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辜朝明:台灣應致力推動與中國區別化

2018-07-11
作者: 辜朝明、郭庭昱

辜朝明:台灣不應像以往一樣,過度依賴中國。(圖/吳尚哲攝)

美中貿易大戰,火力直掃金融市場,《財訊》雙週刊專訪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解析美中局勢、全球貨幣政策及經濟發展前景,並對台灣提出建言,以下為專訪紀要:

本刊問(以下簡稱問):你如何評估美中貿易戰的衝擊?川普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辜朝明答(以下簡稱答):我在2個月前去了華盛頓,熟悉華府運作的朋友告訴我,貿易戰「只是剛開始」,川普至今沒有任何想停止的意思,我擔心局勢朝不利發展。事實上,這不只是一場貿易戰,我認為是地緣政治的競爭。

很多共和黨員認為,在歐巴馬時代,美國對中國的想法太天真了(編按:指中國會融入國際社會,走向民主體制),中國自然樂於順勢在南海積極部署。現在,共和黨員認為美國必須扭轉這種局面,這正是華盛頓政壇的氣氛。如果中國在南海沒有那麼多爭端,美中有機會停留在貿易戰,但過去因為歐巴馬的鬆懈,如今已演變為地緣政治問題。

川普支持者反倒受傷最深

問:美中爭端為地緣政治的一環,雙方貿易報復的後果會如何?

答:這很複雜,美中在經濟非常相互依賴,例如蘋果手機主要在中國製造,卻賣到美國,類似的商品很多,如果不能正常貿易,美國人、美國公司都會受傷。已有很多大公司向川普表達「請你小心,否則美國受到的傷害可能比中國大」。

不過,川普知道華爾街、企業界並非他的支持者,他的選票以藍領階級為主,而川普十分忠於他的支持者。事實上,這些支持者將是受他政策傷害最深的一群人,他們自己卻不知道,這是以前從未有的現象。

以前華爾街、大企業通常透過遊說公司或律師與華盛頓溝通,如今他們不管是溫和表達或者據理力爭,結果都是失望,川普不聽他們說話,只是忠於選民,這就是現況。

中國對美國農產品課關稅,將令糧食價格上漲,經濟不佳會引來民怨,所以中國也不能太過強勢報復,引來美方回擊。

問:金融市場普遍判斷,目前只是川普虛張聲勢,取得談判籌碼,並非真的貿易報復,你認為呢?

答:的確,很多金融業者這樣想,但他們都是全球化的贏家。前面提到川普真的、真的不在意這些想法,他覺得如果聽了這些想法,就無法忠於對選民的承諾。

幾個月前,白宮首席經濟顧問科恩(Gary Cohn)辭職,是因為他不認同對中國課關稅,川普完全不聽,科恩只好辭職。原因很清楚,他曾經是高盛總裁——自由貿易的贏家,而川普是要幫助自由貿易的輸家。總之,若你來自「贏者圈」,他就不會聽你的。

努力區別台灣和大陸

問:貿易戰會如何衝擊全球化趨勢?

答:貿易戰對一直以來的全球化不利,但是全球化也已經造成一些問題。例如依照傳統教科書,匯率水準取決於貿易順、逆差,但是全球化之後,華爾街和金融市場才是外匯市場的大玩家,而非進出口業者。因此,美國雖然有龐大的貿易赤字,卻由於美元過於強勢,而無法調整赤字。

這種現象又催生了目前的保護主義,簡單講,是全球化孕育了保護主義,而這並非全球化的初衷。有一種說法,因為金融市場太強大,以至於全球化無法達到初衷。

問:美國和中國都是台灣重要的貿易夥伴,台灣會受到什麼影響?該怎麼做?

答:這很難。當我們走在紐約、舊金山,美國人無法分辨你是台灣人還是大陸人,所以大家被欺侮的機會是一樣的。

公司也一樣,如果無法讓美國分辨清楚,會將台灣公司和大陸公司都當作來自中國,可能受到較差的對待;還有許多台灣學生在美國求學,如果不能讓美國人分辨清楚,可能受到不好的待遇,甚至於被霸凌。

所以,台灣的政府、企業、個人都應該一起努力,讓國際間能區分台灣和大陸的差別。尤其在經濟方面,台灣不應該像以往一樣,過度依賴中國,被美國誤認為雙方關係密切,可能因此受到牽連,即使台灣公司在中國生產也受到波及。

中國債務問題不在金額

問:你認為中國有房地產或債務泡沫嗎?

