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谷歌下一隻金雞母  瞄準健康醫療

2018-06-10
作者: 饒秀珍

(圖/達志)

五月召開的谷歌(Google)年度開發大會上,執行長Sundar Pichai一開頭就拋出了,AI人工智慧將在健康醫療產業掀起新革命的話題。他說,試想一名病患可產生的數據超過幾十萬資料點,包括基因檢測、影像資料、身體感測器所收集的各式各樣資料以及電子病歷等;這絕對超過一位醫師實際上可以閱讀、分析和解讀的範圍,但是透過AI人工智慧的分析,可較傳統研判流程提早24到48小時,這絕對會給醫師更多救命和治療的時間。

谷歌在2015年重組成Alphabet後,獨立出3家聚焦發展健康醫療產業的公司:Verily、DeepMind、Calico。這3家子公司的核心技術也都離不開原本谷歌所專長的AI人工智慧和大數據;其中最專精在AI就屬DeepMind,而布局最廣、最快當屬Verily。

研發智慧錶建構健康地圖

Verily「人體健康地圖」計畫未來將一次掌握萬人的「身體密碼」,如果成功,將會是人類探索健康和疾病的一大躍升。而這樣的成功就必須結合谷歌強大的搜尋引擎、人工智慧、深度機器學習等的強項,概念也如同谷歌在真實世界為大家在地理位置,或是資料的搜尋所扮演的角色一樣。

Verily產品發展有4個主要面向:感測器、健康疾病管理平台、相關裝置和設備研發,以及精準醫療服務。為了達到這樣的目標,公司必須研發軟硬體和感測器來收集人體健康醫療的大數據,現階段已經研發出具備低耗電、高儲存容量,以及有資料加密功能的智慧型腕錶Study Watch,來作為終端工具。

目前,Study Watch正展開為期4年、參與測試人數達一萬人的「人體健康地圖」(Project Baseline)計畫。在這個計畫中,參與者將會戴著Verily專有的Study Watch,將個人的心率、運動狀況、皮膚導電率和其他信息,傳輸到公司的資料庫中;同時參與者的床墊下還會有另一個感測器監測睡眠模式。此外,受試者還需要到特定點去接受X光、血液、唾液和心理相關的諮詢,以及不定期的訪問。

與大廠合作進軍精準醫療

「人體健康地圖」是Verily與美國知名的杜克大學和史丹佛醫療大學所共同合作的,這將會是人類健康導航的計畫,未來可以告訴你為什麼生病,生病了要如何精準治療。史丹佛大學的癌症專家Sanjiv Sam Gambhir表示,這是目前最大規模的人體健康資料研究計畫,其最終目標是要實現:人類健康在出現變化時,可在第一時間就被警示,而更積極的意義就是如何預防疾病的發生。

除了指標性的「人體健康地圖」計畫外,Verily也和荷蘭的醫學中心,針對650位罹患帕金森氏症病人,推出為期兩年的「個人化帕金森氏計畫」,進行收集病患的腦部影像、身體的生理參數等來研究疾病發展的進程,以及治療結果差異化的原因,往精準醫療目標前進。

此外,谷歌大力投資的23andMe,也正與Milken研究所和Lundbeck合作進行一項基因研究,希望能破解抑鬱症和躁鬱症與遺傳基因組學的關聯,合作夥伴正大規模募集2.5萬名病患來進行研究。

同時全球大藥廠也爭相與Verily合作。除了最早與瑞士大藥廠諾華旗下公司愛爾康(Alcon)合作,生產開發監測血糖的智慧型隱形眼鏡外,抗病毒大藥廠Gilead的新藥研發也找Verily合作篩選病患。Gilead也希望利用Verily的大數據平台來達到找尋類風溼性關節炎、過敏性腸胃炎和皮膚炎治療藥物最有反應的病患族群;此合作案,Gilead將付給Verily 3年結盟金9000萬美元,這也是Verily進軍精準免疫醫療的關鍵合作案。

此外,Sanofi也與Verily共同投資5億美元成立Onduo,研發糖尿病大健康管理平台,包括追蹤軟硬體、藥品與服務一條龍服務。葛蘭素史克藥廠(GSK)也與Verily共同投資7.18億美元成立Galvani Bioelectronics,合作研發奈米科技生醫電子產品,來進行慢性病的治療與追蹤管理。

