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書房
HOT

拿自己的錢下注,就別打別人的主意
北歐金融風暴啟示錄

2017-10-15
作者: 喬治.萊基

▲(圖/Pixabay)

政府太常推行支持方案,卻甚少嚴格追究責任,導致「利潤私有化而虧損社會化」的現象興起,這對優質的銀行業者而言,是劣幣逐良幣的打擊。

半個世紀以來,瑞典、挪威和冰島藉由強調人力資本的發展,以及引導經濟謀求大眾利益,獲得極大的經濟利潤。他們是在大批沙魚出沒的國際水域中的小船,船員因為發展出有彈性的結構並選擇可信賴的星辰來導航而得以成功。

1980年代,挪威與瑞典拋棄了先前讓他們成功的政策並解除管制,讓銀行有機會依照自己的短期利益行事。私人銀行買空賣空,造成房市泡沫;隨即泡沫破裂,兩個國家都陷入危機。

1981年,挪威的保守黨組成少數黨政府,83年擴大為中間偏右的多數聯盟。聯盟在84年解除信用市場的管制,數十年來第一次,銀行家能夠追求他們的短期利益。

瑞典 銀行管制的一堂課

瑞典在85年仿效挪威保守黨解除管制的措施,讓瑞典的銀行家可以像挪威同業那樣擴張。到了90年,瑞典最大的銀行全都投入商業土地的買賣,形成泡沫;儘管銀行家孤注一擲,認為上揚的價格可以維持,但泡沫還是破裂了。

後來幾年,90%的銀行經歷了重大損失。政府將兩家銀行收歸國有,保護了幾家看來可存活下來的銀行,並抱著一種其他家銀行可以直接宣告破產的態度,股東們則空手而回。

正如事後證明,三家大型銀行有能力自行募集所需的資金。管制重新施行,瑞典開始復甦,竭力維持它出名的安全網,以鞏固其經濟根本並保護個人。

對許多瑞典人來說,90年代中期依然充滿挑戰,因為銀行危機仍餘波蕩漾。政府在專業訓練和大學課程投注大筆金錢,此舉當然刺激了經濟。根據瑞典現任首相勒夫文(Stefan Lofven)指出,在那段時期,「將近100萬人有機會提升他們的教育水準,這樣很好,因為當事情開始好轉,人們是在一個較高的層次。」勒夫文的職業是銲工,他在踏入政壇前是瑞典全國五金工人工會理事長。

瑞典版的金融「嚴厲的愛」,使得經濟變得非常強健,因而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席捲歐洲大部分地區時,瑞典得以運用一系列的彈性措施將崩盤的風險降到最低。

從這次經驗中,有些瑞典經濟學家推斷,政府對經濟持續且考慮周詳的高度干預手段,比臨時的大舉刺激要來得有效。2011年,美國《華盛頓郵報》稱瑞典為「經濟復甦的搖滾巨星」,成長率是美國的2倍,失業率低得多,且貨幣強勢。

在挪威,八五年的選舉,挪威人以選票否決了中間偏右聯盟,工黨回來組成少數黨政府,由布倫特蘭德(Gro Harlem Brundtland)領軍。布倫特蘭德擔任過數任首相,她對挪威政治與社會深具影響力,被暱稱為「國母」。

挪威 走過銀行倒閉潮

布倫特蘭德並未重新實施對銀行的強力管制。雖然,挪威的銀行在接下來數年中開始變得不穩定,但幾乎沒有人料到大麻煩即將來臨。然而就像瑞典的狀況,挪威銀行家的泡沫破裂了,1991年,全國商業銀行一片倒閉潮。

布倫特蘭德的政府採取果斷行動,查封3家挪威最大的銀行(它們是最大的元凶,業務加起來相當於整個銀行業的一半)、開除資深管理階層,並確保股東拿不到一毛錢。

這些如今收歸公有的銀行,獲得新的可信任管理部門和時間以進行整頓。政府告訴其他私人銀行,它們要靠自己:如果它們實際上藏有私房錢,能夠進行資產重組,那很好!如果沒有,它們可以宣告破產!挪威國民絕不會幫助它們脫困。

整個金融界得到的教訓非常清楚:拿你自己的錢去下注,別打其他人的主意。挪威政府逐漸將它在銀行的持股出脫,賺取淨利。它在最大銀行DNB NOR中一直保持最大股東身分,據傳是為了預防銀行被賣給外國銀行的防護措施。

幾十年後的2011年,挪威國務祕書索伯格(Morten SØberg)反思挪威從它的慘痛教訓中學到了什麼?其中一課是,政府選擇介入銀行時,第一步是清除股東所持的股票;如此一來,那些負責銀行業務與風險管理的銀行所有人,會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早遭受損失,而將風險從私人轉移到大眾口袋的過程,伴隨著對未來利潤的管控與所有權。

這套危機管理的處方,與其他方法形成鮮明對比。政府太常推行支持方案,沒有嚴格追究問題的責任。這讓眾所周知的「利潤私有化而虧損社會化」(privatization of profits and socialization of costs)現象興起,對優良的銀行業者而言是負面獎勵。相反地,挪威的危機處理方式是提供優良銀行健全的獎勵,因為銀行和它們的所有人知道,任何因高風險而帶來的損失都必須自行承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