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獨家解析》國巨陳泰銘下一步盤算

2018-05-30
作者: 林宏達、林苑卿

(圖/潘重安攝)

一樣東西,如果價格漲5%,這叫小漲;漲了50%,叫大漲;那麼,漲了3000%,該怎麼形容?這是高達30倍的漲幅! 

什麼東西漲了這麼多?隨手拿起任何一款主機板,正是板子上密密麻麻的小點,就是被動元件;就像廚師煮飯少不了鹽,電子廠想生產電子產品,也少不了被動元件。

如今在台灣和中國,想買到最缺的幾種被動元件,如果沒有長期合作的廠商,到現貨市場拿貨,很有可能要用比去年初高30倍的價格,才能從經銷商手上拿到貨。

即使是有長期合作關係的大型上市櫃公司,今年拿到的價格,也比過去漲了3倍,「庫存能見度只有3週」,這還只是淡季的狀況;隨著台北國際電腦展就要開展,台廠即將進入出貨高峰,所有人都緊盯,過去1年,脫序瘋漲的被動元件價格,究竟要往哪裡去?

被動元件飆出30倍漲幅
國巨成最大受益者,股價挺進千元

今年第一季從國巨的財報,已經反映出這一波漲價的威力。國巨的毛利為56.6億元,是去年同期的3.48倍;營業淨利增加更多,營業淨利為46.6億,是去年同期的4.9倍。

5月9日,Bloomberg(彭博)報導,在被動元件全球市場排名3、市占13%的台廠國巨,股價去年以來大漲908%,並形容這家公司「是從去年初以來,MSCI(明晟)在全球股市觀察到,漲幅最大的公司之一。」國巨董事長陳泰銘,絕對是這一波被動元件大漲的最大受益者,

第一步:
搶先發現被低估的市場商機

國巨股價站上1000元之後,陳泰銘的下一步早已成為市場焦點,但要了解他的下一個動作,就要先看懂這場被動元件漲價的「超完美風暴」3部曲。陳泰銘是如何拉動這波由供給方主導的漲價潮,最後甚至連龍頭廠日廠村田也不得不跳出來,被迫跟進合演了這齣「市場小三逆襲」的投資市場大戲。

前年底,被動元件市場悄悄出現結構性改變,先是日本TDK、太陽誘電悄悄轉向高毛利的車用被動元件,去年初,全球最大的被動元件廠日本村田製作所,和第2大的三星電機,也坐不住了,想加大車用被動元件的產能,舊有被動元件的供應狀況開始不穩。

這是第一次,老大們都想減少成熟型被動元件的供貨,陳泰銘發現,台灣廠商的機會來了!

去年,陳泰銘跟朋友解釋,「這一次的被動元件,跟以前大不相同。」他說。被動元件出現過去30年沒遇過的結構改變;但在台灣,被動元件跌了10年,沒人敢漲價,慘跌的經驗,讓國巨的競爭對手甚至封存生產線。沒人敢相信,市場真的變了。

陳泰銘認為,1987年和2000年,各出現過一波缺貨潮,「那是因為殺手級應用刺激的需求」。但這一次不一樣,智慧型手機、車用、AI、AR和5G的每項應用,因為功能變得愈來愈複雜,需要的被動元件大增;他曾拿手機做例子,一支iPhone 7要用掉420顆被動元件,到iPhone X卻要用掉600顆到620顆,大增近50%。

剛開始沒人相信,以為被動元件漲價,幾季之後就會因為廠商擴產結束,2000年時,禾伸堂漲到999元,後來因為供過於求,股價慘跌的記憶還在。卻沒想到去年底,情況愈演愈烈,就連微軟和蘋果,去年下半年都派人到亞洲,大買消費性電子用的被動元件。

日前摩根士丹利的報告也分析,「這是玩家行為改變,所導致的缺口,很遺憾的,這缺口不會很快消失。」換言之,這是一場由供給方主導的市場結構改變。

第二步:
市場小三主動出擊 打破機制狂漲價

陳泰銘看準了市場老大和老二都忙著轉型,去年4月,陳泰銘率先開了第一槍,宣布漲價!調一次不夠,2017年,他連調了4次,今年更加大漲價力度,「要競價才有現貨!」代工廠抱怨。

國巨的主要市場─中國,被動元件價格漲翻天,去年底大陸媒體報導,「0201、0402、0603等主流型號全面漲價5%至30%,更為誇張的是,許多高階電容價格暴漲30倍仍舊拿不到貨」一顆原本年初賣0.2元人民幣的電容,年底要1.85元人民幣才能買到,以前秤斤賣的被動元件,去年竟變成漲9倍的熱門投資標的。

陳泰銘在去年6月股東會時也提到,高雄廠已經3班制運轉,但國巨內部的庫存水位,從平常75天到90天左右,降到45天左右;他當時就已經預告,「如果降到30天以下,不排除以價制量。」當時,所有人也沒意識到,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但就從股東會後,陳泰銘的以價制量,竟一步步變成產業現實。

去年11月15日,國巨旗下的通路國益興業科技發出通知,從12月1日起,國巨供給占15%的被動元件(NPO MLCC),價格將調漲2到3成,還特別加註「甚至更高」,同時交期從1到3個月延長到6個月。就算有錢,想要貨,對不起,也得等半年!

