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陳耀昌

內科醫師、台大名譽教授、台灣史小說家

陳耀昌:「漢原雙名號」芻議

2017-10-01
作者: 陳耀昌

(圖/翻攝自square(tea) Flickr)

其實「漢原雙名號」在漢人中,並非沒有先例。例如我們的蔡英文總統小時候,就有一個原住民名字「揪谷」。我也發現,我的朋友中,有好幾人也另有原住民名字,只是他們不常用。 如果島上的居民不論原漢都用雙名,會比漢人只用漢名,原住民只用原住民名,在達成族群和諧上為佳。不知各位原漢賢達是否贊同?

前一陣子,我在臉書上po了一篇短文:《有沒有覺得這三個不同時代的名人長得很像》:

一、馬亨亨,清末日治初期的台東阿美開創馬蘭部落的英雄頭目。身材魁偉如巨人,聲音宏亮。台東有「馬亨亨大道」。
二、楊傳廣,1960至70年代的台灣體育英雄。台東也有「傳廣路」,鄰近馬亨亨大道。
三、陽岱鋼,當代職棒明星。不勞介紹。

他們都是長臉、深眼眶、扁平鼻、薄脣。因為他們都是台東馬蘭阿美的Kolas家族。
Kolas,是家系名,與漢人的「姓」不盡相同。
1945年起,國民黨政府強迫原住民取漢姓。
鄉公所職員問曰:你們姓什麼啊?
答曰:我們沒有姓啊。
問曰:那麼Kolas是什麼啊?
答曰:陽光豔麗啊。
於是Kolas家系有些人就被取為姓「陽」,他們就變成姓「陽」。

所以姓「陽」的,一定系出台東馬蘭阿美、英雄頭目馬亨亨的後代,有絕佳運動基因。

台系漢人也可以有個原住民名字

po文的原因,是因為覺得有趣,也有知識性。不料引起台北市原民會前主委陳秀惠痛批「台灣原住民被賜姓的歷史,是荒謬極致,且充滿日人及漢民優越、無知、歧視的心態」。我一向也贊同原住民用漢字原名或拼音。今年6月我在本欄也發表過《堂號:穿越時空的「漢化神器」》,指出漢人的「堂號」很可怕,會讓改了漢姓的非漢族很快忘祖及忘本。陳秀惠的指責,讓我醒悟到,漢人(然而我一直強調台灣漢人本身也是很「混」的)無心當有趣的事,其實是原住民心中之痛。

今年7月,我也為了平衡這個原漢文化轉型正義,同樣在臉書po過一文《返來做番》,倡導「原漢雙名號」運動。謹將該文略修飾如下:「返來做番」:「原漢雙名號」之芻議。

喜獲原住民專家林清財教授贈送他所編大作,《返來做番:原住民族的文化復振與正名》。

「返來做番」,是孫大川兄的口頭禪。大多數台灣人都是原(包括平埔)漢混血,但因習以漢人文化,因此在過去百年,認同上偏漢而忘原。

我個人則認為,現在台灣原住民幾乎都有雙重姓名:母語姓名與漢名。而在身分證上擇一使用。

為了響應「返來做番」,也表示要認同我們的原住民/平埔母系,我覺得,台系漢人不妨也取一個原住民名字,作為偏名或字號。我們的漢人祖先,不是除了父母給的名字外,也都自取字號嗎?例如,陳澤,字濯源;胡傳,字鐵花,號鈍夫⋯⋯。那麼,我陳耀昌號Mayaw「馬耀」(我在16年10月自取之原住民名),以姓名承繼父系祖先,以字號追念母系先人,不是非常好嗎?

有朋友問,我的先祖是平埔西拉雅,怎麼用了馬耀這個阿美與撒奇萊雅味道濃厚的名號?我說,那又何妨?都是在這個島嶼的原民姓名,台灣不是也有好多人自號約翰、查理、麥克或瑪莉、凱西、安娜⋯⋯嗎?既非為了在洋人社會謀一枝棲,原住民名號總比此類洋名有意義吧?!

希望有一天,這種「漢原雙名號」普及至大部分台灣人。台灣人之原漢思維成為台灣文化特色,這是以實際行動「返來做番」,促成原漢大和解。

其實「漢原雙名號」在漢人中,並非沒有先例。例如我們的蔡英文總統小時候,就有一個原住民名字「揪谷」。我也發現,我的朋友中,有好幾人也另有原住民名字,只是他們不常用。

原民會應編著各族常用名字及意義

臉書文刊出後,有不少原漢朋友皆表示贊同,但漢人朋友則表示不知如何取名。他們大多有平埔南島語族血緣,希望能由原住民委員會編書蒐集及列舉各族常用名字及意義,以供選擇。這真是一個好建議,希望原民會早日出版,一定大賣。

目前有不少年輕的原住民朋友,拒用漢字寫原名而使用英文拼音。當然原音原味最好,但似乎又怪怪的,「馬耀」一定要寫成「Mayaw」嗎?是否兩者並列,大家的「讀音」與「字音」可以分離。例如,寫「莎韻」或「撒芸」,但念成Sayiumn。除非原住民朋友能在所有的場合都不使用中文漢字,否則以英文姓名行之在正式文件上,徒增困擾而已。美國民權運動先驅前拳王克萊(Clay),後來改名為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但還是用英文拼出,並非阿拉伯文。

我個人認為,島上的居民不論原漢都用雙名,會比漢人只用漢名,原住民只用原住民名,在達成族群和諧上為佳。不知各位原漢賢達是否贊同?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