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辜朝明:台灣被追趕,小英要快行動籲政府成立獨立委員會 決定基礎建設投資方向
籲政府成立獨立委員會 決定基礎建設投資方向

2017-09-12
作者: 孫蓉萍

▲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圖/吳尚哲攝)

今年全球政經情勢發展詭譎,《財訊》雙週刊再度邀請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分析全球政經情勢,並對小英總統提出振興經濟的建議。

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吵得沸沸揚揚,對於台灣究竟利弊如何?美國總統川普、法國總統馬克宏等政治素人執政,對全球政經情勢有什麼影響?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準備退場,經濟前景如何?《財訊》雙週刊8月23日在台北晶華酒店舉行影響力論壇,再度邀請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分析全球情勢,並對台灣政府提出建言。以下是演講摘要。

資本主義社會為什麼會出現負利率,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不但經濟的情況奇怪,連政治也常有讓人跌破眼鏡的消息傳出,例如英國脫離歐盟、原先不被看好的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歐洲極右派政黨抬頭等。

川普入主白宮震驚全世界,主因是我們接收的資訊,往往來自東西岸。美國中部向來被認為是「飛越州」,大家造訪美國,不是直接到東岸的華府、紐約、波士頓等地,就是到西岸的好萊塢、矽谷等地,越過發展比較落後的中部各州。但川普造訪這些地方,問當地民眾「如果我進了白宮,可以為你做什麼?」被忽略20年的民眾覺得有人關心他們了,於是把川普送進白宮。

評川普》
視中國為最大的經濟敵人

川普為了提振美國經濟競爭力,實施兩項政策,第一是基礎建設投資計畫,事實上美國彷彿停留在上一世紀的鐵路等建設,也的確需要改進;第二是法規鬆綁、改革稅務,像我在美國報稅,要準備一吋厚的資料,只好花7000美元找會計師幫忙。因此我認為實施這兩項政策的方向正確。

不過川普其他的政策令人不敢恭維,尤其外交政策,是一個很大的風險。川普認為「世界經濟最大的敵人是中國,而中國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朋友」,因此他拉攏俄羅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了解這種情況,3月甚至飛到佛羅里達,直接和川普說,中國不會再處處和美國作對。這有點令人難以想像,因為中國人最愛面子,習近平人坐在北京辦公室,眼見川普說中國是罪魁禍首,沒等至少半年後再去見面,卻肯在短時間內就去美國示好。不過最近習近平又做了路線調整,雙方關係變得比較緊張。十九大召開之後,中國和美國的互動,值得持續觀察。

美國一年的貿易赤字金額高達7000億美元,很多人丟了工作,這些自由貿易的輸家覺得自己長期被忽略,而川普是美國人民一票一票選出來的,當然必須顧及他們的飯碗。不過在提振本國經濟力之際,川普和各先進國家一樣,都要思考「資本報酬率」的問題。

事實上經濟發展可以分成三個階段,在第一階段,所有勞動力還集中在農村地區,雇主只要付還不錯的工資,這些勞工就願意為他工作。儘管工資沒成長,因為勞動力過剩,雇主就能找到需要的勞工。

看台灣》
被追趕階段,要借錢投資

第二階段是經濟發展的黃金階段,資本掛帥,勞工收入大幅增加,消費力也增加。如果你經營一家公司,這時候必須做兩種類型的投資,首先是增加生產力,其次是提高產能,而這兩者都要用錢,因此資金需求大,投資熱絡,貨幣乘數會來到最大值,這時候貨幣政策就能發揮很大效果。這個階段我們要特別留意不要讓通膨失控,所以央行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每個人都想借錢,所以如果央行沒控制好,貨幣供給大增,將導致通膨飆漲。

可惜黃金階段不會一直持續下去,因為工資提高到一定程度時,資本家就寧可到國外投資,不會透過國內投資來提高生產力或擴充產能,這時候即進入被追趕的階段。在國外、或在新興市場的資金報酬率比國內高,於是國內沒人借錢,也沒有開出新產能,勞動階級收入沒增加,消費力自然下降,貨幣政策無法發揮預期效果。目前台灣就處於這個階段,只是問題不像美國和日本那麼嚴重,因為台灣沒有資產負債表型的衰退。

至於這個問題的解方,我認為是政府必須借錢,不過有一個附帶條件,政府借錢之後要恰當投資,必須是自籌財源型的計畫。在經濟發展的第三階段,唯一會借錢的只剩政府了。私部門雖然也可能借錢,但一邊也可能在儲蓄,他們存的錢還是比借的錢多。

以台灣為例,從2015年的數字可以看出,台灣的家庭在存錢,同時台灣的企業看起來在借錢,不過這個數字是誤導。因為去除了金融企業後,我們可以看到非金融企業不但沒在借錢,反而在存錢,造成台灣利率極低。

如果我們在黃金階段,利率很高,不容易找到自給自足的投資計畫,可是在被追趕的階段,借錢的成本很低,目前台灣十年期公債殖利率也只有1.1%左右,不難找到交通建設、水資源管理等可以自給自足的投資計畫,只要投資報酬率高於政府公債殖利率,就達到財務的自償性。必須由政府來帶頭的原因是,私部門必須追求資金報酬率的極大化,例如國內做只有2%的報酬率,在孟加拉做有6%的報酬率,私部門當然會選擇去孟加拉,因為股東要的是更高的投資報酬率。

經濟真正陷入困境時,就算蓋一條哪裡也通不到的路或橋,也比沒有作為好,因為這樣經濟才不會崩盤。1930年代美國總統胡佛就是不願意花錢在這一類計畫,讓美國陷入大蕭條,四年內美國GDP(國內生產毛額)減少近40%;相形之下,日本九○年代資產泡沫破裂,全國商用不動產價格也掉了87%,但GDP不曾比泡沫頂峰時低,因為日本政府推動了一大堆或許很糟糕的計畫來增加支出。當經濟已經出現問題時,如果政府什麼都不做,經濟就垮了。

論QE》
退場很不簡單,祝葉倫好運

借錢只能靠政府的情況下,我希望蔡英文總統能盡快採取行動,推動相關基礎建設計畫來振興經濟,但第一步是成立獨立的委員會,找到值得信任的專家,大家建立共識。以前一流人才在央行,現在我們要改變思維,真正重要的不是央行政策,而是政府做什麼投資;因此我們應該找國家一流人才進入獨立委員會,判斷哪些計畫具備較高的自償性、應該優先推動。政治人物提計畫往往說得天花亂墜,因此這個委員會要有獨立的專家或學者,不受政治人物的影響。

至於全球投資人都在關注的QE(貨幣量化寬鬆)如何順利退場,我曾經建議美國聯準會主席葉倫「告訴大家QE沒有用」,但她這些年來一直說QE有用。但如果QE真的有用,就表示它提高了資產的價格;一旦QE退場,資產價格就會下滑、利率會上升,所以如果我以推動QE的央行立場來說,一定要先說「QE沒用,所以可以退場」。這件事不可能這麼簡單,我只能祝她好運了。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