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如興玩財務  國發基金變紓困基金?

2018-06-15
作者: 潘羿菁

(圖/取自總統府網站)

3年前,如興股本僅13億元,年營收約24億元,在國內成衣代工廠排名都上不了前5大的牛仔褲廠,突然宣布要花130億元買下營收高達4.6億美元的玖地集團,震驚業界。 

更讓外界訝異的是,國發會也透過國發基金成立產業創新轉型基金,斥資14.8億元參與現增,讓政府成為第3大股東,持股比率一度達9.39%。雖然國發會認為,投資如興將有助於台灣紡織產業創新轉型,但如興後續的發展,卻讓外界的疑雲更加揮之不去。

如興董事長陳仕修出身投資銀行界,2009年入主如興,當時純粹是看好如興可以打入牛仔褲百年品牌Levi's的供應鏈,體質不差。但是當起紡織廠老闆後,陳仕修與紡織業的互動並不太多,就連紡拓會董事長詹正田也是在一年前才認識他。

爭議一》是併購還是被併購?
如興辦增資 玖地創辦人竟是新股東

當時,如興並沒有一口氣拿出百億元資金的實力,因此透過辦理現金增資,向股東、員工,以及外部投資人募集資金;而令人好奇的是,這波新投資者名單,也包含了被併購公司玖地創辦人孫瑒的個人資金。

如興與玖地的「金錢關係」,衍生出如興究竟是併購者,抑或是被併購者的爭議。攤開如興最新年報,前10大股東名冊中,中國信託商業銀行受託保管JDU機會有限公司為最大股東,持股比率為9.34%,其資金來源就是孫瑒。

不過,如興董事長陳仕修透過恆興利豐、興牛一等多家投資公司控股如興,儘管每家公司持股比率都不高於孫瑒,但是加總投資公司持股為25.41%,躍居為最大股東,對如興仍有實質掌控權。另外,遠雄人壽則是第4大股東,持股8.39%。

由於國發基金以及外部投資人的認購,讓如興順利完成紡織業史上最大併購案;但併購後不久,如興又斥資14億元拿下中和羊毛主導權。中和是以製造毛條起家,隨著紡織產業外移,中和已經很久不生產毛條,只剩下貿易業務,因此讓人不解,為何如興又要花大筆錢買一家空殼公司。

爭議二》為何花大錢買空殼公司?
想靠中和串聯通路商 合作案卻喊卡

面對併購中和羊毛的爭議,陳仕修解釋說,如興的角色專注代工,而未來中和羊毛的任務,則是要與品牌、通路以及貿易商做策略合作夥伴。他強調,過去台灣紡織業只有原料、紡紗、織布、染整與成衣代工,這是「微笑曲線」的左半邊,對稱的右半邊則是貿易商、品牌、通路,最後才會連接到消費者,但是右半邊鮮少人去提及。

他認為,目前牛仔褲外觀設計與變化,絕大部分是服飾品牌背後的貿易商或是代工廠主動提案,再者,多數歐美品牌走向批發模式,即使是牛仔褲百年品牌Levi's也是如此;既然這樣,如興為何不去串聯品牌背後的貢獻者,也就是貿易、品牌與通路商呢?

事實上,如興要走向微笑曲線的右邊,正是國發基金投資如興「轉型升級」的關鍵。

不過,如興原本規畫5月中旬要向外界宣告「微笑曲線右半邊的首家策略合作夥伴」,未料卻因故喊卡。只是,陳仕修隨即又提到,6月底會有另一家策略合作夥伴;頻頻釋放訊息,不過,對於合作細節,陳仕修都以簽署保密協議書為由,不願多談。

國發會前副主委、現任經濟部次長龔明鑫表示,如興是當年國發基金成立產業創新轉型基金之後的第一件投資案,確實是幫如興併購玖地;政府投資通常是在最壞時機點進去,待產業整理後就會有發展機會,「耐心等待就會賺錢」。至於如興併購中和羊毛,龔明鑫則認為純屬個案,與國發基金投資沒有關係。

不料,併購中和羊毛一個月後,如興突然宣布減資彌補虧損,減資幅度為12.59%,隔天股價立刻重挫。收購玖地綜效並未如預期發揮,就要打掉累計虧損,也讓外界質疑,國發基金瞬間成為「紓困基金」。

爭議三》增資又減資玩啥花樣?
減資彌補虧損 把國發基金當凱子?

 減資案,陳仕修總歸一句話:「自己錯的,是人性。」他特別在白板寫上淨值計算公式,股本加公積減掉累虧等於淨值。

他說,如果公司有累計虧損要處理,有兩條路可以執行:第一種為減資彌補虧損;第二種為公積彌補虧損。這兩種執行結果對於淨值都是一樣的,只是外界一聽到是減資彌補虧損就會信心潰散,甚至連外資分析師都跑來關切。

為何此刻要處理累虧?陳仕修直言:「因為今年會賺錢,我明年要分配啊!」按照《公司法》規定,若公司沒有彌補虧損之前,是不能分配股息;換句話說,如興今年不處理,明年股東無權享受股利。他強調,累計虧損一直都揭露在財報上,並不是現在才跑出來的。

投資法人認為,依據如興辦理現金增資公開書資料顯示,玖地集團在2015年稅後純益約1300萬美元,只要今年度如興本身沒有出差池,玖地獲利灌進來,今年只是賺多賺少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當初如興與玖地簽署股權買賣合約,特別設下特殊條款,雙方約定,如興併購玖地先給付8成價金,剩餘2成每年看績效,須達到彼此合意的獲利;或是以6年為期限觀察總績效,達標後給付剩餘尾款。

據悉,當時如興以小吃大辦理現增,讓主管機關態度趨向保守,如興為展現「誠意」,才想出此策;但孫瑒已是如興大股東,其實影響不大。

如興在爭議聲浪中,轉身為牛仔褲大王,不過去年度仍是繳出虧損3.7億元成績單。兆豐國際證券投資顧問專業襄理邱盟翔認為,成衣代工廠要往微笑曲線另一端發展,雖然是好事,但要先繳出明確成績單,市場才有可能認同。 

的確,陳仕修目前最大的挑戰,是他何時才能拿出績效以及績效為何。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