除了與大藥廠合作外,最近Verily就透過新創園區的合作,在最夯的液態切片參一腳。Verily在美國加州南舊金山辦公園區,替液態切片公司Freenome建立專門實驗室。其實在液態切片的布局,谷歌不只有投資Freenome,先前也投資了基因定序龍頭Illumina所分割出去的液態切片龍頭Grail,全力搶食200億美元的液態切片市場。

利用大數據找出長壽基因

當然,心急的谷歌不會只仰賴Verily進軍精準醫療,今年谷歌創投與Third Rock合作投資一家基因療法新創,名為Celsius Therapeutics,該公司將利用谷歌巨量基因定序和強大的深度學習運算,來進行癌症精準醫療與自體免疫疾病的治療,預計未來5年內可以啟動人體臨床試驗,如果成功,將是精準醫療的大躍進。

2014年,谷歌以近5億歐元,硬生生把DeepMind從臉書的手中搶走,成為谷歌旗下的AI實驗室。2015年DeepMind進入健康醫療產業的研發應用,2016年成立DeepMind Health。

DeepMind創辦人Mustafa Suleyman指出,DeepMind將應用七十萬筆醫療病歷來進行大數據的分析,找出老兵們在住院期間病情惡化前的風險因素。該公司開發的應用程式Streams,可協助醫療人員快速診斷出,每年造成4萬英國人死亡的急性腎臟損傷。Streams已被英國保健署旗下4家醫院所採用;DeepMind也與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合作,希望在老兵住院病情惡化前提早預警。

長生不老一直是人類追尋的夢想之一,谷歌旗下的抗老公司Calico,是Genetech執行長與蘋果董事長Arthur Levinson所創辦,更延攬遺傳學家以及細胞生物學家加入團隊。Calico近年來和哈佛、麻省理工學院以及大藥廠AbbVie都有合作,研究與探索長壽和老化相關疾病的科學有關。

至於新藥研發,谷歌也不落人後,除了投資讓胰島素也能用「吞」的Rani Therapeutics,也投資開發治療細菌感染的抗生素公司Spero Therapeutics,同時攜手瑞士大藥廠諾華搶進精準醫療的藥物開發;此外微生物組學的研究浪潮席捲而來,谷歌也投資了以單株微生物為基礎的癌症免疫療法公司Evelo Biosciences。谷歌更領投1.07億美元投資新創Arcus,該公司執行長 Terry Rosen最為人稱道的是,把一家新創Flexus Bio在2年內以12.5億美元賣出,目前正研發小分子與抗體藥物作為免疫療法的合併治療藥物。

在醫材方面,谷歌也默默耕耘,與嬌生大藥廠合作成立Verb Surgical,開發包括機器手臂、資料分析以及虛擬化預測和練習等,預期2020年推出更便宜、更好用的機器人手術手臂。而谷歌的Google Home也搶入消費者的服務市場,未來透過醫療視訊評估在家病患的身體情況。

台灣醫療+AI深具潛力

此外,谷歌包山包海的投資也陸續開花結果。谷歌創投GV是矽谷相當活躍的創投,也是生命科學市場風向指標之一,自從2009年該創投成立以來,每每投資新創公司都會獲得媒體關注,估計已投資近60家的生命科學公司,其中5家近半年陸續首次公開發行(IPO)。而消費級基因檢測公司23andMe,則是谷歌創辦人Sergey Brin前妻Anne Wojcicki所成立的公司,預計年底前提出IPO申請。

美國3兆美元的健康醫療產業誰能夠抗拒?亞馬遜、臉書、谷歌、微軟、蘋果、IBM等全球科技巨頭下一個決戰的戰場絕對是這個誘人的市場,各家都有其在科技上的優勢,但進軍這個陌生產業的策略與戰略卻各有不同。不過大家必須注意的是,在全球科技巨頭全力布局醫療大數據的情形下,AI人工智慧+健康醫療產業的新世代絕對會來臨!台灣在健康醫療產業AI的發展也似乎深具潛力,問題是我們抓對了方向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