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侯友宜:我就是個凡夫俗子

2018-06-13
作者: 郭瓊俐

(圖/陳俊松攝)

6月7日這天,是侯友宜的61歲生日。坐在新北板橋一家咖啡店裡接受採訪,外面經過的路人,透過玻璃窗跟他打招呼,侯友宜一面講話一面熱情地揮手回應,不敢錯過任何一個窗外的市民。 

講沒幾句話,他問幕僚:「這樣會不會吵到別人?」確定店內沒有其他客人後,他才放心。又講沒幾句,他問記者:「你台語聽得懂嗎?我盡量講國語。」幕僚問他要什麼飲料,他先說:「我已經點水了,」不喝咖啡的他,隨即讓幕僚為他點了柚子茶,「不要說我們都沒有給人家吃東西。」他不自覺切回台語模式。  

內化的警探性格  隨時注意周遭動靜  

這是我對侯友宜的第一個印象,非常小心注意每個細節,也努力要照料到身邊每一個人,這和他給人「鐵漢」的粗獷形象很不一樣。不知道這是投入選舉以來,讓他養成政治人物面面俱到的習慣,或是當年當刑警辦案時造就的工夫─隨時在觀察別人,注意周遭環境的每個動靜。感覺比較像是後者,因為他真的很愛提當年辦案時的種種經驗,不是吹噓,比較像是刑警生涯的經驗、思考方式和做事方法,已經內化成他性格的一大部分。

例如被問到選舉辛不辛苦?他說,選舉哪有多辛苦!又不會要命,以前當刑警是在搏命。被問到選舉過程面臨的負面攻擊、還有如何面對民粹問題,他說,他現在在訓練心臟,每天被罵,「其實我也不是很習慣,有時想,為什麼要一直罵我?但想想,選舉又不會被抓去關,也不會吃刀仔肉(受傷),我23歲就負責台北市的暴力犯罪,每天在槍林彈雨中長大的人,能夠一關過一關走到今天,我就是一個在這個時候該做事的人,把事情做一做嘛!」 

甚至被問到他這種沒有強烈藍、綠屬性的參選人,在當今政治環境中是優勢或劣勢時,他先回答:「我都不覺得什麼叫優勢,什麼叫劣勢,我只覺得在這個時間點,在這個狀況需要做這件事。」隨即又用刑警工作做比喻:「在辦案追要犯的過程中,我也想要優勢,但面對一個要和你拚命的人(嫌犯),你永遠不知道他裡面的狀況如何,在那個生命交關的過程中,你還是要勇敢走進去,你看不到未來的事,但你要不要進去?那就是要做的事。」  

陳進興事件  害他變得更有名  

這就是侯友宜在當今政治界獨具一格之處。放眼今年底各政黨的縣市長參選人,多是身經百戰一路從基層民代選到縣市長。侯友宜的職業與眾不同,人生大半段生涯是當警察,而且是出生入死的刑警,7年前才被新北市長朱立倫延攬擔任副市長,本來還是事務官,現在卻跳出來選舉。

在縣市長選舉一向是政黨對決的台灣政壇,侯友宜的政治屬性也很特別。他先被民進黨籍的總統陳水扁提拔,成為史上最年輕的警政署署長,政黨輪替後,被國民黨籍的總統馬英九「冷凍」的方式,是調任警察大學校長,後來又被國民黨籍的朱立倫慧眼相中,一路成為他的新北市長接班人。 

這種非典型政治人物,當今政壇只有台北市長柯文哲可與之比擬;但柯文哲是號稱智商很高的台大醫學系高材生,是台灣選民喜歡的醫師從政人物。

被提到和柯文哲的相似處時,侯友宜用台語說:「咱沒才調啦,咱差他差足遠啦!我就是一個凡夫俗子。」他強調小時候不愛念書、貪玩,沒有遠大的志向,不像他的二哥侯明峰是台南一中、高雄醫學院的高材生,現在是小港醫院院長、乳癌權威醫師。「你問我小時候有什麼大夢?沒有啊,我小時候就是老實古意的人。」 

當初接新北市副市長時,有沒有想過有一天會選市長?他用力的搖頭,「這輩子如果讓我重來,我要做一個nobody。」 

但你一直很有名?「都是陳進興害的啦!」他回答。被問到對自己的定位,他說,「我就是一個凡夫俗子、販夫走卒,在這個時候應該出來做事的人。」

但是他這種獨特的性格和資歷,意外的接地氣。在造勢場合裡,所經之處,婆婆媽媽擠著要摸他一下、和他握手。目前民調他也占上風,贏過民進黨對手、前台北縣長蘇貞昌。 

談到民調,他說,選舉是這樣,「一時風一時船」,今天吹什麼風,什麼樣的船就會開過來,不要相信民調高就會當選。他指出,就是盡力做他自己,「市民願意接受我是4年,4年一個契約。」侯友宜說,當選才是他真正壓力的開始,選舉的過程他會用愉悅的心情去面對,「現在走出去,一半人罵我,一半人說我好,等開始做那天,所有人都罵我,幹麼我現在還不開心一點?這叫作得與失,當別人前面給你掌聲,你要看到後面很多噓聲。」 

