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石油巨頭押寶天然氣的能源大夢當代投資新顯學 會不會是遙不可及的彩虹?
當代投資新顯學 會不會是遙不可及的彩虹?

2017-10-04
作者: 沃德(Andrew Ward)

▲(圖/達志影像)

受惠於環保意識抬頭、開採及運輸技術的革新,能源大廠競相投入天然氣計畫;但天然氣產業面臨風力、太陽能競爭,以及產能過剩的隱憂,前景仍困難重重。

歷經8週,全球最大的浮動天然氣開採船,8月終於從南韓船塢被拖抵澳洲西北外海停泊;未來25年,這個長約4個足球場、滿載時相當於英國最新型航空母艦9倍重量的龐然巨物,要在此採集海底天然氣,將之轉換成液化天然氣(LNG);小型運輸船每週將在此裝載液化天然氣,輸往世界各地。

荷蘭殼牌石油公司這項140億美元的「先驅」(Prelude)計畫,顯示液化天然氣產量即將揚升。之前,雪佛龍的澳洲「麥石」(Wheatstone)、Gorgon計畫已分別在本月和去年啟動;更早,埃克森美孚、英國石油公司、法國道達爾和義大利埃尼也對天然氣的開採計畫做了極大的宣示。

2014到21年之間,全球液化天然氣供應預估將增加50%,這也表示新的液化天然氣「列車」──將天然氣壓縮成液態,交由船隻長程運輸也將啟動。

技術革新 對天然氣期待更高

這是能源巨頭搶攻天然氣大戰中的一環,業者認為,與油、煤比起來,天然氣乾淨,這項特質會讓天然氣在其他石化燃料供應衰減之際繼續成長。天然氣發電,排放的二氧化碳是煤的一半;產生的氧化氮等有害健康的分子,也比煤起碼少75%。

企業一度把天然氣看成「黑金」的窮親戚,如今卻希望靠它在減碳的世界中,保住產業的江山。英國石油到21年推出的16項新計畫中,有12項與天然氣有關,整個產業的變化也類似。根據能源顧問公司Wood Mackenzie研究,業界作投資決策時,天然氣與石油的資源配置比例是2比1。

義大利埃尼總裁德斯卡濟說:「過去若是沒採到油,只採到氣,業者會很失望,但現在大家都在找天然氣。」埃尼年內將在埃及外海開採巨大的佐爾(Zohr)氣田。

天然氣的勝算,大抵要看產業能否將煤排擠出全球能源體系,並與能源新秀風力與太陽能競爭。殼牌天然氣業務負責人魏茲拉說:「長期看來,再生能源會稱霸市場,但這是過渡性的,當風力和太陽能後力不繼乏力時,天然氣可以大大表現。我絕對相信天然氣可以承擔這個角色。」

天然氣的前途在亞洲有最好的說明。英國石油估計,到35年,全球能源需求將成長30%,當中半數來自中國和印度。目前,中印發電煤的占比仍高達60%,但全球對空氣汙染的關切,使得天然氣的需求出現曙光。中國希望30年時,天然氣的占比從6%提高到15%;今年前半年,中國天然氣進口較去年同期成長了38%。

大油商支持對碳排放徵稅,但各國採行情形不一,但生產商並不完全依賴政治干預來刺激需求,他們也在尋找更具經濟效益的交運方式。價廉的「浮式儲存再氣化裝置」(FSRUs)可以取代海岸永久設施,正如雨後春筍在全球海岸出現。

得利於該項技術的發展,過去10年,進口液化天然氣的國家,幾乎倍增到35國。魏茲拉說:「過去建一座液化天然氣接收站要花4年的時間、5億美元,但現在做只要18個月,外海就能有一座浮式儲存再氣化裝置。」

天然氣價格下滑 壓抑投報率

要在發電事業上尋求扮演更大的角色,廠商也在天然氣、化學和運輸等產業上更加積極。例如,在船運業上,航運業面臨排放法規壓力,液化天然氣便是很好的重型燃料替代品。經營郵輪的嘉年華公司就訂購了7艘液化天然氣推動的船隻,殼牌也在鹿特丹、新加坡等港埠投資天然氣基礎設施,鼓勵貨輪跟進。 然而,儘管被看好,殼牌的「先驅」計畫、雪佛龍的「麥石」計畫,仍充滿商業風險。澳洲液化天然氣大量問世之際,美國頁岩油天然氣也增產中,隨著無數液化天然氣接收站網路化,美國今年也將首次成為天然氣淨出口國,寫下1957年以來的新紀錄。根據國際能源總署預估,22年時,美國可能與澳洲和卡達分庭抗禮,成為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氣輸出國。

