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史蒂芬.羅奇

耶魯大學教授 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前任主席

史蒂芬·羅奇:中美背後的領導危機

2018-04-17
作者: 史蒂芬.羅奇

(圖/pixabay)

中國啟動修憲程序,廢除國家主席只能擔任2個5年任期的限制,令外界為之震驚。對於中國而言,領導接班制度是鄧小平最重要的「遺產」之一,代表毛澤東領袖崇拜導致的動盪已告一段落。對於西方來說,中國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是一種意識形態橋梁,通往互動之路。然而,中國取消領袖任期限制,是否可能導致本已不穩的中美關係全面失控?

國家戰略轉型 中國有中國的玩法

我們先談此舉對中國未來的涵義。要明白改變領導接班架構將發生什麼變化,我們必須透視當局晦澀的辭令:從「小康社會」過渡至「新時代」,以及針對中國當局的基本發展策略做實驗性測試。

雖然一切皆有可能,而且總是有出錯的風險,我認為中國並未改變現行路線。無論領導接班如何安排,中國已經從貧窮的大型開發中國家成長茁壯,逐漸成為一個高收入的繁榮經濟體,這是絕對不會回頭的道路。

2007年,時任中國總理溫家寶從分析的角度,出人意表地批評中國經濟已經變得愈來愈「不穩定、不平衡、不協調與不可持續」;去年10月,習近平主席在中共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的演講中,也從意識形態的角度提出相同的觀點,圍繞著「不平衡和不充分發展」的陷阱,闡述馬克思主義的主要矛盾。

重要的是,這兩種角度均將中國帶往同一個目的地:經濟和社會繁榮、中產階級茁壯成長。為此中國必須經歷轉型再平衡:從倚重製造業轉向服務業、從仰賴出口轉向本地消費、從國有轉向私營、從農村轉向城市。

大家都很理解這一切。中國眼下的爭論不在於擬定戰略,而是在於執行。事實上,這正是習近平2012年末上任時的最高要務,也是中國展開空前反貪行動的理由。為了清除阻礙中國轉型、根深柢固的權力集團。

如今5年過去,中國領導層已準備好處理下一階段的挑戰。當局為此展現出明顯的急迫感。在自信領袖的公共形象背後,習近平已承認失敗的可能。從分析的角度,這代表中國若經濟管理不善,可能陷入如日本的停滯狀態。從意識形態的角度,則是社會發展不平衡的「主要矛盾」若不解決,中國將面臨混亂和革命的危險。

因於這些擔憂,如今中國當局換了一種方式談論執行風險。在1月達沃斯的世界經濟論壇上,負責經濟政策的新任副總理劉鶴暗示,中國接下來的改革將以出人意表的速度執行。在日前發表於《人民日報》的一篇具名評論中,劉鶴也指出:「加強黨的全面領導是核心問題。」

這些觀點並非憑空產生。劉鶴是戰略大師,他似乎想強調領導權力與改革速度之間的關係。領袖意識到自己需要更大的領導權力(反映在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這件事上),已經成為中國當局努力的關鍵要素。一如習近平早年的直覺,這大有可能是中國避免走進鄧小平1992年警告的「死胡同」的唯一方法。

沒錯,從自由民主體制的角度來看,中國修憲是令人失望的治理倒退。但站在中國的立場,這很可能是正面處理艱鉅執行困難的唯一選擇。而其他國家(尤其是美國)近年的經驗,無疑令人警惕西方將領導接班與領導素質混為一談的傾向。

事實上,美國的領導力危機,正導致美國與中國瀕臨爆發貿易戰。美國中產階層的困境,被利用來指責其他國家,而中國和該國據稱不公平的貿易手段被說成是罪魁禍首。但證據顯示並非如此:問題在於美國國內儲蓄嚴重不足,必須仰賴外國提供剩餘儲蓄,這導致美國對中國和101個國家出現貿易赤字。

川普治理危機 領導素質才是關鍵

換句話說,中國其實是美國「解決」儲蓄不足的重大方案之一。但美國的領袖發現,諉過遷怒中國,比起解決問題要方便得多,而情況如今已顯著惡化。2017年底通過的大幅減稅措施,進一步壓低美國國內儲蓄,將在未來十年擴大美國聯邦財政赤字一.五兆美元。更慘的是,傾向保護主義的川普政府在國際政策議程中,已將美國對中國關稅提升至關鍵地位。但是,在貿易赤字勢必擴大的情況下,奉行保護主義政策,對已出現小泡沫的金融市場和儲蓄不足的美國經濟只會造成問題。這可能導致中美關係出現1989年以來最嚴重的破裂。

沒有人知道習近平將掌權多久。如果中國維持現行路線,接班問題並不重要,至少暫時是這樣。如果中國失足,結論將截然不同。說到底,對於這兩個國家來說,領導素質才是最重要的。可悲的是,住在玻璃屋裡的人總是發現,丟石頭是最容易的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