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那瑪夏綠色小學的希望之路 台達電在重災區打造綠建築

2012-04-18
作者: 朱致宜

三年前,位於高雄那瑪夏的民權國小在莫拉克風災中,幾乎全遭土石流掩埋。如今,台達電投入二.五億元資金在遠離惡水之處捐建新校園,並獲得台灣綠建築鑽石級認證。它為災區重建指引新方向,也是台達電節能產品的展示場,是企業、環保與慈善結合的範例。

到那瑪夏,是一條遙遠的路。

也許你沒聽過那瑪夏,但一定聽過小林村。由於山區逢豪雨必斷路,依河床而建的台二十一線削山便道,沿途修路工程從未停歇。經過小林紀念園區後的一個大轉彎,遭土石流滅村的小林舊址就那樣刺眼地攤在河床中央;目睹這一幕,依然能感受當初小林村民放棄原地重建的絕望。

但我們的目的地還沒到。行經民生村後,彎上一條僅容一台車輛通行的窄道,汽車極為艱難地攀上離河床二十層樓高的一片平台。

不貴在綠 貴在災區

「客人好!」幾名原住民孩子生澀而有禮地向本刊記者問候。嶄新而明亮的那瑪夏民權國小,獲得了台灣綠建築評估系統(EEWH)最高等級的鑽石級標章,並於今年二月正式啟用。在歷時三年依舊滿目瘡痍的災區中,高台上的小學,彷彿是遙遠漫長的重建之路中,令人眼睛一亮的希望。

時光回溯至二○○九年八月,莫拉克風災發生後的第一個上班日,早上還不到十點,台達電的一級幹部就被集合到董事長辦公室。董事長鄭崇華面色凝重地說:「為什麼事情發生了這麼多天,沒有人來告訴我台達電可以做些什麼?」

一聲令下,整個企業動了起來;三天之內,台達電宣布針對莫拉克風災捐出五億元資金,並將用途鎖定校園重建。經教育部出面媒合,最後決定重建位於高雄縣那瑪夏鄉的民權國小。

民權國小原址緊鄰河床,在風災中幾乎全遭土石流吞噬。本刊記者實際走訪,現場僅存南棟校舍的二樓仍傾斜立於礫石之上,雖然生命力強韌的草木已經從土石縫隙間冒了出來,但是本應高聳的校門牌樓、籃球框座卻只剩下半個人的高度,以一種諷刺滑稽的態度向世人宣告──礫石之下,有另一個世界曾被掩埋。

「災後我搭乘直升機回到校園,知道沒有原地復課的機會了。」民權國小校長吳庭育回想當時狀況,一一四名學童被緊急疏散下山,有能力者離開災區北上依親,剩下五十幾個沒有家、沒有學校的孩子,在吳庭育的奔走之下,在當年九月於高雄縣內門鄉(現為高雄市內門區)觀亭國小暫時復課。

民權國小的重建經費約二.五億元,在災區打造綠建築校園的成本竟然如此之高?對此,台達電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張楊乾表示: 「不是貴在『綠』,而是貴在『災區』」。

協力者、廠商總動員進災區

台達電早在多年前就從自家廠房開始「練功」,對於綠建築,早有自己的一批班底。總顧問是台灣綠建築標準的催生者──成功大學林憲德教授,負責設計的建築師是在台北打造北投圖書館、花博新生三館等綠建築的郭英釗。就連營造工程,也是長年與台達電配合的廠商全力相挺。

張楊乾估計,同樣的建築規格如果建在平地,造價只要民權國小的三分之一。但尊重鄉民「離災不離村、離村不離鄉」的返鄉願望,最後決定於風災中未受損的民權平台重建。

吳庭育坦言復校過程只有一個字:「苦」。包括說服家長依照政策指示返鄉,在民生國中(現改名為那瑪夏國中)禮堂復課;校地不斷變動,也引起部分家長反彈聲浪。除了力請家長支持之外,另一個艱難的工作,就是土地徵收。

地勢高聳的民權平台是原住民祖先居住之地,目前平台上還留有日治時期的鳥居甚至史前文化遺址,居民是在一九七○年代、台二十一線開通後才陸續遷至山下。「原住民很珍惜祖產,初期地方耆老的態度都傾向惜售。」吳庭育只好到全台各地遊說地主。

