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美食休閒

人情滿溢的吟釀三重奏

2018-04-15
作者: 梁岱琦

(謝三泰/攝)

日本去了不知多少次,有時是在旅途中尋酒,有時則是讓酒香領著我們,踏上陌生的路程。

喜歡喝清酒,更喜歡到酒造裡感受產地特色,冬日赴北海道旅遊時,想要一探日本最北酒造的風景,從札幌到旭川,再轉搭普通列車,風雪中一路搖晃到了國稀酒造,喝到了那滿溢人情滋味的清酒。到岐阜高山小住時,因為想一嘗蓬萊美酒,臨時起意到鄰近的飛驒古川,在渡邊酒造裡喝到當年最後一搾的清酒。到了古都金澤,當然不能錯過近400年歷史的福光屋,深刻感受到老店的講究和力圖改變的決心。這些酒造之旅都如大吟釀般,即使已回台許久,仍值得在心中細細品味。

北海道留萌》國稀酒造
國境之北的雪中暖意

出發的前一天,氣象預報低溫是零下13度,在北海道待了幾天,逐漸習慣了寒冷,溫度到了零下後,感覺差異也沒那麼大;唯一擔心的是,火車會因雪勢過大而停駛,慶幸火車如常地開,幾經輾轉換車,終於在大雪中抵達了國稀酒造。

位於北海道増毛町的國稀酒造是日本最北的清酒廠。(謝三泰/攝)

國稀酒造是日本最北端的清酒廠,不可否認,當初就是被這點所吸引,加上酒造所在的增毛町地處偏遠,得從旭川轉火車才能到達,更增添了些神祕氣息。增毛町昔日是盛產鯡魚的漁村,但隨著鯡魚減產,漁村人口凋零,現因位於JR留萌本線的最終站,吸引了不少鐵道迷來朝聖,成了另一種觀光景點。往增毛的列車僅有兩節車廂,一上車就發現坐滿了鐵道迷,每靠一停站,就見大家相機咔擦不停,忙著捕捉各站風景,一趟酒造之旅,意外見識到鐵道迷的狂熱。

雖位在寒冷的北境,國稀酒造卻給我最溫暖的迎接。原本只是單純去信詢問是否有英語導覽,沒想到竟引來酒造欲出動高層董事接待,我們並非酒商,只是貪杯的觀光客,有些受寵若驚;後來董事臨時到香港出差,酒造還是派了略懂英語的女職員專門接待我們。真的是專程的導覽,帶點年紀的女職員從頭到尾、努力以英語介紹整個酒造,包括清酒的生產過程,偶爾還穿插幾個幽默的笑話。臨時起意想帶些精米步合38%的山田錦米回去做紀念,她也細心地用透明膠帶幫我黏好;導覽試飲結束時,想待風雪小一點再離開,也不忘叮嚀要我坐得離暖爐近些,以免著涼;臨走時,更是90度鞠躬冒著寒雪送到門外。

多年前高倉健主演的電影《車站》就在國稀酒造裡拍攝,酒造中還留有多處當時電影的場景,高倉健雖已離世,但在這北境之地,卻仍可見到他的蹤跡。國稀酒造有九成的產量供北海道當地所需,是個不折不扣的地酒,以普通酒為大宗,也許不是為人所追逐的高貴銘柄(名牌),但就像北海道原生種的酒造好適米「吟風」般,國稀酒造在我的心裡,留下一股自然質樸的溫暖滋味。

岐阜縣飛驒》渡邊酒造
壓軸吟釀意外清甜

渡邊酒造位於飛驒古川,從高山這個古城坐10多分鐘的火車即到,還沒來之前,完全不知這地方因《你的名字》成了熱門的觀光景點,徒步即可走遍的小鎮上,處處可見這部電影的海報。

渡邊酒造裡陳列了來自日本各地,適合做清酒的酒造好適米品種。(謝三泰/攝)

渡邊酒造是獲獎無數的清酒廠,尤其著名的酒款蓬萊,更是飛驒地區的名酒,打算到飛驒古川一遊,當然不能錯過造訪酒廠的機會,接待我們的是一位可愛的妹妹,沒有其他旅客,就成了專屬我們的私人導覽。渡邊酒造至今已傳至第九代,不過家族不是一開始就製酒的,原本在京都做金融方面的生意,因為愛喝清酒,從第五代起,於1870年開始了製造清酒的事業,酒造的建築則完成於1905年。聽導覽妹妹說,目前渡邊家族仍住在裡頭,酒造門口立著「藏人」(釀酒人)製酒的雕像,底座則是小說家司馬遼太郎題的詩。

