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周奕成

創業人、創作人 大稻埕國際藝術節發起人

周奕成:「街區經濟」與「地方創生」

2018-03-28
作者: 周奕成

(圖/Pixabay)

在一系列由「中小企業聯合輔導基金會」與各大公營銀行合辦的講座中,我被邀請去分享小型創業與輔導的經驗。很自然地,我會以近十年來我和眾多夥伴們在台北大稻埕所做的工作為主要內容,其中核心概念就是「街區經濟」,這也是我去年以來在《財訊》專欄所寫的主題之一。

但我知道主辦單位期望我也能論述政府正大力倡導的「地方創生」,於是我便展開了「街區經濟」與「地方創生」在理論上與策略上的構連。其實,近年來從日本到台灣的「地方創生」,是延續日本長年發展的「社區營造」脈絡。而我自創的「街區經濟」,一部分也來自台灣20多年「社區總體營造」的創新或進階。

為了這系列的講座,我略微爬梳「地方創生」的理論與政策,並進一步思考「街區經濟」對「地方創生」的意義,竟獲得了幾個我認為頗有政策意涵與商業價值的洞見。

日本安倍內閣大力推動「地方創生」,是為了對付人口老化、過度集中的都市化、村鎮經濟退化等危機。設立專責大臣、建立資料庫及分析研究網絡、投入政府補助甚至稅制調整配合,培養大量人才等重視與投入的程度,稱之為安倍政府的日本經濟再造政策不為過。

推展「地方創生」 台日政府有志一同

台灣政府則由蔡英文總統在第一次競選時提出「在地經濟」,嗣後賴清德院長宣示推動「地方創生」予以落實。經濟上的邏輯即是藉由產業發展,將人口充實於鄉鎮而避免過度集中,發展生活產業,讓地方擁有自主的經濟動能。

「地方創生」是上位的總體國家政策,甚至可謂下個世代的社會與經濟戰略。至於「街區經濟」則是一種實作策略,兩者的價值觀是一貫的。經濟發展的目的是為了提高國民生活品質,而不僅是國民生產毛額的增長。

在這樣的價值觀下,「地方創生」重視內需產業,重視農業;重視小型製造業如工藝設計、食品加工;重視照護服務業;重視城鄉景觀等。

在以上產業,「街區經濟」都可能對「地方創生」有所助益。「街區經濟」是一套街區營造及創業創新助成的方案,藉由街區空間量體的改造、新創事業的導入和育成、流通管理系統的建構,直接帶動零售服務業、餐飲服務業及建築景觀設計,並為各項地方產業提供銷售通路。

「街區經濟」體系可說決定了「地方創生」產業的興衰,因為「地方創生」強調「地產」(在地生產)「地銷」(在地銷售)或「地消」(在地消費)。若沒有「街區經濟」的零售通路,就無法帶動「地銷」和「地消」。

落實「街區經濟」 打破行政區劃思考

「街區經濟」和「地方創生」,兩者在地域空間的著重上有所差異。「地方創生」的地方範圍可大可小,包含農村和鄉鎮縣市皆是。而「街區經濟」則很明確地聚焦在該地區主要的商業街道,關注的空間範圍較小、較集中。可以把商業街區視為地方產業的動脈。

由於此著重點的差異,「街區經濟」能夠在概念上協助「地方創生」政策執行者避免誤區。因為台灣過去20年的「社區總體營造」有一個困境,就是用行政區劃來分配資源。但要能合理運用資源的經濟聚落所需要的地理範圍,很可能大於行政區劃。

推動地方產業時,設定適當的地域範圍,關係到資源有效地投放。政府若能將「街區經濟」概念,以主要商業街區聚落為核心,去理解自然形成的經濟聚落,而非用人口刻意劃分的行政區劃,可以更有效地推動。

「街區經濟」對「地方創生」還可能有很重要的貢獻,就是提供明確可行的商業模式,以街區來振興地方產業。「街區經濟」有明確的經營主體,即是「街區公司」(或稱街區合作企業)。這是以民間資本來帶動街區發展,可以輔助諸多微型小型企業。

「街區經濟」還有非常重要的意涵,即是發展在地產業的多元性。過去的社區營造,為了強調地方特色,往往引導地方產業朝向單一產業甚至單一產品。而「街區經濟」則依循在地消費的經濟邏輯,很自然地會導向產業的多元化,注重產業的自成生態圈。

綜合言之,「街區經濟」可能是很有效的「地方創生」主導策略。因為有明確的商業模式,可結合民間資金投入,可作為地方核心有助於界定地域範圍,可引導產業往多元消費發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