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諾貝爾經濟學得獎得主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美國經濟潛藏超級地雷

2018-04-02
作者: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圖/pixabay)

1967年,從紐澤西的紐華克到中西部的底特律和明尼阿波利斯,美國許多城市爆發暴動,此時距離洛杉磯瓦特區的騷亂僅僅兩年。詹森總統為此任命由伊利諾州長克奈(Otto Kerner)領導的委員會調查暴動起因,並提出因應建議。50年前,國內騷亂諮詢委員會(俗稱「克奈委員會」)發表報告,如實描述了導致美國爆發騷亂的嚴酷社會狀況。

種族歧視仍然猖獗 黑人美國夢碎

克奈委員會指出,黑人在美國面對系統性歧視,因為教育和居住條件不佳而受苦,經濟機會也匱乏。黑人沒有美國夢可言。根本原因是「美國白人對黑人的種族歧視態度和行為;種族偏見斷然塑造了我們的歷史,如今可能危及我們的未來。」

艾森豪基金會最近召集了一個小組,評估美國半個世紀以來在這方面的進展,而我是小組的成員。可悲的是,克奈委員會報告最著名的一句話:「我們國家正分裂為兩個社會,一個黑,一個白,兩者相隔又不平等」,至今似乎仍然正確。

我們這個小組的努力衍生剛出版的《癒合我們分裂的社會:克奈報告發表50年後的檢討》(Healing Our Divided Society: Investing in America Fifty Years After the Kerner Report),而這本書讀來令人心寒。如我在負責的那一章寫道:「克奈報告指出的一些問題已有改善(例如黑人的政治參與,黑人當選總統是標誌性事件),有些原地踏步(例如教育與就業不平等),有些甚至不進反退(例如財富與所得不平等)。」書中另有章節討論美國種族不平等最令人不安的其中一面:司法公正的不平等,而囚禁大量人口的制度主要針對美國黑人,則加深了這種不平等。

半個世紀前的民權運動無疑產生了作用,各種公然的歧視形式已遭法律禁止,社會規範改變了,但徹底剷除根深柢固和制度性的種族歧視已證實非常困難。更糟的是,川普總統利用了這種種族主義,助長了偏執的火焰。

新報告的核心訊息反映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恩的明智見解:替美國黑人爭取經濟正義,與替所有美國人爭取經濟機會是分不開的。金恩將他1963年8月前進華盛頓的遊行稱為爭取就業與自由的遊行;我參加了那次活動,而金恩在那裡發表充滿力量、令人難忘的「我有一個夢想」演講。但是,美國的經濟鴻溝如今是大幅拓寬了,這對未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包括近4分之3的美國黑人)有極大的衝擊。

川普助長種族主義 美國經濟隱憂

此外,歧視仍猖獗,雖然通常是隱蔽的。美國金融業針對性地剝削黑人,尤其是在金融海嘯之前的數年間,賣給他們一些收費高昂的金融商品,這些商品的市場可能崩盤,最後確實也崩盤了;數以千計的人失去了住家,結果讓本已巨大的財富差距進一步擴大。富國銀行因針對美國黑人和拉美裔借款人收取較高利息,為此支付巨額罰款,但金融業許多其他惡行卻沒有人需要真正負責。在制定《反歧視法》近半個世紀之後,種族主義、貪婪和市場力量仍聯合起來傷害美國黑人。

但是,我們有幾個理由抱持希望。首先,我們對歧視的認識大大進步了。榮獲諾貝爾獎的經濟學家貝克(Gary Becker)當年寫道,在競爭市場中,歧視是不可能的,因為市場運作將推高報酬偏低者的薪資。但現在我們知道,市場充斥著缺陷,包括資訊與競爭不充分的問題,歧視與剝削因此大有機會發生。

此外,美國正為不平等付出代價,而種族不平等造成的代價尤其高昂。這種分裂的社會,不會成為世界的模範,其經濟也不會繁榮。美國真正的實力不在於其軍事力量,而是在於其軟實力,而嚴重損害美國軟實力的不僅是川普,還有持續的種族歧視。如果不處理這問題,所有人的利益都將受損。

最令人鼓舞的是公民積極的行動,尤其是年輕人的熱情投入,他們認識到美國如今應該實踐其理想,正如《獨立宣言》非常莊嚴地宣稱:人人生而平等。在廢奴一個半世紀之後,奴隸制的遺毒仍未徹底消除。我們花了一個世紀才立法確保人人享有平等權利,但共和黨人控制的法院和從政者如今往往違背此一承諾。

如我在所負責的章節總結道:「另一種世界是有可能的。但50年的鬥爭已告訴我們,實現那個另類願景極其困難。」進一步的進展需要堅強的決心;決心需要信念支持,而這種信念展現在民權運動聖歌那句不朽的歌詞上:「我們將克服難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