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楊森

財經專欄作家 曾任財信出版總編輯、《財訊》雙週刊總主筆、顧問

楊森:金融危機十年後

2017-09-14
作者: 楊森

▲(圖/Pexels)

儘管有人認為先進國家還未恢復到應有的潛在產出水準,但世界經濟終究是穩步復甦,今年還將出現同步成長的榮景。

每年8月底,美國堪薩斯市聯邦準備銀行,都會在懷俄明州度假勝地傑克森洞舉辦政策研討會,並邀請主要央行行長或政策制定者與會,因此成了觀察全球貨幣政策動向的重要場所。

今年年會的主題是「促進全球經濟活力」(Fostering a Dynamic Global Economy),而在會議前《華爾街日報》有報導指出,經合組織(OECD)追蹤的全球45個主要經濟體,預估今年將實現全面性同步成長,這是2007年以來第一次,正好與傑克森洞年會的主題相呼應。

預測危機這件事 沒有人是真正的專家

傑克森洞央行年會扣緊時事議題並不罕見,畢竟主辦方是最熟悉財經形勢、又擁有貨幣決策權力的金融機構。就在十年前、○七年的主題是「住宅、住宅金融與貨幣政策」,正好是影響後來衝擊美國和全世界極大的次級房貸問題;今年依慣例做開幕演講的聯準會主席葉倫,便提到此事。

葉倫指出,當時除了少數的例外,對於次貸引發金融壓力可能造成的衝擊,多數人都抱持樂觀的看法。很顯然,在預測危機這件事上,沒有人是真正的專家。

葉倫這次的講題是「金融危機爆發十年後的金融穩定」,聚焦金融危機爆發後,聯準會對金融監管採取的改革措施,她認為這些改革強化了金融體系未來對抗危機的韌性,同時也未對信貸供給和經濟成長產生抑制效果。葉倫藉此肯定聯準會對穩定金融的貢獻,並反駁了川普總統試圖放鬆金融監管的立場。

葉倫談到,人們正在遺忘金融危機的代價有多大,以及為什麼要採取這些改革措施。她回溯金融危機的源頭和發展:2006年美國房市觸頂;○七年上半年次貸市場壓力擴大;到了8月,貨幣市場出現流動性危機,導致聯準會介入干預;其後金融體系的流動性和償債能力不斷惡化,壓力持續累積,終於在○八年9月爆發了金融海嘯,對全球金融體系和實體經濟產生巨大衝擊,更引發二戰後最嚴重的經濟大衰退。

如今十年過去了,儘管有人認為先進國家還未恢復到應有的潛在產出水準,但世界經濟終究是穩步復甦,今年還將出現同步成長的榮景;此外,如葉倫所言,在金融監管改革後,金融體系已經更安全、更具韌性,也將更能應付下一個潛在的危機;除此之外,資產市場的表現更搶眼,美國房市大幅收復失土,股票市場則屢創新高。

看起來,世界經濟又回復到過去的模樣?當然不是,很多事情改變了,而且是影響深遠的大事。簡單說幾個,譬如國際政治現在有川普、金正恩;經濟上,中國以購買力平價計算的GDP(國內生產毛額)超越美國;英國正在脫歐;在科技上,十年前還沒有iPhone、特斯拉電動車⋯⋯不勝枚舉。經過十年,很多事情都不一樣。

經濟結構變化 是影響未來的重大力量

從股票市值的變化,也可以看到投資市場的重大改變。《日經新聞》報導,十年前(2007年5月)全球前十大市值的公司中,有三家是石油公司、三家銀行,排名第一的艾克森美孚市值接近4700億美元;至於資訊科技產業只有微軟一家,市值約3000億美元、排名第三。

十年後,排名大洗牌,市值前十大的公司中,有七家是資訊科技產業,包括前五名的蘋果、Alphabet、微軟、亞馬遜、臉書,以及第九、十名的騰訊和阿里巴巴。勉力留在榜上的石油公司只剩艾克森美孚,市值跌到3400億美元,遠遠落後榜首蘋果的8400億美元。

市值變化意味著投資市場的重心發生轉變,此外,持續偏低的利率水準,更意味著經濟結構內在的重大調整,進而吸引許多經濟學家的關注和討論。從金融循環的觀點來看,金融危機會導致實體經濟的總合需求減少,加上投資人轉向擁抱安全性資產,結果會使利率下滑,但只要去槓桿的過程結束,且擴張性貨幣政策逐漸回調,利率最終會回復上揚。但是金融危機已經結束那麼久,利率仍在低檔盤桓,顯然事情有些不一樣。

另一派看法則認為,經濟結構因素的改變,是造成利率持續偏低的主因。這些結構因素包括人口老化和人口成長減緩、資本財相對價格下滑、技術創新的速度減慢、儲蓄率上升和安全性資產稀缺,以及財富和所得分配不均等等,導致投資需求趕不上儲蓄供給的擴增,長期失衡的結果造成利率持續偏低,即使金融危機的衝擊已經遠離,結構因素仍然壓抑利率的回升。

而如果結構派的看法成立,那麼危機的結束,就不只是另一個循環的開始那麼簡單,重點反而是這十年間發生的改變,特別是經濟結構變化,將是持續影響未來的重大力量,包括人口因素、技術創新、財富和所得分配等,都值得持續追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