有人評估,不藍不綠是侯友宜最大的優勢,也有人質疑,選舉到最後還是回歸藍綠,屆時侯友宜會失去優勢。  

要當一個沒有顏色的人  謝謝對手派老縣長來對決  

侯友宜說,很多人跟他講過,藍綠會自動歸隊,但他想證明台灣人不需要顏色,台灣需要找的是對的人,做對的事,「台灣本來就沒有顏色,選舉是選一種價值」,不要為了勝選,就好像要毀滅一個敵人,台灣的選舉不是要毀滅別人,是要讓市民覺得未來有希望;選舉未到最後一天很難說,但他要當一個沒有顏色的人。 

侯友宜定調選舉策略是不攻擊,對於對手蘇貞昌,他說,他要謝謝對手讓他長大,謝謝一個有經驗、口才便給的人來教他如何打仗,就像以前是槍擊要犯教他長大的,教他如何更精進去追捕要犯,「謝謝他們派老縣長來和我對決。」 

侯友宜至今已婉拒過兩場媒體舉辦的政見發表會,一場是國民黨新北市長黨內初選電視辯論會,一場是國民黨6都市長參選人市政座談會。這讓蘇貞昌陣營不斷攻擊他對市政外行,才避談市政。 

提到市政問題,侯友宜說,「人家問我選舉要什麼口號?就是安居樂業啊!」當市長不必那麼大的口號,市民要的東西解決就好。他指著咖啡廳外的板新路說,他坐在這裡就可以看到很多可以改善的地方,例如電線桿地下化,建築物做結構補強、或外觀拉皮維護整建,排水溝要通,路燈要亮,監視器有在運作,安全有顧好。他強調,口號不重要,但是要對一個城市有願景,願景必須以宏觀規畫,現在重要的是先改善周遭大家每天接觸的事情,再搭配宏觀的規畫,才可以把城市變得不一樣。

侯友宜大談三環三線,表示新北市如果要和台北市並駕齊驅,基礎設施一定要做好,起碼先把交通動脈連起來,三環三線就是大動脈,再從捷運點的周邊實現都市更新。他也談新北市各區的規畫,例如淡水地區是文化創新園區和觀光旅遊休閒區;八里的台北港有遊樂區,也可以做倉儲物流區;林口做影視產業園區,也希望把國際大型產業帶到這裡;鶯歌樹林三峽除了有工業外,也是很好的文化發展地區,未來還要蓋美術館。  

鐵漢也有柔情一面  談到家人眼眶就泛紅  

侯友宜說,要把產業附屬在交通動脈上,也要做好土地活用,這是最困難的,必須排除很多土地投資的障礙,水電也要充分供應。 

侯友宜在嘉義六腳鄉出生長大,父親靠著一個豬肉攤養活一家人,菜市場也是他從小熟悉和玩耍的地方。 

現今,侯友宜逢人就握手,握到攤販的手,「對方擔心他的手油膩膩,我的感覺卻是,這是我家人的手。」因為他是在菜市場長大的囝仔,每個攤販對他而言,都像是小時候,父親豬肉攤隔壁的攤商叔伯們。 

但被問到家人是否支持他選市長,他突然眼眶一紅。「都反對,都無效。」隨即調整情緒說,人生是自己要過的,他永遠知道他在幹嘛,「而且如果我爸媽知道我抓人這麼危險,當初他們會贊成我進去抓人嗎?」 

他說,父母有意見,但他們永遠支持他做的決定,「我這一世人最好命」,什麼叫作好命?就是做什麼事都是自己決定,要念什麼學校、要娶誰、要生幾個小孩、要當刑警帶弟兄們拚生死,「這一輩子我最開心的是,擁有一個叫作侯友宜的我自己。」 

至於太太和女兒們最後會不會出來助選,他說,「政治喔,家人很重要,家人選擇台前或台後,不是我說了算,對市民要尊重,對家人更是要尊重,如果對家人都不夠尊重,說你尊重市民,我不相信。」 

採訪過程中,侯的電話不斷響起,又不斷被他切斷,唯一接起來的一通電話,語畢他說,「今天我生日,我女兒打電話來催我,問『老爸你今天幾點要回家吃飯?』我說今天可以早一點,8點回去。」 

走在未曾預料過的人生政治路上,61歲生日這一天,可以和家人吃一頓生日晚餐,已經是侯友宜最大的喜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