統已提出警告,過度的國防支出,使美國愈來愈容易陷入這種過度擴張的陷阱。但威脅美國地位的勢力一個接一個消失:蘇聯解體、日本經濟奇蹟破滅、德國忙於應付兩德統一和歐洲融合問題。不受威脅的美國因此未改弦易轍。

當然,當年中國根本不受重視。此外,美國1988年的國內淨儲蓄率達5.6%,僅略低於20世紀最後30年的均值6.3%,不過卻是現行水準的4倍。當時美國的國防支出為2700億美元,不到現行預算7000億美元的一半,而美國現在的國內預算超過中國、俄羅斯、英國、印度、法國、日本、沙烏地阿拉伯和德國的總和。

在此同時,中國已經崛起。1988年,中國人均GDP(國內生產毛額)在購買力平價基礎上僅為美國的4%,但如今該比率接近30%,30年間提高了接近7倍。

川普低估對手 危機恐怕還在後頭

美國經濟繼續支撐美國在全球高得不成比例的軍事支出,但美國儲蓄不足,經濟基本面愈來愈脆弱,權力政治可以壓下問題嗎?可以抑制中國崛起,瓦解中國投入區域融合和全球化的決心嗎?

川普政府似乎認為美國已經來到經濟週期中的有利時刻,可以大玩權力遊戲。但這種策略只能在一種情況下成功,那就是中國放棄支撐習近平主席強國大計的核心成長原則:自主創新、追求科技與軍事優勢、爭取泛區域領導權。

一如川普,習近平是不輕易屈服的人。與川普不同的是,習近平明白經濟實力與地緣戰略勢力息息相關。川普宣稱貿易戰很容易取勝,他不但可能低估了對手,還可能高估了美國的實力,而後者更危險。貿易戰大有可能只是揭幕的小衝突,而後頭的戰役將難打得多,屆時經濟問題終將壓倒川普。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