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陶冬

瑞士信貸董事總經理

陶冬:貿易糾紛烽火連天非農就業冷暖咸宜

2018-07-09
作者: 陶冬

(圖片來源:pixabay)

美中貿易戰正式開打,瑞信亞太區私人銀行董事總經理間大中華區副主席陶冬在其部落格中表示,貿易戰使得避險資金帶動黃金價格上漲外,今年再升息兩次的趨勢也不會改變,他認為明年全球經濟最大的變數是各國的貨幣政策經改變,會讓明年全球經濟波動加大。以下是文章全文:

在下半年的第一個星期,全球貿易戰正式爆發了。7月1日美國與歐洲、加拿大互設關稅制裁,7月6入美國與中國互設關稅,中間川普又威脅退出WTO,戰後建立起來的全球經貿秩序遭受空前的挑戰,風險資產市場情緒大起大落,資金避險意識濃厚,但是收官階段的勝負手卻是美國就業資料。

美國六月份非農就業人數明顯好過分析員的預測中位數,工資上漲卻略低過上月,市場認為經濟運作良好而聯準會多了一點迴旋餘地,美股上漲,並帶動歐洲股市走好。放空盤平倉,加速了週五股市的反彈。聯準會6月會議紀要顯示,決策者對美國經濟前景有信心,但是擔心貿易戰,加上工資上漲趨緩,股市資金避險流入,美國國債受到支援,十年期債收2.82%。人民幣匯率連續11日下跌後,在央行出口干預之下反彈。

特蕾莎梅稱內閣在軟脫歐問題上達成「一致支持」,不過疑歐派下一步怎麼走仍是未知數。資金繼續流出新興市場和高收益債券市場。美國原油庫存意外上升,加上川普的推特口頭干預,WTI和Brent雙雙下挫。貿易糾紛擴散,資金避險帶動黃金價格回漲。

川普內閣左右開弓,單邊主義貿易政策終於觸發了一場貿易戰。自恃本土市場深厚的美國也許在初期有一些優勢,但是最終只會損人害己,這個被三十年代後歷次美國政府發起的貿易戰所證明了。但是民粹情緒下單邊主義貿易政策的出現有其歷史必然性,更有選民的支持。筆者相信,逆全球化未必會因為特朗普某日離開白宮而消失,全球化運動需要一場新的架構重建才能恢復,需要所有國家的一致支援,目前並不存在這種氣氛。在此之前,世界經濟與貿易應該會出現結構性下滑。這是一個十年甚至更長的趨勢,打痛了才會坐下來談,談不成又會打一陣,打打停停的貿易談判可以舒緩一時的緊張情緒,但是筆者相信將全球化推回到正常軌道絕非一蹴而就的事情。

美國6月非農就業人數增加213K,好過分析員平均預測值195K,製造業強勁、服務業分歧。有趣的是,時薪增長0.2%(vs分析員預測的0.3%),同比增長2.7%(vs上期2.8%)。美國經濟進入到增長中後週期,勞工市場仍能維持強勁的需求,的確難能可貴,預示消費後勁十足,增長前景依然靚麗。工資增長放緩,給原本態度審慎的鮑威爾聯儲一點觀望的空間。但是,工資放緩其實很微小,基本在統計誤差區間之內,所以筆者以為聯儲的貨幣環境正常化步伐暫時不會改變。決策者最關心的核心PCE通脹已經達到政策目標值的2%,減稅的刺激效應陸續顯現,所以今年再加兩次息應該不會有變,可變的是明年的貨幣政策收縮路徑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