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邱太三真心話  掀開法務部超級壓力鍋

2018-07-11
作者: 郭瓊俐

案牘勞形的工作與政治壓力,邱太三都一肩扛起。(圖/陳俊松攝,以下同)

「你不要跟我問什麼,就是三個回答:一、台灣目前沒有討論廢死的政策,也沒有這個條件;二、執行死刑要按照法律來;三、治安是社會安全網問題,不是單一刑事政策。」法務部長邱太三揮揮手,「其他不要再問了。」

「毒品這問題,你要很坦然的去了解,全世界大家面對這問題能夠怎樣,如果沒有,我不知道跟你們講一大堆要幹什麼?毒品這個問題,你們的認知和理解是什麼?不然我一講,你們寫出去又變成『邱太三認為台灣的毒品不算嚴重』。」

這場採訪,我們問的每個問題,邱太三一開始的反應都很激烈,甚至展現了過去當過檢察官和律師的咄咄逼人語氣,不斷反問我們。問到我內心一直納悶著:這兩年法務部長下來,邱太三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壓力,以致他的防衛心變得這麼重?

咄咄逼人不斷開啟防衛機制

認識近20年,我印象中的邱太三是一個有耐心、友善、敘事論理能力很強的人;面對較專業的司法問題,他總能深入淺出的講解到大家聽得懂。邱太三也是一個有堅定價值觀的人,不大會受外在環境影響而動搖心志。

時隔兩年未曾接觸或採訪,再次見面,或許是法務部近日承受排山倒海而來的執行死刑問題的壓力,他的反應像刺蝟,有點刺痛人。

但激烈的防衛性反應後,刺蝟又會收回他的刺,回復那個溫文、理性的邱太三。例如死刑問題。他說明,法官不判死常有兩個原因,一是有教化可能性;二是兩公約的精神。

2009年馬英九總統任內,立法院通過將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簡稱兩公約)入國內法,但我國的簽署案送到聯合國被拒收,因為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邱太三說,此事牽涉兩個層面,一是台灣簽署國際法的動作有沒有生效?二是在此情形下,兩公約轉化為國內法律有沒有效?兩公約有廢死精神,但沒有明確文字,依他的揣測(強調他沒有科學根據,是個人揣測),國內最高法院的法官多傾向依照兩公約精神,朝向廢死,好幾個刑事案例最高法院沒有判死刑,應該就是朝兩公約的意義去詮釋。

關心被害人比凶手重要

被問到台灣會不會朝廢死的方向進行,邱太三說,他不敢講多快,但這是個趨勢,全世界已有超過一百個國家廢除死刑,還有20、30個國家是沒有執行死刑,人類會隨國際情勢或自己接受資訊或教育,不斷產生新的思維,人權也是如此,最簡單的例子是,現在連動物都要保護到這種程度,更何況是對人;這就是一個過程,講好聽一點,是文明的過程,至於文明由誰來定義?是國際社會來定義,不是任何一個國家可以抵抗,只是快或慢而已。

國內反廢死的聲浪一直未停歇過。

話鋒一轉,邱太三突然提高音量,「這些反廢死的人,到目前為止,他們有沒有去關心被害人?在國外若有人遇害,周遭的人會送花、會慰問,因為被害人比凶手更重要,但我們只會不斷複製情緒,讓被害人更痛苦。」

當話題轉到台灣的詐騙現象很嚴重,邱太三又立即反問,「你是根據什麼?統計數字如果不是這樣呢?」我們改為詢問,台灣詐騙王國的形象和問題該如何解決?邱太三更激烈的反詰,「你要說台灣是詐騙王國,你要先給我一個定義,是人口比的詐騙案件,還是多少人在詐騙?」採訪團隊反問,難道外界形容台灣是詐騙王國,這是個以訛傳訛的事?「我沒有這樣講,你要給我一個詐騙王國的定義,你所謂的詐騙王國是指什麼?指的是台灣人到外國去電信詐欺?你如果是指這個,我們再來回答所謂的詐騙王國。」

發作完,邱太三再度轉回溫和模式,他解釋,台灣民眾已被教育到很機警,去銀行領個20萬元,櫃台員會問「阿桑你領錢要做什麼?」看到不對勁就會立刻報警;因為有教育,有檢警加強查緝,台灣的詐騙大約十年前達到最高峰,接著減少。分析的結果應該是詐騙集團跑出國,先是去中國,再去第三國家設機房,大多詐騙中國人。