酒造目前共有12位藏人,4位來自岩手縣屬南部杜氏,其中還有一位美國人Cody,因娶了飛驒古川女孩為妻,愛喝渡邊酒造的酒,某天看到酒造徵人前來應徵,沒想到竟錄取了,成了少數的外籍藏人。清酒作業開始得很早,清晨5點就開始製酒,11點到酒造時,大家都下班了,只剩一兩人在收尾。清酒需低溫發酵,夏季溫度太高不適合做酒,多數酒造都有「夏休」,好奇藏人們在夏休時都做些什麼?導覽妹妹說,可能回鄉去種田了。參觀的那天,剛好趕上最後一天製酒,搾酒機裡正好有早上壓搾好的最後一批吟釀,導覽妹妹舀了一勺給我,當場喝了最新鮮的吟釀原酒,出乎意料的清甜。

參觀時,看到外頭寫滿密密麻麻字句的白色大桶,原來桶內裝的是製造清酒的水,聽說水會受到人的影響,如果留下肯定、祝福的字眼,桶子裡的水感受到這份心意,做出來的酒也會跟著好喝。於是我寫下了「太好喝」,稱讚渡邊酒造裡的美水,讓我享受到當年最後一搾的美味吟釀。

石川縣金澤》福光屋
有料導覽滿載而歸

金澤是加賀百萬石,自古武家聚集、工藝薈萃,唯一的酒造福光屋,精緻如明珠般閃閃發光。

福光屋位在金澤市郊,但也不遠,從市中心搭計程車約10多分鐘即到。參觀過一些酒造,「藏元見學」是像我這般嗜酒之人,旅行途中的亮點,但多數酒造只是順應外界需求,由一兩位工作人員兼著做這件事,常簡單導覽完,就趕著到賣店裡賣酒,鮮少如福光屋般,不但有專業的英語導覽,甚至還出動藏人示範解說。

行前早早就透過mail預約導覽,與我聯繫的明美小姐英語流利,本以為導覽由她帶,沒想到酒造特別聘請了一位日語也很流利的法國男士擔任英語導覽,當天我們就與另兩位從英國來的朋友,跟著另一群日本觀光客,一起穿上白色的防塵衣和帽套、鞋套,深入酒造的製酒核心裡。

福光屋酒造門口,常可見附近居民前來取白山伏流水回家飲用。(謝三泰/攝)

每家酒造都有引以為傲的水源,福光屋也不例外,它的水源來自白山伏流水,屬偏硬的水質,適宜做出辛口的清酒,酒造大方地在門口開放外人隨意取用,參觀當天就遇到附近居民騎著腳踏車前來載水回家飲用。酒造的導覽分為有料及無料,極力推薦花上一點點錢和多一些時間,參加福光屋的有料導覽,每一段製程均有藏人詳細解說,絕對值回票價。參觀酒造前,得先看一段《酒藏物語》,影片拍得極好,原來拍攝工作由曾與黑澤明合作過的幕後團隊操刀。

造訪福光屋時已近夏日,但一踏入酒造就感受到一股寒意,清酒屬於低溫發酵,酒造長年透過空調系統控制在一定溫度以下,而身上的防塵衣、鞋套則是預防雜菌汙染了酒造。除了全程由藏人介紹清酒製程,甚至還取出不同階段的發酵酒液,讓大家試試,也嘗到了剛壓搾完清酒後,帶些淡淡酒香的酒粕,這不只對遠道來的觀光客是難得的體驗,連一同參觀的日本人都不亦樂乎,即使語言不通,但當喝到像乳酸飲料般,正處於發酵期的清酒時,每個人臉上驚訝的表情是相同的。

1625年成立的福光屋,背負著深厚的歷史,但如同多數酒造面臨的問題,喝清酒的日本年輕人愈來愈少,酒造面臨轉型。邊試飲清酒時邊與明美小姐聊天,她提到酒造在幾年前刻意針對女性消費群,推出含酒粕成分的保養品很受歡迎,還沒到福光屋前一天,遊覽金澤著名的東茶屋街時,也看到福光屋開設的Sake Shop,找來著名的建築家中村好文規畫空間,氣氛典雅的清酒吧,讓人很想坐下來喝一杯,要不是想去的地方還很多,真會捨不得離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