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台灣翻轉的時刻來了

2018-06-28
作者: 謝金河

(圖/Pixabay)

在1場重要的宴席上,我與去年獲得《財訊》金融獎終身貢獻獎得主的國策顧問黃天麟比鄰而坐,年近九旬的黃國策顧問仍精神抖擻,關心台灣經濟的前途。認識黃先生超過30年了,他是大經濟體磁吸小經濟體理論的原創人,台灣今日的困境,黃天麟先生30年前就看到了。

中國磁吸效應30年 台灣受害大

黃國策顧問提出大經濟體磁吸小經濟體理論30年了,他以澎湖為例,澎湖有2個大島,1個是中心的澎湖島,1個是西嶼,政府為了發展西嶼經濟,建造1條跨海大橋,從西嶼到馬公只要30分鐘車程,通車那年西嶼人口有1萬5000多人,因為交通便捷,西嶼人紛紛到馬公發展,現在西嶼只剩8000人,交通愈方便,西嶼人口變愈少;澎湖也是如此,過去台澎之間只靠船運,飛機通航後,原來有15萬人口的澎湖,如今只剩8萬人。

大經濟體對小經濟體的磁吸,在過去40年中國與台灣成了顯例,隨著中國經濟的起與台灣經濟的落,台灣正是中國磁吸效應下的最大受害者,這些年大家唱衰台灣經濟已不足為奇,其實這個結果早在黃國策顧問的預料中。

我們先看看幾個數字,1978年是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改革開放的年代,那年中國的GDP(國內生產毛額)只有3650億元人民幣,如果換算當時匯率約2168億美元;到了1986年,中國GDP才超過1兆元人民幣,如換成當時貶值的美元,只剩下3090億美元,這可看出鄧小平揭開經濟改革開放序幕,中國經濟仍在萌芽階段;到了1989年爆發六四事件,眾多外商出走,此時台商搶進,早期西進的先驅,包括康師傅的魏家、旺旺的蔡衍明、正新的羅結家族,甚至是統一集團、亞東集團等,這是台商投資中國的萌芽期;直到1998年,中國GDP總量超過1兆美元;2014年超過10兆美元,中國成為地表上經濟成長最閃亮的國家。

若以2000到2015年的GDP總量增長來看,中國從1.2兆到11兆美元,增幅達816%,而同一時期,台灣從3314.52億美元緩步拉升到5235.67億美元,在中國成長最快速的黃金時代,台灣的GDP總量只成長57.96%,正印證了小經濟體被大經濟體磁吸的窘境。

對岸投資情勢轉變 台商展開大撤退

從2000到2015年,正是中國大陸經濟體磁吸台灣的最極致反應,台灣從傳統產業的外移,到高科技電子業的外移,甚至半導體的和艦都到江蘇蘇州設廠,台資企業只願在中國加碼,卻不願在台灣投資,除了西進中國,台資企業也南進到柬埔寨、越南等東協國家。

台灣的製造業幾乎全面被掏空,陷入薪資16年不漲的窘境,任何一個政府執政,都成了民眾的箭靶,政府也時時把拚經濟掛在嘴上,但效益卻十分有限。

台灣面對中國大磁吸效應經歷了30年,這2年似乎到了轉折點。首先是中國經濟已走過飛躍成長的爆發期,開始調結構,其中2008年通過《勞動合同法》,逐漸改變世界工廠的角色,中國不再是勞力廉價的生產基地。以鴻海為例,旗下富士康早期在廣東深圳、東莞的員工月薪約300至500元人民幣,如今已快速拉升到4000至5000元人民幣,中國工資不再廉價;過去追逐低勞力成本的台商只好移轉陣地,這幾年像寶成鞋業的生產重鎮東莞黃江鎮或台達電的生產基地東莞石碣鎮,都逐漸式微。

