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楊森

財經專欄作家 曾任財信出版總編輯、《財訊》雙週刊總主筆、顧問

楊森:經濟結構變化 是影響未來的重大力量

2017-09-19
作者: 楊森

結構派的看法成立,那麼危機的結束,就不只是另一個循環的開始那麼簡單,重點反而是這十年間發生的改變,特別是經濟結構變化,將是持續影響未來的重大力量,包括人口因素、技術創新、財富和所得分配等,都值得持續追蹤。

從股票市值的變化,也可以看到投資市場的重大改變。《日經新聞》報導,十年前(2007年5月)全球前十大市值的公司中,有三家是石油公司、三家銀行,排名第一的艾克森美孚市值接近4700億美元;至於資訊科技產業只有微軟一家,市值約3000億美元、排名第三。

十年後,排名大洗牌,市值前十大的公司中,有七家是資訊科技產業,包括前五名的蘋果、Alphabet、微軟、亞馬遜、臉書,以及第九、十名的騰訊和阿里巴巴。勉力留在榜上的石油公司只剩艾克森美孚,市值跌到3400億美元,遠遠落後榜首蘋果的8400億美元。

市值變化意味著投資市場的重心發生轉變,此外,持續偏低的利率水準,更意味著經濟結構內在的重大調整,進而吸引許多經濟學家的關注和討論。從金融循環的觀點來看,金融危機會導致實體經濟的總合需求減少,加上投資人轉向擁抱安全性資產,結果會使利率下滑,但只要去槓桿的過程結束,且擴張性貨幣政策逐漸回調,利率最終會回復上揚。但是金融危機已經結束那麼久,利率仍在低檔盤桓,顯然事情有些不一樣。

另一派看法則認為,經濟結構因素的改變,是造成利率持續偏低的主因。這些結構因素包括人口老化和人口成長減緩、資本財相對價格下滑、技術創新的速度減慢、儲蓄率上升和安全性資產稀缺,以及財富和所得分配不均等等,導致投資需求趕不上儲蓄供給的擴增,長期失衡的結果造成利率持續偏低,即使金融危機的衝擊已經遠離,結構因素仍然壓抑利率的回升。

而如果結構派的看法成立,那麼危機的結束,就不只是另一個循環的開始那麼簡單,重點反而是這十年間發生的改變,特別是經濟結構變化,將是持續影響未來的重大力量,包括人口因素、技術創新、財富和所得分配等,都值得持續追蹤。

歡迎加入《財訊雙週刊LINE@好友》,每天接收最新財經資訊!(ID:@yqf9549h)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