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其他

陳耀昌

內科醫師、台大名譽教授、台灣史小說家

陳耀昌:期待「台灣感恩節」

2018-07-03
作者: 陳耀昌

(圖/pixabay)

2016年8月1日,有8分之1排灣原住民血統,而且是「大龜文總(頭)目」後人的蔡英文總統,正式向原住民致歉,並成立「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

奇妙的是,10天之後,8月11日,台灣電視與報紙都出現一條新聞:在1990年因鄭成功託夢,而蓋在當年鄭荷第一戰古戰場的「鹿耳門鎮門宮」管理人也宣稱,他連續被鄭成功託夢,要向西拉雅平埔原住民道歉,指示廟方辦理3天法會,向當年被鄭氏王朝屠殺的西拉雅人道歉,超度亡靈,化解300多年來的恩怨。我出身台南,小時候常在廟宇行走,深知1位宮廟管理人絕不敢打誑語,為廟宇主神代言道歉,這是會被神明重懲的。何況我在YouTube看到的管理人,完全是那種「看起來很土」,單純樸實,大概不會去上網,也不會了解何謂「轉型正義」的地方老阿伯。

站在轉型正義的角度來看,這當然是一件美事。但是由於主辦單位鎮門宮管理人對西拉雅文化的無知,竟找乩童扮演阿立祖,又下跪膜拜國姓爺神像,而且法會的其他細節也不符合西拉雅的儀式,結果反弄巧成拙,觸怒了西拉雅原住民。而鎮門宮管理人也心灰意冷。於是,「國姓爺向原住民致歉」似乎是碰壁了。

懺悔、寬容、智慧 讓群族和解

然而很神奇的,在2017年初竟峰迴路轉。以下敬請先姑妄聽之。經過玉皇大帝及一些其他神祇的穿針引線,竟然民間雙方盡釋前嫌,有了第2次「西拉雅族和解法會」的主辦,也讓一些凡人見證了這個鄭成功的懺悔及與西拉雅阿立祖的和解之旅,並且這些神祇好像為了留下見證,還真的神差鬼使地找了1支電影製作團隊,讓他們「公親變事主」,拍成1部電影《看不見的台灣》。

這部電影賣座不理想,本文刊出時,大概快下片了。容我引用台藝大教授、中央廣播電台前台長賴祥蔚的觀後感《神靈附身之轉型正義與族群和解》中寫的文字:「紀錄片中(阿立祖與鄭成功)的這些政治對話,...不管從歷史事實或是政治高度來看,都太神了,...比現實世界中的政客...,高明了不只千百倍。」

電影中的「神明對話」確實充滿高度、智慧與寬容。例如在鄭成功附身與西拉雅阿立祖附身者尪姨見面時,鄭成功表示,「所有以我鄭延平之名犯下的錯誤,即使不是我做的,皆由我鄭延平來承擔。」而阿立祖則強調,「沒有什麼道歉與原諒。雙方既然會面了,溝通了,其實就是和解了。」又說,「既然是神,當然就放下了;放不下的,絕對不是神。」這些話真令人動容。

訂立台灣感恩節 向原住民致謝

電影中雙方的表現,真的是「一笑泯恩仇」,雙方立即歡笑攜手成為朋友,令人感受到「轉型正義與族群和解」的完成,在於寬容與互相諒解。也許,這2位祖靈正在向我們示範,轉型正義及群族和解,應該如何去做。

不論我們是否相信通靈、託夢與附身,至少,這樣模式的「轉型正義與族群和解」是我們所樂見,也是我們目前還未做到的高度。

歷史上,人類社會的更迭,分為兩類。第1類是戰爭的征服,第2類是移民的蠶食。戰爭帶來的改變,是豬羊變色,征服者擁有一切,被征服者失去一切,無所謂道歉或感謝。

移民社會的改變,則是漸進的,也因此移民社會才有多元族群、多元文化、轉型正義及族群和解的問題。為了求生,移民者只好離鄉背井,到1個陌生的環境求分1杯羹以存活所謂「6死3留1回頭」,其實本身也是弱勢。無奈的是,移民社會終究造成「你們的篳路藍縷,我們的顛沛流離」,但至少比第1類「征服與被征服」的社會要好多了。雙方後人如何化解,考驗族群的高度與智慧。

當雙方的對立及戰鬥已成過去,反省雖不免太遲,卻又永遠不算太遲。這是移民社會的永久傷痕,而傷痕的漸癒,則是人類文明演進的過程。因此我建議,台灣也仿照美國模式,訂立「台灣感恩節」,讓我們移民子孫,至少在每年有1天,向原住民表示衷心感謝之意。

再說,其實台灣的移民子孫們,其母系也大多具有原住民的血緣。現今的台灣人,一言以蔽之,不是具有南島血統的台系漢人,就是具有漢人血統的台系南島人,這與美洲與澳洲之族群分隔,又不太相同,更應該族群大和解。

不論您是否相信託夢,是否相信附身,既然蔡英文總統道歉了,鄭成功的魂魄也已表達懺悔與道歉,那就付諸行動,希望社會能形成訂立「台灣感恩節」的共識,也希望阿立祖「放下了,和解了」的寬容與智慧,能充滿台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