被問到兩岸在第三國遣送詐騙犯的競爭問題,以及兩岸對詐騙犯判刑輕重的問題。邱太三說,台灣是民主法治國家,罪刑比例要有一定程度的對應,以刑事來講,侵害生命最嚴重,其次是侵害身體、侵害自由,最後才是侵害財產,如果詐騙刑責要加重,牽一髮動全身,其他刑責也要跟著加重。

但法務部還是努力推動立法院修訂《刑法》第5條,國人在境外從事電信詐騙,司法機關得依我國《刑法》處罰;也修訂《組織犯罪條例》,讓牟利性詐騙組織適用組織犯罪,處3年以上10年以下徒刑。

罪刑比例要有一定對應關係

針對詐騙犯被遣返台灣、卻在機場被釋放的案例,邱太三強調,由於台灣人在海外詐騙對象多是對岸的人,過去兩岸關係好時,對方會給多一點資訊,現在不提供被害人的報案資料,台灣法治講的是檢視證據,在機場,律師會質疑有被害人嗎?若沒有被害人、沒有資訊,就只能放人。他說,檢警非常努力,現在只要是我們跟第三國合作、或是在民主法治較完備的國家,嫌犯大都會交給台灣。

依據資料,民進黨政府上台至今,從海外遣送回台灣的詐騙犯591人,送到中國的有376人。不過邱太三強調,這個數字隨時會變,例如我國檢警和第三國合作破獲一個百人詐騙集團,但因某些問題雙方還在角力遣返問題。「我們有在做自己的機制,只是大家還在過去印象裡沒有跳脫出來。」

但是問到毒品問題,他的防衛性反應又出來。「全世界都要面對它,不是只有台灣而已,我有時覺得台灣媒體到底願不願意理性去看待問題?這種問題難道你看不出它的端倪嗎?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有能力消滅毒品,其他國家情形是怎麼樣,你知道嗎?」

邱太三說,所有的問題,大家都認為最末端的法務部可以解決,但問題在於源起,如果不好好了解事情本身,會下錯藥;有時要跟社會做溝通,這個還好,「但是要跟某些美其名的進步團體溝通,就很困難。」

他說明,校園反毒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讓學生有被發現的擔憂和緊張,新竹市和新北市曾在學生入學健康檢查時,採用讓學生留尿液的方式,但是進步團體指控這侵害學生的人權,最後還被監察院糾正。

或許司法記者不會寫錯與扭曲他的意思,但政治記者或政論節目可能不是這樣。從他就任法務部長以來,獨派為了特赦前總統陳水扁的問題,把對蔡英文總統的怒氣統統發洩在邱太三身上,鋪天蓋地攻擊他之餘,連他最在意的妻子(退休法官宋富美)也被捲進去,政論節目連番炮火攻擊,逼得邱太三提出誹謗告訴,才抑止漫天烽火。此外,司改過程中,司改團體和其他政黨對他的攻擊,其劇烈程度,若非抗壓性高者,應該很難承受。

至今,陳水扁的「新勇哥物語」仍三不五時諷刺、批評邱太三,媒體也繼續拿這個議題詢問他的回應。在法務部龐大的業務壓力之外,政治的壓力不斷,恐是邱太三防衛心變得這麼強的主因。 

民進黨人士說,檢調系統是鐵板一塊,改革的阻力非常大,除了積極推動修法,邱太三廢了特偵組、成功調動檢察官,前總統馬英九的案子也在偵辦中,民進黨獨派對他的攻擊沒什麼道理。

看到攝影記者的相機,邱太三連忙繫起領帶。

我很冷酷在分析社會問題

面對外界的壓力,邱太三他搖著頭回答,「我不會堅持什麼樣的政策,而是告訴你,你如果要選政策A,就承受政策A的效果,你如果要選政策B,就承受政策B的效果,這有好有壞,包括要付出的成本與代價。」

但自己有沒有內心掙扎過?「我是一個很冷酷在分析社會問題的人,你要選擇ABC,你自己決定。」

語畢,邱太三再淡淡反問,「你知道製造、運輸、販賣第一級毒品的刑責是什麼嗎?」他翻出法條,「是處死刑或無期徒刑」,他再問「那你知道2017年因製造販運一級毒品被判無期徒刑的有幾個人嗎?」他拿出法務統計年報「零個!」年報顯示,2016年被判無期徒刑只有1個,2015年是4個。

法官獨立審判權,法務部無法干預,就像很多社會事件,不屬於法務部管轄,但大眾習慣將矛頭指向法務部。司改過程的紛擾與社會不滿,壓力大部分加諸於法務部,要到立法院承受立委壓力的,也是法務部。

坐在辦公室老舊的椅子上,邱太三苦笑著,臉上堆滿無奈表情,和他的皺紋一樣,愈來愈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