最後,十三位地主都被說動了;甚至一位年邁的地主,因為捨不得世代相傳的祖地,蓋章簽字時還掉下了眼淚。「他是為了地方、為了孩子才忍痛賣地。」

土地徵收搞定以後,建校的責任就落到台達電身上。回憶當時建校工程最艱難的部分,所有參與此案的人異口同聲回答:「路一直斷!」

原來當時地質仍然不穩,只要下大雨,脆弱的台二十一線便道就被沖毀;路一斷,工程中斷至少兩週。一個夏天、幾場大雨,工人們只能在山上坐困愁城,工程進度因此落後,民權國小被迫延後一個學期才啟用。

為了減少災區交通不便所造成的困擾,建築師郭英釗在實地探勘時,就建議使用鋼構、木造這類對環境應變性較高的建材。「與混凝土建築必須施作水泥、綁鋼筋等現場工程相比,鋼構與木構材料運上山後,只要進行吊樁和組裝等基本作業,受環境的影響較小。」郭英釗解釋他的設計理念。

重新體驗思考和自然的互動

此外,台達電也在校地進行為期半年的氣候監測,確認地質、風向、雨量,以及日光照射等資訊;再依據這些數據,導入適切的綠能設計。參與此案的人士都有「綠能夠用就好」此般知天應人的共識。

 
今年二月,民權國小校舍正式啟用。教室採用鋼構建築,圖書館則全棟採木構設計。郭英釗並融入自然採光的概念,除了節能考量,他更在意自然光的均勻層次與沉靜美感。木構建築的圖書館,白天不須開燈,搭配校園設置的太陽能和風力發電設施,可達「淨零耗能(Net-Zero)」,亦即完全使用再生能源。
 
郭英釗試圖在設計中融入原住民文化與環保生態等多重意涵,但對於曾受創的災區來說,最重要的其實是這棟建築物能確實切合當地需要。「中海拔地區早晚溫差大、冬天溫度亦低;建築物的隔熱與保溫性需要特別注意」,擔任此案總顧問的林憲德不斷提醒建築團隊,要注意建築的實用性。
 
民權國小已取得台灣綠建築最高等級的「鑽石級」認證,不過,與台達電一向的作風迥異,這棟建築卻沒有申請美國LEED認證。專業人士表示,台達電若提出申請,得到LEED白金級以上認證不是問題。
 
對此疑問,張楊乾淡淡地說,台達電董事會一致認為,花費上百萬元替災區重建國小申請LEED國際認證,不如把善款花在災區重建較為實際。
 
「對我來說,實用性是最重要的。」過了兩年多沒有自己校園的生活,吳庭育對於嶄新的校舍相當滿意。無論是教室空間大小、洗手台的高度、或是樓梯的高度與格數,都切合一座小學應有的機能;而且,更重要的是,對於曾被大自然奪走家園的孩子來說,建立他們對於「綠」的認知深具意義。
 
有一次,吳庭育看到一個二年級的小女孩站在教室的二樓,抬頭盯著校園耗能監測螢幕上的數字。吳庭育趨前問她:「妳看到了什麼?」孩子回答:「啊!教室的燈沒有關!」隨即奔回教室關燈,希望讓耗電數字降低一些。
 
「在災區,不是更應該打造一棟與自然和平共處的房子嗎?」吳庭育說,他看到這所學校替當地帶來了希望。距離惡水二十層樓高的民權國小,宛若變色山河中長出的一顆綠種子;它不但是一棟綠建築,也讓更多人從悲觀中慢慢復甦,開始相信,原鄉重建仍然有希望。
現在,不僅衛生所等數棟建築物即將遷至民權平台,紅十字會也在平台上進行兩期的自力造屋計畫。
 
重建之路仍困難重重
 
但重建之路仍然障礙重重。民權國小對外道路,至今仍然崎嶇顛簸、路況不佳,目前原民會負責瑪雅至民生一村的道路復建工程,預計修復舊橋,打通另一條路取代目前的險峻窄道。這項工程去年九月開工,原定今年五月完工,但截至三月中為止,預算執行率僅二.八四%;眼看夏日雨季將至,地方人士早已斷言「還要拖很久」。
 
這個問題,只是漫漫重建路中的一粒沙點。但今年八月,《莫拉克重建條例》就要失效,重建委員會也將解散。對於台達電來說,民權國小的重建任務已經逐漸接近尾聲;但對民權國小來說,要持續擔任「重建希望」的角色,所需要的絕對不僅是企業的力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