除了工資高漲,環評條件也日益趨嚴,根據統計,2016年東莞倒閉的企業超過4萬家,台商也面臨關廠歇業的考驗。這些年,台商充分感受到投資中國的冷暖,早期中國招商引資全國總動員,只要省市首長或地方書記來台招商成功,就會累積升官的資歷;這些年中國努力調結構,各省市不再以招商為使命,反而是加大環評力道,過去招商會升官,如今取締環保汙染、勒令關廠會升官。敏感的台商面對投資情勢轉變,有的開始減碼、有的關廠,紛紛從中國退出。

除了製造業,服務業也開始大撤退,如錢櫃不敵陸企的版權競爭,從2011年開始逐步淡出中國業務,如今靠著台灣市場1年淨賺超過10億元;最近元山科技也宣布結束尚朋堂的中國業務;還有很多企業出售大陸的廠房與土地,像被動元件廠凱美宣布出售深圳廠股權,處分利益約30.29億元;紡織廠宜進把浙江杭州廠賣給港資,處分利益5.12億元台幣;得力也出售上海淮海中路的大樓,台商處分大陸資產創造不少業外收入,也讓這2年台灣上市櫃公司的獲利大增。從種種現象來看,台灣面對中國嚴酷的磁吸效應已漸近尾聲。

另外,今年美中貿易戰開打,除了美國對中國產品開徵高關稅,美國對中興通訊祭出關鍵零組件限購令,此時的中國除了面臨經濟轉型壓力,還必須面對美國總統川普不斷拉高層級的貿易戰與科技戰。在這種情形下,過去40年源源不絕西進的台灣資金可能加速回流。

1位台商總會長向我透露,滯留在境外的台商資金逾2兆美元(約61兆元台幣),加上島內近3兆元台幣的超額儲蓄,眼前政府一定得好好思索,如何引導滯留境外熱錢及島內爛頭寸「投資台灣」?在馬政府時代,台商資金回流,一度炒高豪宅,成為全民之痛;這2年熱錢進股市,但政府必須更積極引導資金投資製造業。

引資加碼台灣 蔡政府拚經濟新任務

這些年,我們有太多資金西進,現在又有新南向,獨缺投資台灣,在中國對台灣磁吸效應顯著減弱之後,蔡總統其實可以旗幟鮮明地號召台商加碼投資台灣,引導資金進入台灣未來將建構的新產業,像蔡總統楬櫫的「5+2」產業(智慧機械、亞洲矽谷、綠能科技、生醫、國防、新農業及循環經濟),如何更進一步落實?

這次中興通訊事件讓中國意識到,必須以舉國之力發展半導體產業,台灣如何更加鞏固以台積電為主的半導體產業的核心競爭力,甚至進一步以台灣在半導體產業的優勢,繼續加大布局人工智慧及物聯網,這是產業開展的第一步。

今年資金回流也讓台股成交量逐漸放大,內資取代外資成為主導者,在外資大舉賣超2000多億元的情況下,台股仍奮力向上挺進,關鍵就是內資頂住了半邊天。而資金也照亮了好幾個產業,例如台積電撐住半導體產業,被動元件龍頭國巨趁著資本市場大好,連續併購6家公司,帶動被動元件族群股價翻揚;另外以環球晶為主的矽晶圓產業,或者是在三五族化合物崛起的穩懋,或是在工業4.0中奮力不懈的上銀。台灣出現不少出類拔萃的企業家,都在為陷入困局的台灣經濟尋找出路。

而台灣經濟困局也可望在中國磁吸效應趨緩後得到紓解,未來不論是西進或南進,台灣經過30年調整,一方面基期已低,另一方面也是泡沫相對最少的經濟體,當眾多台商在中國崛起中獲得龐大利益後,如何引導這些台商投入拚經濟的行列,這是小英政府在完成年金改革後,必須全力衝刺的新任務。

當年,中國工資、房價、基期樣樣都低,水往低處流,這是擋不住的趨勢;現在,中國已是高工資、高房價、高基期。蟄伏了30年的台灣,現在應是翻轉的時刻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