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王雪紅救得了風雨飄搖的宏達電嗎?

2018-07-11
作者: 林宏達

宏達電全力衝刺VR虛擬實境,但是手機業務的獲利下滑速度,卻比虛擬實境的成長更快。(圖/攝影組)

7月2日,宏達電貼出「啟動優化組織」的公告,宣布縮減1500名製造部門員工,又一次,打破了董事長王雪紅的承諾,畢竟去年9月她才發下豪語:「不會裁員,還要大量找人!」

這已經不是宏達電第一次裁員,2015年,宏達電自成立以來首度大幅調整人力,裁掉15%全球員工,並在今年初精簡海外組織;去年,宏達電還以9100萬美元的價格,賣掉上海的手機製造工廠。這家工廠在宏達電財報上,名為威宏電子(上海)有限公司,這筆交易,宏達電獲利1.47億元人民幣。

但即使如此,宏達電仍決定再度大幅減少生產線上的作業人力,未來營運若不止跌回穩,恐怕難逃再次裁員的命運。

獲利慘兮兮 大將一一出走

今年上半年,宏達電不論在財務、組織和策略上,都處於風雨飄搖的狀況,裁員和賣廠,甚至把團隊賣給谷歌,恐怕都無法真正解決宏達電的問題。

時間回到2017年9月,宏達電向員工宣布,谷歌將以10億美元買下宏達電團隊。本刊記者深入宏達電員工大會的現場,跟著散場的員工離開,走回辦公室路上,數10名員工沒人說一句話,氣氛極為凝重。當時外界就已傳出,谷歌要挖的關鍵人才,是宏達電營運長陳文俊,他也是宏達電早期的創業團隊之一。

那一段時間,宏達電前總經理張嘉臨整頓宏達電的傳聞從沒少過。出身高盛的張嘉臨,不只管財務,還極力要降低宏達電手機的成本,面對中國手機廠高規低價的激烈競爭,宏達電內部衝突、組織調整不斷,甚至傳出張嘉臨曾在會議開到一半,突然離席,留下不知所措的團隊。宏達電對此不予評論。

今年1月,這些衝突告一段落,1月30日,營運長陳文俊離職,赴谷歌就任新職,不久傳出,鴻海從宏達電手中奪下谷歌手機代工訂單;2月14日,前總經理張嘉臨也離開公司,4月創立「前進智能」公司,轉向AI(人工智慧)雲端服務發展。而宏達電的新任研發長劉萬賢,原本是VR虛擬實境裝置產品VIVE的技術負責人;從高階人事布局來看,VR才是宏達電現在的主流,即使手機業務營收快速下滑,宏達電仍在加碼投資VR事業。

3月25日,宏達電宣布對子公司HTC America content services投資2000萬美元(約合6億元台幣),去年宏達電才對這家公司注資1300萬美元(約合新台幣4.2億元)。這家公司做的是線上內容播放業務,但根據宏達電年報,光去年一年,這家公司虧損高達2億7200百萬元台幣。

宏達電在台灣裁員,恐怕也補不了手機營收下滑和VR技術投資的資金缺口。這次裁掉生產線上1500百名員工,即使這群人年薪平均是100萬元,也只能省下15億元台幣,但宏達電去年年報中,合併損益表上顯示,去年淨虧損169億元,比前年淨虧損105億元還多,裁員省下的錢,也只是杯水車薪。

手機營收下滑,VR商機卻又尚未爆發,讓宏達電處於進退兩難的狀況,去年宏達電毛利只有13億元,毛利率只剩2%,但研發費用高達104億元!

雖然宏達電賣掉手機團隊後,第一季帳上現金還有385億元,但這家公司去年一年現金就流出190億元,如果不再採取更進一步的措施,宏達電的財務狀況要談止穩,恐怕仍有困難。

然而,最關鍵的問題是:王雪紅全力投資VR,能救得了宏達電嗎?

VR陷低谷 銷售不如預期

宏達電今年推出能無線使用的VR裝置VIVE PRO,但是宏達電也在年報中坦承,2017年全球虛擬實境市場一度面臨成長趨緩的狀況。過去,包括臉書、谷歌、索尼等大廠都投入VR市場,認為虛擬實境可以應用在各種產業上,但現實狀況卻是,遊戲還是虛擬實境的最主要應用,連遊戲大廠索尼都曾表示,「VR銷售不如預期」。

這也是整個VR產業面臨的問題。去年,宏達電北亞區前總經理董俊良成立JPW(懏永銀國際科技),有意用娛樂場的方式,擴大虛擬實境技術的出海口,但今年5月,這家公司已經解散。宏達電前總經理周永明加入香港數字王國,持續投資VR,但去年這家公司也虧損5億4千萬港元(約合新台幣17億元),7月9日每股股價只剩港幣0.12港元。

宏達電未來會如何?關鍵在宏達電財報何時能止血,讓公司財務狀況撐到VR開始成長的那一天。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這一次,恐怕不會是宏達電最後一次優化組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