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四個角度解讀爆料公社

2017-09-20
作者: 黃哲斌

爆料公社創辦人傳出曾經營內容農場,此事暫且不論,然而據估計,爆料官網的每月廣告收入至少30萬元,當「自利」與「利他」的天平傾斜,主事者與管理者的正當性勢必被放大檢視。

擁有250萬名會員的臉書社團「爆料公社」,最近註冊商標、成立公司,連同其他次品牌,一起拉開鐵門做生意,儼然是網路時代最新版本的「民間傳說」。我們可以從幾個角度,解讀近年的「爆社現象」。

一、狗仔文化下放人間

壹傳媒在台耕耘十幾年,將「爆卦」、「偷拍」等狗仔文化的社會評價中性化,爆料公社的精神標語「你敢貼、我敢爆」,就承襲了《蘋果日報》式的語彙;社團管理員接受媒體採訪,強調「恐懼會使人自律」、「不公不義事件,讓更多人發聲」,更是學舌壹蘋果。

時空對照,壹傳媒登台之際,智慧型手機尚不普及,主流媒體得以宣稱是「爆料文化」代理人。十年後,人人手機都有相機鏡頭,加上社交網站崛起,拍攝影片上傳的成本及門檻降至歷史新低,媒體失去主導爆料的中介者角色,反過頭來,紛紛排隊上爆料社團「朝聖」,主客易位,確實反映了資訊控制權的下放。

此一現象既是科技的,也是社會的,港媒襲台之前,台灣民間並不熱中於「爆料」,媒體八卦大致以《時報周刊》《獨家報導》等大八開雜誌為代表,「偷拍」則被視為道德上的缺陷。然而,壹傳媒將其中性化、正當化,而爆料公社九大社團300萬名會員,躍為台灣最大臉書社團,足證民間已經熱烈擁抱、大致認同這一套「踢爆」語彙。

二、公民記者的概念偷渡

爆料公社不時自我標榜,宣稱是一種「人人都是公民記者」的實踐。我們固然不能全盤否定爆料社團的社會功能,但是,這種宣稱確實涉及「公民記者」的概念偷渡。

無論台灣或歐美,「公民記者」的定義有其條件,包括報導事件必須涉及公共利益、報導者具備基本採訪認知與公民意識等等。

然而,爆料社團的上傳內容,僅有少數符合這類條件,其餘大多是獵奇誌異、消費申訴、醫療糾紛、家庭恩怨,夾雜著搞笑、無厘頭、白爛事蹟,或許,差可比擬為網路時代的「歡笑一籮筐」加上「消基會專線」加上「分手擂台」等真人實境秀。這些內容並非全無價值,它們提供一種社會性出口,讓拍攝者與觀看者得到一種情緒對接,無論是歡樂的、驚異的、憤怒的情緒,藉由「爆料、爆廢、爆怨」之名完成虛擬交易;但是,它們多數並不成為一種公共議題,不應輕易挪借公民記者的名詞概念。

歡迎加入《財訊雙週刊LINE@好友》,每天接收最新財經資訊!(ID:@yqf9549h)

三、鄉民公審的腦補危機

爆料社團的隱憂在於,有些內容去脈絡化,只憑藉表象「腦補」,再號召鄉民「圍觀」,形成一種基於義憤、而非基於事實的網路公審,對當事人造成各種傷害。

每隔一段時日,爆料公社就會爆發爭議事件,例如,去年一名女子深夜搭乘計程車,指控司機繞遠路還拒停,有不軌意圖;文章被轉貼「爆料公社」後,網路群情沸騰,各種指責怒罵灌爆留言,連司機家人都遭波及。後因司機出示車上錄音,證明事件過程並非如此,後勢才得以逆轉。這是網路資訊未經查證的危機,爆料社團強調自己不是媒體,只是「平台」;然而,作為傳播影響力超過任何單一媒體的臉書社團,也不斷「歡迎記者來報導」,既是資訊源頭,自然不能既要品牌、又要流量,一面帶頭網路公審,卻不願擔負任何責任。

四、商業化的正當性考驗

如今,爆料公社先是成立官網,將臉書流量導回自家網站,藉由廣告獲利,然後成立公司,註冊品牌,等於將龐大粉絲兌換成現金。非營利的網路服務商業化,爆料公社不是第一起,無名小站是知名前例(當然,無名小站並非成功案例)。

爆料公社創辦人傳出曾經營內容農場,此事暫且不論,然而據估計,爆料官網的每月廣告收入至少30萬元,當「自利」與「利他」的天平傾斜,主事者與管理者的正當性勢必被放大檢視。未來若發生爭議事件,無論這家「爆料公司」自稱媒體或平台,經營者能否免責,是否要負起賠償責任,將是轉型後的首要考驗。

簡言之,影響力本身就代表責任;拿影響力去變現,代表更大的責任。當爆料公社不再只是「一群志工」與鄉民的機遇組合,而是「一家企業」經營流量變現的網路品牌,這則民間傳奇將邁入一段更深危、更曲折的河道。

歡迎加入《財訊雙週刊LINE@好友》,每天接收最新財經資訊!(ID:@yqf9549h)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