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賺遍全球的日不落帝國 台灣漁業霸主揭密

2018-04-19
作者: 洪綾襄

(圖/攝影組)

赤道的豔陽熱辣辣地曬得人暈頭轉向,卻也在此時,海平面從單調的湛藍,從遠至近地躁動起來,一片片灰青色碎浪自海面下湧上,一旁伺機而動的遠洋漁船也準備大展身手。領頭浮現的是逃命的鯡魚,緊接在後的就是漁船們的主要目標─鮪魚魚群,以最高時速40公里的速度衝刺吞噬,身形呈現流線渾圓的炸彈形狀,最大的身長可超過3公尺、達4百公斤,魚鰭在陽光下如軍刀般閃閃發亮,景象至為壯觀。當下漁撈長就要決定要不要追逐下網、從哪個方向下才能一網打盡?否則稍一猶豫,魚群就又倏忽地失去蹤影,消失在海洋深處。

活躍!
台灣名列6大公海漁撈國

這裡是西太平洋上,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外海,為世界鮪魚產量最豐的漁場,也是台灣遠洋漁業最重要的基地,時時都有漁船等待作業。由這座漁場孕育的一尾尾性格迅猛、被作家海明威譽為「魚中之王」的鮪魚,也是一條條的魚金,50年來為台灣漁民創造了數百億的財富,幫台灣贏得了各種世界冠軍:船隻數全球最多、特定魚種撈捕量世界之最,還有網具生產巨擘金洲海洋、水產貿易龍頭豐群水產,以及水產超低溫物流順億與獲歐盟認證的東和食品罐頭。厚實的產業競爭力,連歐美日中等大國都得向台灣低頭。

時至今日,遠洋漁業占總體魚業產值44%,「魚類及其製品」仍為台灣最重要的外銷農產品,2017年出口金額為15.99億美元,前5大水產品中,就有4類由遠洋漁業所貢獻,又以鮪魚最高,每年為台灣貢獻7.06億美元出口值,鰹魚、魷魚和秋刀魚也都是出口大宗,主要輸出日本、泰國、中國。

習慣面向陸上經濟活動的你我,往往忽略了台灣四面環海的優勢。春夏之際,黑潮帶著鮪魚、鰹魚、旗魚洄游北上,秋冬時節,親潮又推著鯧魚、白帶魚、螃蟹南下,漁產豐富,因此自古以來,台灣近海的捕撈活動就相當活躍。

1950年代向日本取得漁撈及造船機械技術後,台灣的漁船愈開愈遠,從台灣海峽一路殺到中西太平洋,70年代遠洋延繩釣達到鼎盛,也因為近海無魚,台灣抓的漁獲都與大洋性有關。

從那時起,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就把台灣列入六大公海漁撈國之一。

80年代,漁業野心勃勃地在全世界開疆闢土。那是台灣漁業的大航海時代:台灣以其優越的捕撈實力,以豐群水產為貿易代表直接和歐美品牌商議價,走出過去由日商支配的市場;船東們亦從漁獲外銷中賺到了大量美元,積極投資打造新船,從傳統延繩釣船一舉升級至大型美式圍網漁船和超低溫鮪釣船,版圖擴張至大西洋和印度洋。

從魚到業,背後是人脈和錢脈。從陸上視角來看,漁業產業相對神祕,特別是漁撈業務,公司不是家族企業,就是特定公司密集地交叉持股。澎湖漁家出身的隆順集團董事長王順隆解釋,這一行雖然獲利不錯,但太艱苦,風險高,難以向外人道,都要爸爸帶著兒子、大哥帶著小弟才做得下去。

至於交叉持股,則是由於一艘新船動輒要價3到5億元,若向銀行貸款,就要不同公司連帶保證,所以船東往往會揪親朋好友一起投資,每一艘船的股權都不一樣,久而久之,到底誰身家多少,很難算得清楚。

大亨!
遠洋漁業各方霸主喊水會結凍

台灣遠洋船隊龍頭豐國水產就是一例,這家船公司主力為9艘千噸級美式大型圍網漁船,配有直升機可機動式搜尋魚群,還有2艘5千噸級圍網運搬船和自己的冷凍廠;為前國大代表蔡定邦與慶富造船總裁陳慶男的父親陳水來、光陽工業創辦人之一柯光述共同出資成立,後來造船與漁撈業務分割,由蔡家經營漁撈,陳家專注造船,而柯光述在豐國的股份則由次子柯幸郎繼承。

也有船東直接設籍於海外經營權宜船(FOC)。設籍於馬紹爾群島的辜氏漁業(Koo’s Fishery)就是代表,負責人辜寬敏不僅是台獨大老,也是台灣最大的權宜船商,目前擁有10條大型圍網漁船和2艘2千5百噸以上的運搬船,也投資超低溫冷凍庫和罐頭加工廠。和春水產(The Tunago)則為設籍於萬那杜的鮪延繩釣船公司,負責人羅世傑更是世界最大水產加工集團泰聯(Thai Union)主要供應商之一。

單一家族企業代表則有中信造船韓碧祥家族、慶富造船陳慶男家族、裕祐漁業陳金田家族、春億水產林毓志、以及穩發漁業謝龍隱等。

遠洋漁業投資大,老闆們多少都要經營一些政治關係,不過去年爆發的慶富詐貸案,著實震撼了漁業界。「我們與政治人物往來是為了避免麻煩,但陳慶男是真的以為他可以用政治關係做生意,」一位熟識多年的友人感嘆。

陳慶男的本業為造船,據稱在太平洋作業的漁船有4成出自他手,因此也經營圍網漁撈。漁業界都說,外號「鐵支」的陳慶男和2個兒子個性,和低調謙和的創辦人陳水來完全不一樣,尤其海軍獵雷艦案,外人看來絕對是小孩玩大車的案子,他們都敢去碰,如今搞得身敗名裂。

壓力!
國際社會恐聯手制裁台灣

不過,對於台灣漁業界來說,更強大的壓力來自國際社會。台灣遠洋漁業曾以低成本追求最大產量在世界立足,但如今國際思潮已然改變,「鮪魚殺手」、「破壞環境的元凶」,指責鋪天蓋地而來,歐盟甚至祭出黃牌警告,可能聯合歐美日市場制裁台灣,業者無處可避,也開始動了起來。

適逢4月28日行政院「海洋委員會」將正式掛牌,統籌規畫海洋政策、維護國家海洋權益與海洋保育,這也正是在國際漁權談判下,台灣遠洋漁業當下最需要的協助;對於日不落的台灣遠洋漁業來說,政府應該要有更積極有效的作為,為產業帶來新機會。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