答:這個問題在中國很熱門,因為總債務占GDP(國內生產毛額)的比率達到新高。發債的原則是,如果社會上沒有儲蓄,就沒有錢借出去,如果儲蓄金額不是快速增加,債務也不會成長如此快速。所以,債務問題的重點在於,誰必須為債務負責?

目前金融市場發行許多結構型產品,標的包括固定或浮動利率、匯率、不同的到期年限等,這些產品創造出大量債務,同時也創造了資產。中國監管單位的責任是,當這些產品違約時,能分辨誰暴露在風險之下。

我認為,總債務高的來源是儲蓄率,而中國儲蓄率仍快速拉升,因此,中國的總債務並非大家想的那麼大。但其中夾雜了各類結構性產品,當市場出現違約,必須打銷壞帳時,必須搞清楚其中的連結關係。

對於中國債務,我的結論是,我不擔心債務總額,而是擔心誰擁有它,誰暴露在風險之下。

問:你認為美國聯準會本波升息的利率目標為何?

答:我想甚至連聯準會本身都不知道答案。如果你看目前的市場預測,大部分將利率目標放在3%(編按:目前為1.75%至2%)。但我不認為這樣的利率水準和20年的意義相同,因為,即使到今天,美國人也不多借錢,我是說他們雖然借錢買房子,但沒有經由借錢創造新東西(make something new),這種情形下,利率升降對經濟並不重要。

目前美國聯準會已經升息7次,如果你看NFCI(芝加哥聯準會當週金融狀況指數)的表現,目前的貨幣狀況一點也不緊,跟過去升息不同(詳附圖)。

雖然一直在升息,聯準會也不知道最終的利率目標。發生這麼多災難後,長期利率的確有移動,但是短期利率卻失去指標的有效性,這是聯準會的大麻煩,他們不知道該怎麼做。辜朝明認為,日本經濟去年已達充分就業,日本央行應及早將貨幣政策由寬鬆轉向中立。(圖/黃郁修攝)

問:你對日本經濟的看法如何,何時會改變寬鬆貨幣政策?

答:日本經濟早在去年就達到充分就業,產能也幾乎滿載。雖然近期消費及短觀報告有些停滯,但我認為日本經濟已在一年前復甦,只是近期經濟數據有點「黏」。

其實,日本實施QE(量化寬鬆政策)已經5年,通膨率依舊低於2%,日銀總裁黑田東彥最早推動貨幣政策,他也理解到沒有效果,想要將貨幣政策從寬鬆轉到中性,而我一向主張QE對經濟沒有幫助,所以我要給日銀掌聲鼓勵。

保護主義是全球最大風險

不過,今年3月,黑田連任第二任日銀總裁,國會也同時任命兩位新的副總裁,其中一位是若田部昌澄(Masazumi Wakatabe),他相當堅持繼續寬鬆貨幣政策。我是希望黑田能夠貫徹他的想法,但是副總裁新官上任,近幾個月不容易看到央行轉向,也許明年會看到日銀貨幣政策轉向中性的宣示。

問:台灣在財政政策上有前瞻計畫以及離岸風電投資,請問這樣的經濟政策適當嗎?你有什麼建議?

答:台灣目前十年公債殖利率大約1%,這代表市場支持政府增加支出,因為台灣的人民總是存錢、都不借錢,企業也一樣,所以我非常支持台灣的財政政策。最重要的一點,政府應該確保財政計畫可以做到財務自償(self-financing),或接近財務自償,也就是投資報酬率要達到1%。如果做不到,會看到政府的負債一直增加,卻沒有任何成果展現。

問:美國聯準會前主席柏南克在6月表示,美國在充分就業的環境下,實施減稅和擴大財政支出,將導致美國經濟在2020年面臨衰退,你認為呢?

答:美國人並未增加借錢,他們的儲蓄占GDP約5%。美國加息且增加財政支出,如果十年國債殖利率一直維持在目前2.9%附近,代表市場不反對政府的作法,我不認為美國的政策會導致經濟在20年衰退。

但是,如果物價在2年內快速上升,使聯準會必須快速升息,才有可能導致20年衰退。在物價、利率快速上升之前,應該會看到美國人借錢的訊號,而不是存錢,所以我用美國人開始借錢作為觀察指標。

問:什麼是全球經濟最大的風險?

答:我認為是保護主義。川普是個急性子,他做的事既非基於長線、也不正確,而且他常發布一些瘋狂的數字和言論,令大眾緊張,如果人們認為保護主義已經失控,會導致股市崩潰,我擔心這樣的風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