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投資高手

白領礦工獨家告白 那一天,我買賣3500顆比特幣

2018-04-03
作者: 林苑卿

(陳俊松/攝)

3月中旬,《財訊》記者走進位於新北市新莊的一處住家電梯大樓內,一開門進屋,就聽見機器低鳴運作的聲音,只見屋內一大片落地窗的陽光撒進屋內,明明是豪宅規格的房子, 屋內卻不是氣派的居家裝潢,只有電腦與桌椅擺設;周邊的鄰居們壓根也沒想到,在這1坪賣價逾60萬元、約35坪大的小豪宅內,是國內開發大型礦場顧問團隊負責人Jaw(化名)的辦公室兼挖礦據點。

不只是礦工 還是礦場負責人

Jaw有著多重身分,是以太幣礦工,也身兼開發與管理虛擬貨幣礦場顧問團隊的負責人,「當初會挑選新莊住宅作為辦公室與挖礦據點,就是看上新莊地區交通便利;最重要的是,空屋率高,所以租金比較便宜。」他坦率地說出挑選地點的考量。

原本應該是客房的空間,放置了4台、內建8張顯示卡的礦機,正不間斷地挖著以太幣,「未來這間房間會再陸續增加8台顯卡礦機,目標是要讓12台顯卡礦機同步運作。」Jaw向我們描繪出未來規畫,原本該是臥房的空間,地板上堆積著10幾台顯卡與機器,這些都是等待被組裝成顯卡礦機。

厚重的大門「砰」地一聲關起來後,Jaw笑著說,以前在另一租屋處用螞蟻礦機挖比特幣,1台礦機將近70至80分貝,後來被鄰居嫌太吵;現在他使用顯卡礦機後,顯卡風扇運作的聲音較小,「而且豪宅的門很厚重,隔音又好,門關起來後,外面根本聽不到礦機運作的聲音。」

當初會跨入虛擬貨幣領域,是Jaw職涯上的大轉折。4年前,他還是一名理財專員,「周圍朋友已在接觸比特幣,感覺大家都嗅得到可期的商機,」當時他正積極尋找不同的投資標的,於是與朋友跨足比特幣投資試試水溫。

初期,Jaw與朋友合資100萬元,採購12台專門挖比特幣與萊特幣的ASIC(特殊應用積體電路)礦機,並針對加密貨幣進行價差買賣,即所謂的搬磚套利;Jaw回想當時,曾有單日大單買賣量高達3500枚比特幣的交易紀錄,以當時比特幣折合新台幣價值計算,該筆交易價值3500萬元,「透過挖礦與價差交易的複製,前後共花了9個月時間,就把投入成本賺回。」

百萬元試水溫 9個月就回本

首度跨足比特幣投資,就讓Jaw獲利高達約50%,Jaw雖不肯透露現在的獲利情況,但「我經常在不同的虛擬貨幣之間交易,一個下午就高達100筆。」估算每天進出高達上千萬元,身價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尤其,挖擴的所有人都曉得,現在礦卡早已經是一卡難求,Jaw與團隊夥伴們增加了組裝礦機的熱門業務卻不擔心,「我都想盡辦法直接向顯示卡廠商大量批貨,不可能再到光華商場挨家挨戶地詢問有沒有高階板卡。」Jaw描述他為了組一個礦場,儼然已是顯示卡廠商眼中的另一通路商,營運規模顯然已非小小礦工而已。

原本挖比特幣的Jaw,到了2017年第2季起,逐漸將重心轉移至投資報酬率比較好的以太幣。

「我們自己的顯卡礦機規格是組裝8張顯卡,加上其他硬體設備,當時每1台挖礦組裝成本為13.8萬元。」Jaw談到,以算力約240 MHash/s的顯卡礦機來說,單台挖礦機1個月就可以產出約0.6枚以太幣;以平均賣出市場價1枚約15000元估算,等於1個月產值可達9000元,扣掉每個月每台大約4000元的電費,推估2年就可以回本。

Jaw強調,礦工都會估算依照所挖到的加密貨幣現值與機器管理的成本,藉以確認最後所能獲取的利潤,外界都說比特大陸的螞蟻礦機很厲害,但他卻選用顯示卡礦機,理由有二:

第一,螞蟻礦機的效率高,但管理成本高,原因是機器運作聲音吵雜,需要挑選在隔音好或偏僻處託管;相比之下,顯卡礦機聲音較小,只須確保用電安全與隔音,機器擺放空間較容易取得,整體維護成本較低。