澳洲的大型液化天然氣計畫、埃克森美孚在巴布亞新幾內亞計畫、英油在印尼、道達爾在俄羅斯的大張旗鼓,造成新一波液化天然氣產能激升,也使人疑問:這在經濟上是否站得住腳?液化天然氣最大市場的亞洲與歐洲,天然氣價格過去5年掉了40%,投資報酬也因而低於預期水平。

分析師史密斯說:「液化天然氣市場供過於求,透過改變生產上與客戶之間的權力平衡,改變天然氣市場的千變萬化。液化天然氣買家姿態可以更強硬、要求時間短與更具彈性的合約。」

天然氣市場一度是少數供應商,與由日本、南韓等少數買主俱樂部之間的長期合約天下,現在市場因為美國天然氣的介入而被打開;10年前,超過95%的液化天然氣合約是10年或10年以上效期,今天大約為60%。

Wood Mackenzie的全球天然氣供應負責人湯耐說:「在此之前,液化天然氣一直是一個高門檻科技,美國讓市場民主化,現在人人都能取得液化天然氣。」

魏茲拉堅信,中等價格與彈性供需的源頭分散,對買賣雙方都是好的。他說:「天然氣必須是大家買得起的;要產業獲利成長,我們需要量的成長;利潤成長表示高價格,而高價一來,需求就會走開。」

過度投資後 套牢的風險

儘管中國買氣強,低價格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在全球刺激起需求,本世紀第一個10年的年平均消耗成長率是3%,目前降到1.4%。

國際能源總署最新的年度展望說:「需求遲緩使得若干生產商進退維谷。天然氣未來數10年的表現一定會比其他化石燃料好;但撐住這番光明前途的支柱,此刻看起來不太堅固。」

天然氣需求不進反退主要有2個因素,一是再生能源的快速成長。在歐洲,風力與太陽能發電壓低批發電價,天然氣發電也就停滯不前。另一因素就是在全球許多地方,燒煤仍比天然氣便宜。

天然氣生產商將天然氣定位成氫碳與再生能源世代之間的「橋梁性燃料」。產業承擔的風險是電池科技的推進─剩餘的風力與太陽能電力可以儲存做未來之用,讓人類未來可能繞過天然氣,直接採用再生能源。

智庫「碳追蹤」估計,如果國際社會積極減碳,遵守《巴黎協定》,將氣溫升高控制在低於高出工業化前水平攝氏2度以下,價值5320億美元的既有與計畫中的天然氣興建計畫可能就過時了。智庫「氣候分析組織」的安西哲說:「對天然氣基本設施的過度投資,不是造成《巴黎協定》目標超標,就是會在過渡到再生資源過程中出現大批資產套牢。」

魏茲拉堅持,在任何假設情況下,未來緩和過渡期,天然氣都有它的存在必要,因為電池固然可以應付再生能源短期供應的起伏,卻無法解決季節性的需求變化。

在英國,夏季晴日,太陽能的發電量可以占整個發電量的5分之1以上,但在陰鬱的冬天下午,對電力幾無貢獻。英國發電系統中煤近乎絕跡、碳排放低到19世紀以來最低水平,而且未犧牲能源安全,天然氣厥功至偉。

天然氣的黃金時期尚遠,但根據英國石油預估,全球天然氣消耗成長,會以1.6%的年平均成長率上升,是石油消耗成長預估0.7%的2倍多。

乾淨能源背後 骯髒的祕密

天然氣生產商希望把產品形容成「乾淨」的石化燃料,然而產業卻有一個骯髒的祕密:數百萬噸的甲烷─天然氣的主要成分,每年從漏氣的氣井、輸送管和其他設施中逸出到大氣。

美國環保署估計,美國油氣產業的甲烷逸放,去年增加了30%,反映出美國頁岩油產銷的增加。在20年的時間裡,這類逸放對氣候的衝擊超過2百座火力發電廠。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規定天然氣產業必須查清並處理逸放的設施、訂定減少甲烷排放的嚴格目標;新總統川普則試圖取消這項規定,但7月在美國巡迴法庭遭到封殺。

燃燒天然氣生產電力時,天然氣排出的二氧化碳比煤少,但是直接排到大氣時,甲烷帶來的溫室氣體效應、造成的地球暖化,比二氧化碳嚴重30倍。英國石油執行長達德利坦承:「這一點不克服,天然氣就無法被視為天然的低碳燃料。」

陳喬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