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商品期貨

石油未來的生與死

2018-07-11
作者: 夏帕德 、拉瓦爾

(圖/達志)

1名投資人最近向荷蘭殼牌公司執行長范柏登(Ben van Beurden)發難,要他捫心自問:「殼牌是更關心公司的存續,還是地球的存續?」范柏登當時承認「氣候變化」絕對是「界定」石油產業未來的挑戰,他形容全球石油的利益「經常是生死之間的事」。

「生死之間」一詞,其實大可拿來形容范柏登身處的石油產業:剛度過慘重衰退,但前方挑戰更為嚴重─在全球暖化隱憂下,石油需求2020年可能到頂之際,要不要繼續投資石油?

這是當前能源產業最大的隱憂,石油鉅子殼牌、英國石油(BP)未來的發展樣貌,也取決於對這項議題的思考。2014年油價腰斬以來,油商成本受控的趨勢下,石油產業大抵已放棄原有的主力強項─從北極圈到加拿大超大型油沙探鑽的新投資計畫。

暖化隱憂 衝擊石油需求

根據挪威顧問公司Rystad Energy研究,大型油氣集團2015到2020年的資本總支出,估計會從2010至2015年之間的8751億美元,降到4435億美元,降幅幾達50%。雖然短少的部分有一些是因油田開發成本下降,但此刻大集團的確把更多資金,挪到可以更快拿回投資收益的短程計畫和再生能源上。石油原是能源的霸主,如今這個地位也因電動車而如臨大敵。

范柏登日前也向投資人宣布,殼牌石油已不再是大型的油氣集團,而是「能源轉型」公司,顯示它已朝向低碳能源系統發展。這種言論在幾年前還是匪夷所思的事,但持續砍成本和對氣候憂心忡忡,很多石油業者擔心會不會因一步錯棋而滿盤皆輸─在尚未找到有效的再生性能源,在電動車、石化燃料節約趨勢還未形成力量之前,就將大型油氣開發計畫束之高閣。

CFRA(財務研究分析中心)能源股分析師葛里曼(Stewart Glickman)說:「對缺乏投資的現象等閒視之,是不智之舉,過去4年的投資下降終會對原油價格造成衝擊。」他強調,由於石油公司重視短期收益的開發計畫,美國頁岩油的投資倒是一直成長,但鑽油瓶頸與蘊藏品質的下降,意味著即使頁岩油增長也不足以彌補缺口。他說:「一味以為美國頁岩油增產,我們便可相安無事,這種期待風險很大。」

石油需求到底什麼時候會到頂?各方評估不同。部分專家認為可能在2023年就會發生,也有人認為2070年才會出現。有評論者認為,這種沒有共識的現象很危險,在亞非新興經濟體石油需求擴大、需求量首次接近每日1億桶之際,石油集團卻被迫違反本能,擱置大型複雜的長程投資。油田服務公司Schlumberger 前董事長兼執行長古德(Andrew Gould)說:「這其中有太多的不確定,現在20至25年期開發計畫,要在董事會上獲得簽字通過,愈來愈難了。」

油業應變 大型開發喊卡

英國石油在美國的深海開發計畫如「瘋狗2號」(Mad Dog 2)等雖得以進行,但其他計畫卻遭到擱置或縮減;而這些計畫原可在未來市場短缺或出現額外需求時,緩和供應基準。

印度將是未來幾年石油需求成長國之一,今年初油價升到每桶80美元時,印度官員就心浮氣躁,而一旦油價再升,歐元區政府也會蒙受壓力。

對大型能源公司和依靠大片油田挹注公共支出的產油國來說,擔心石油需求到頂的心理非常明顯。而目前的需求是因為成長,自2014年(當時每桶油價接近100美元)以來,每年需求平均日增量為170萬桶;在此背景下討論需求到頂問題,令人感到費解。

英國石油前執行長、現任採礦貿易公司Glencore董事長的海華德(Tony Hayward)質疑油業的通盤策略,暗示在安撫股東與在爭取股東更佳利益二者的角力中,前者占了上風。海華德表示:「我不信油業大咖真的相信有需求到頂這回事,我們看看曲線圖,更可能是到了2020年初期出現供應吃緊。」