今年初,國巨取消了「VMI HUB 」供貨機制,等於取消過去「保證供貨無虞」的政策;影響所及,下游廠商如果急著要現貨,只能向捧著現金向經銷商競標,才因此傳出,價格狂飆30倍的情況。

根據國巨今年法說會資料,第一季國巨63%的產品,是透過經銷商賣出,能直接向國巨買產品的EMS廠和直供客戶,只占國巨營業額的37%。

對此,華新科總經理顧立荊在法說會上就直言,「華新科在直客與代理商的出貨比重沒有改變,因為我們重視長遠的客戶關係,不像有些人,把未來的訂單挪來現在使用了。」

第三步:
利用飢餓行銷 讓對手認錯跟漲

陳泰銘一出手,逼得廠商也超額下單,「今年第一季,我們的料件備貨水位,只剩下一個星期」一家大型電子公司經理說,電子廠生產流程是以星期為單位計算;今年初,卻出現只剩一個星期水位的狀況,就連大型代工廠,也出現下100份訂單,只拿得到8成貨品的狀況,「今年初真的是緊」他說。

被動元件的訂單湧向村田和三星,一位電子廠協理說,村田的產能不足,「每個客戶又都急得要命,根本不知道要先做誰的」,缺貨壓力讓所有人超額下單,訂單如雪崩般出現,即使是日本村田都壓力大增。「我們全力開工因應客戶需求!」村田在回覆本刊時指出。

忍了一年,過去都沒有漲價的村田,和第2大廠三星電機,終於也分別在去年底和今年初,跟進國巨的策略,漲價。

他們對本刊的答案是:因為對手漲價,導致訂單都集中到村田,即使加班趕工也無法應付「為了抑制這種現象,我們才對包括台灣在內的大中華地區漲價。」

華新科去年底也開始漲價,「不是今年價格貴,而是之前價格太低,」顧立荊說。

不過,如果說漲價就能大賺,那麼,就難以解釋的是,同樣早早漲價的風華高科,效益為何遠不如國巨,其他對手受益狀況也有限。

主要是因為,國巨在低潮時不斷併購,改善資本結構和產品組合,也才因此在大潮來時,表現亮眼。

陳泰銘併購不手軟,等待時機大賺一筆

例如,國巨從2013年連續4次減資,股本從200多億元減為35億元,把用不到的資金都還給股東;今年第一季,當淨利大增4倍時,對每股獲利提升的效益,就顯得十分可觀,如果國巨的股本仍維持200多億元,恐怕去年股價就難出現9倍的驚人漲幅。

陳泰銘在市場低潮時,仍持續購併,擴大規模優勢。2014年,國巨旗下的旺詮,取得新加坡上市電阻廠ASJ100%股權;2016年,國巨旗下智寶取得鋁質電容廠凱美過半董監席次,正式入主,2017年1月,國巨旗下奇力新,也取得電阻廠旺詮和原料廠飛磁百分之百股權,還取得中國電感廠向華電子近5成股權。過去一個月,國巨還接連宣布購併保護元件廠君耀,以及零組件廠美國普思電子。

工研院零組件研究部研究員林松耀也觀察,國巨近年的購併,多半跟車用電子,以及模組有關,例如君耀,不是最大的保護元件廠,車用訂單的純度卻很高。

併購普思電子,有助國巨進一步取得天線技術,國巨就有機會進一步從日商口中最肥美的車用被動元件市場,咬下一塊肥肉,也可能把旗下零組件,做成價值更高的模組,跟老大村田一樣做模組生意。

陳泰銘的下一步
發動規模戰,拉開與對手距離

今年初,陳泰銘在法說會上,又發出驚人之語「這一波缺貨潮將延燒到2019年,」公司安全庫存水位下滑超過一年,他要啟動大規模的資本支出,過去6季的資本支出,已經超過公司過去5年的投資水位。這一次,所有人都不敢錯過他說的話;就連村田在接受本刊採訪時,也表示「估計要到2019年度,才能供需平衡。」

但外界更關注,自6月開始,陳泰銘將另外再掀起一波漲價潮。因為在MLCC的世界裡,陳泰銘是第3名,但是在電阻的世界排名,他卻是第1名。這次採訪中,多位電子廠採購都告訴我們,國巨的下一個動作,是讓電阻漲價。國巨旗下電阻廠旺詮已經發出漲價通知,6月1日,要調漲電阻價格。

電阻為什麼漲?業界人士觀察,電阻產業同樣經歷殘酷的低價競爭,大陸人嫌這個產業獲利低,因此競爭者少,「現在你要擴產,未必買得到機器」。

從上銀的動態,就看得出被動元件缺料的走勢,最近,日本被動元件大廠高層頻頻造訪上銀,因為要生產MLCC和電阻等被動元件的機台,都需要高精密度的滾珠螺桿,連被動元件廠都要出面尋找機械零組件,機台缺貨的問題,恐怕一時難解。

今年,國巨旗下的奇力新,也將展開大投資,再次擴大規模優勢

根據法人整理的內容,國巨旗下的奇力新持續提高被整併公司的效益,日前在法說會上公布一系列的擴張計畫。旺詮在馬來西亞和東莞的晶片電阻廠,月產能將從2017年250億顆,提升為月產能350億顆,預計今年第2季完成。生產被動元件原料的飛磁,月產量將從1000噸增為1800噸,今年第3季完成。法說會中也證實,國巨在北美設計的電源模組和手機關鍵零組件Saw filter等新設計,已經有了成果,在模組領域又跨出一步。

這場被動元件缺貨大潮,陳泰銘人在哪裡?我們致電陳泰銘,他只表示,「忙著在歐洲和日本出差,股東會見!」

可以想見,他將利用原有的領先地位和市值,再發動一輪併購戰和規模戰,未來國巨也會有更大的規模優勢,用成本和新事業,拉開跟對手的距離。

目前,國內大型電子廠零件庫存天數約在3週左右,不像年初那麼緊缺,但因為出貨旺季即將到來,今年第3季電子業的好壞,會是缺料到底趨緊,還是減緩的重要指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