第二,比特大陸的螞蟻系列礦機是屬於ASIC化的專業礦機,它的任務就是專挖比特幣,但是,顯示卡礦機除了可以挖以太幣、零幣系列(Z-cash)等一線加密貨幣之外,也可以用來挖二線的虛擬貨幣,「用顯卡礦機挖到加密貨幣,後再依時價立基點去兌換比特幣,比較划算。」Jaw認為。

鄉間挖礦正夯 鐵皮屋很搶手

1年前,Jaw觀察到台灣有很多閒置的廠房,發現有許多投資人想建置虛擬貨幣礦場,於是發想可以建立一批顧問團隊,解決客戶設立與管理礦場的大小事, 所以成立一批開發虛擬貨幣礦場的6人顧問團隊,為客戶開發與管理礦場。

最近Jaw的顧問團隊手上的客戶之一就是宜蘭人,想在宜蘭開設礦場,於是找上Jaw的團隊協助。

「我的客戶在宜蘭員山建置礦場,裡面擺放的礦機也是顯卡礦機為主,偶爾擺放三兩台螞蟻礦機,擺放總數量約有50台。」Jaw指出,幫客戶設計礦場就像在興建一座工廠一般,必須考慮建廠人員對電腦設備的組裝經驗、電腦設備的調測、場地的通風、場地的配線安全,甚至建廠人員過往是否有豐富的經驗等,「最關鍵的環節就是電。」

員山礦場隱身於農地旁的半鐵皮工廠內,一來人煙稀少;二來可以適用農漁業用電,電費也比一般住家便宜。

Jaw解釋,無論是螞蟻礦機或顯卡礦機,都是使用220伏特的電壓,一般廠房就算有220伏特的插座,也要看廠房的總體可使用電量多寡,與電線是否達到標準,才能標準地符合用電安全。

若是台電的饋線沒有拉到廠房,還要另外拉線,最後才能確定廠房可以容納多少台礦機,「建置礦場最重要的就是安全性,這都與電的問題息息相關,所以挖礦產業現在讓水電師傅很忙!」Jaw形容,現在連工業區的鐵皮屋都很搶手,因為裡面用電設施基本上都準備好了。

克服了配電問題後,再來就是「如何才能賺錢?」前提之一,就是礦場需要具備經濟規模。

通常礦場會聘請一位IT(資訊科技)工程師,負責24小時監控礦機的運作,以及故障時進行維修。Jaw解釋,若每個月扣除攤提的硬體費用、電費與雜支,以及每台礦機每月產值約達1000元,一座礦場至少要安裝50台礦機,才夠養一位月薪約3萬至4萬元的工程師。

趕搭虛擬貨幣熱潮 模式很多元

在一般情況下,礦機不容易損壞,IT工程師配合輔助管理的軟體介面,可以一口氣管理2座以上的礦場,可能總量高達300台至500台挖礦機,「所以礦場與礦場間不能相距太遠等,工程師才可以馬上支援。」

以這員山礦場規模有50台的礦機,先不考慮算力難度與價格的變化,若平均賣出以太幣價台幣15000元估計,每台礦機產值每月約可達11000元;若以礦場主當初投資1000萬元,如今每月50台礦機的總產值可達約台幣50萬元,預期約18個月可將機器成本收回。

近來,有客戶提出希望可以向Jaw的團隊租賃機器,以購買算力的模式分散機器管理成本,「考量國外此類模式的利潤,皆有高達50%以上。」Jaw直言。其實在各大加密貨幣交易所網站上,已經充斥這類的廣告,在國外已行之有年,在台灣也有類似的商業模式。

所謂的「販售算力」,也就是礦機共享。它的概念是,一個提供機器租賃的平台,機器雖不能切割,但透過算力切割的方式,投資者不用自己投資硬體設備,也能參與挖礦商機。

對於建置者來說,販售算力可以立即拿回硬體成本,甚至可以直接獲利。Jaw快速回本的作法是,簽約同時透過律師的見證,確認礦機真實存在後,再將管理礦機的所有費用,以折現的價格出售給需要的客戶,「儘管此類方式售價偏高,但對初期欲嘗試挖礦的客戶仍然有利,因為他們完全不用承擔高價的硬體成本,以及管理礦機的成本風險。」

說穿了,台灣的電費相對便宜,廠辦的租金也較具彈性,對於身處於電費高與廠辦租金高的國外投資者來說,購買或承租在台灣的礦機算力,的確是比較划算的作法。

對於虛擬貨幣的前景,Jaw不諱言,現階段加密貨幣市場還未臻成熟,幣價容易受到各國政府政策產生劇烈波動,但確實有人已經靠著虛擬貨幣致富。

他也提醒,挖礦的利潤多寡取決於幣價的高低與硬體成本,所以唯有考慮對自身現況最有利的投資方式,才能真正在這波虛擬貨幣熱潮中,賺得財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