投資人是石油公司態度轉變的推手。主流資產管理經理人和退休基金愈來愈關切全球暖化,以及因應全球暖化政策對金融的潛在衝擊。英國石油最大股東之一、管理英國退休基金在殼牌持股的Legal & General投資管理公司(L&G),要求這兩家石油公司不要太在意短期價格變化走向的風險,而要扮演「掌控產業衰退的要角」。

L&G能源策略暨商品市場負責人斯坦波利(Nick Stansbury)說,他們的論點是,要準確預估石油需求何時到頂固然困難,但他們確信那個時刻近了;電動車、對塑膠的反撲,以及另類燃料的崛起,在在都威脅石油的需求上不去了。他認為,石油公司應該避免推出需時10年以上才能獲利的計畫(10年獲利一向是石油產業的標準),而應該把經營重點放在為股東創造最大獲利,而不是想要轉型成非其所長的再生能源公司。

轉向短程投資 成效顯現

斯坦波利說:「我們並不認定需求會在2021年到頂,或完全不需要新投資探勘計畫,但我們希望他們承諾成為現金流引擎,提供能源轉型所需的資金。」他說,這樣的策略或許會因油價起伏,而對全球經濟形成風險,但他認為,用別人的錢投資能源公司的基金,必須以長期風險為關注重點。

另一項引發重大辯論的是:投資人經常認為,在每桶油價破100美元之際,大公司的支出計畫太浪費了,造成入不敷出,2014年油價崩盤迫使他們重新檢討投資方式。英國石油財務長季華利(Brian Gilvary)堅持,不僅是投資人擔心需求到頂,造成英國石油不再把長程油氣探勘視為優先,更鑑於2014年美國頁岩油出現和市場供給過剩造成油價下跌,英國石油等公司把營運重心放在快速見效的開發計畫,是明智之舉。

「我們對如何運用資金變得更有效率。」季華利指出,英國石油和其他能源公司現在都走中間路線,利用油田透過科技增產,同時運用中小額度資金到諸如開採美國頁岩油之類的短週期計畫。他說:「我們沒有看到供應緊縮的跡象,但我們了解投資人的擔心。」

殼牌前首席經濟學家、現任S&P Global Platts 分析部門負責人的米吉利(Chris Midgley)認為,英國石油的方式有其道理,但也提醒最大的風險會在5到7年內來到。他說:「以前油價走高,國際石油公司可能坐視不理;現在油價走高,他們反而加速能源轉型,而不做更多石油投資。」長期高油價伴隨而來的,就是消費受抑制,「這會造成整體經濟衰退」。

目前來看,這策略似乎奏效,根據石油顧問公司Wood Mackenzie分析,石油公司巨擘的增產預將上升,在2017到2020年升幅約每年3.5%。挪威國際諮詢公司Rystad Energy則表示,2014到2016年全球傳統岸上鑽油量下降超過40%,迄今彈升了17%。在美國頁岩油方面,同期鑽勘下降55%,但2016年以後又回升了65%,這說明了短週期計畫的成效。

未來2年 油價上看百美元

在氣候變遷議題上,埃克森美孚則回應,即使全球氣候協議上升溫度限在攝氏2度,拿數兆美元來投資新的油氣生產計畫仍有其必要。同時,油價的復甦是能源公司控制範圍外的因素所造成:市場需求強勁、石油輸出國組織和俄羅斯刻意在2017年減產、委內瑞拉的原油生產也因國內的政經危機而減少等。目前,美國總統川普決定退出伊朗核子協議,對伊朗能源輸出再祭出制裁,致使油價再度爬到每桶80美元,但因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有意釋出更多石油後,油價又回到了每桶74美元。

操盤超過10億美元、賭油價變化的避險基金經理人安杜藍(Pierre Andurand)說,在石油消耗上升之際,對石油需求已經到頂的關切,可能造成油價在2年內達到每桶150美元。其他產業負責人和分析家認為升幅沒那麼高,但價格會破百。

安杜藍說:「投資人會向油公司施壓,要求不要對石油投資過多;同時至少在未來10年內,看不見電動車重創石油需求的成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