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最會溝通的政府, 怎麼了?

2017-08-27
作者: 謝金河

▲(圖/取自蔡英文臉書)

815全台大停電,經濟部長、中油董事長去職,但免除了兩個高階人事,政府又做了什麼?前瞻計畫、一例一休造成極大爭議,其實都暴露的蔡政府溝通不良的弱點。

一年多前,蔡英文挾著超高民意支持,加上馬政府執政8年累積的民怨,輕鬆登上大位,成為中華民國第一位女總統。如今就職一年多,蔡總統的民調聲望卻不斷探底,最令人納悶的是,宣稱最會溝通的政府,似乎與民意的期待落差愈來愈遠。

這次中油員工誤觸供氣閥,造成全台大停電,號稱八百多萬民眾受到衝擊。事發後,經濟部部長李世光率先請辭獲准,隔了兩天,中油董事長陳金德也在輿論壓力中去職;但是,免除了兩個重要高階人事,政府又做了什麼?

深陷缺電危機 政府綠電政策卻說不清

兼任民進黨主席的蔡總統,在民進黨中常會前,對大停電造成全國人民不便,深深一鞠躬道歉,要求檢討弱化的電力系統以及電網安全的強化,行政院院長林全也宣布成立調查小組與系統檢驗小組,然而這些動作看在人民眼中卻十分無感。

在815停電事件前,台灣碰到酷熱天氣,就會供電吃緊,缺電危機一觸即發;7月底,和平電塔遭強風吹襲倒斜,政府說這是「天災」;這次,中油或巨路的員工誤觸供氣閥,是人員操作不當,那麼這是「人禍」;但是除了天災、人禍外,政府做了什麼事?

首先,蔡政府執政非核家園的綠電政策。在2025年終結核電後,台灣的天然氣供電可能占五成以上,其他如太陽能、水力、風力發電或離岸風力發電可能占20%,這些綠能發電都有不穩定性的問題,未來幾年發展綠電,政府怎麼努力?如何達成綠電取代核電的非核家園目標?到今天為止,蔡政府始終沒有說清楚。

其次,對中油、台電的治理。民進黨在野時代,常對特權人士把持台電的採購利益指指點點;現在民進黨完全執政了,居然派不出一位幹練的台電董事長,而是由台電總經理朱文成內升;執政前,民進黨一直有重組台電的計畫,至少先讓電力發展與電網服務分開;但是迄今,台電依然有如深宮大院,完全執政的民進黨政府,對台電一籌莫展。

而中油由新潮流派的陳金德入主,也有違專業經營形象,又在派系分贓上落人口實。中油董事長下台,問題還沒有了,很多人質疑,全台大缺電應是台電董事長下台,怎麼變成中油董事長下台?這是未來電力供應,燃油比重可能占一半的新趨勢。

如果天然氣發電占電力供應五成以上,那麼眼前的天然氣接收站、天然氣儲槽都不夠,還有運送天然氣輪、油輪海上航行的安全等,中油是否做足了規畫?如果派任的人只是派系分贓,大家在採購利益上猛撈油水,民進黨政府怎麼面對人民的期待?

前瞻計畫、一例一休 溝通不良惹爭議

雖然前瞻計畫在立法院硬闖關成功,但也暴露了號稱最會溝通的蔡政府的弱點;照理說,在完成年金改革後,國內內需可能受到影響,政府可向人民說明這個事實,因此,政府必須推動財政支出計畫,由政府帶頭擴大建設,關鍵就在前瞻建設的內容。

我贊成政府主導的公共建設計畫,但是前瞻內容可以集思廣益,不管是8年8800億元,或者是4年4200億元,全民都關注錢怎麼花在刀口上。目前來看,對於把一半的錢砸在軌道建設上,社會大眾很有意見。

既然名字叫前瞻,能不能花500億元來發展AI人工智慧,未來發展AI,半導體是心臟,台灣有非常好的半導體基礎,像是輝達(nVIDIA)創辦人暨執行長黃仁勳,或者是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都不應該在AI這塊缺席;而現在科技部預計一年投入10億元發展AI,實在很小家碧玉。

投入2000多億元發展軌道到底好不好?我不是專家,但既然是政府主導的計畫,至少要把軌道建設當成投資,而不是單純消費;如果政府投下2000多億元,只是開個國際標,請歐、美大廠來建設軌道工程,那麼台灣只是純粹消費,這些錢砸下去了,未來還可能必須承擔營運虧損的問題,如何形成一個軌道產業?像中國大陸發展高鐵,有能力承接世界各國的高鐵建設,這才是從投資形成產業的另一種思維。如果蔡政府懂得訴之以理,好好和民眾溝通,國民黨的反對也會變得很無力。

就像「一例一休」造成的爭議那麼大,面對各行各業的質疑,政府可以婉轉告訴大家,「一例一休」是在立法院經過十分艱難才通過的法案,如果社會各階層有不同意見,執政黨會傾聽民意、集思廣益後,再來思考修法的問題;絕不是第一時間就強硬表示「絕不考慮修法」,這個霸氣回應,讓蔡政府顯得蠻橫。

這個號稱最會溝通的政府,與企業的溝通幾乎都斷了線,在「一例一休」審議期間,工商界關閉協商大門,企業大老與政府間幾乎築起高牆。這次調整最低工資,工商大老又放話,要政府先行加薪,也希望在「一例一休」尚未修法前,暫不宜調整基本工資,但政府仍執意調整基本工資;事後工商界回應只有外勞得到好處,其實隱藏在後的是,本勞、外勞基本薪資可能脫鉤的現實。

想留台積電3奈米 先搞定電力、環評

這些年,政府為企業打拚幾乎成了顯學。像今年6月我走訪愛爾蘭,他們的政府與企業是一體的,每年愛爾蘭內閣團隊都會和企業界懇談,了解未來幾年產業發展趨勢,哪些產業人力會看俏,教育部門會責令大學院系作調整;我在都柏林參觀了幾所大學,這幾年他們培養超過1500位物聯網(IOT)人才,現在各大學都快馬加鞭成立人工智慧相關科系;但台灣的產、學界一直存在很大的鴻溝。

鴻海日前宣布赴美投資100億美元,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為郭台銘舉行記者會,包括副總統、眾議院議長、威斯康辛州長都站在一起,這個畫面讓台灣民眾很震撼。美國媒體報導,川普搭乘直升機時,看到一處福特汽車廢棄舊廠房,就認為這塊地最適合郭台銘來設廠。川普喊出製造業重返美國,他努力實踐美國第一的夢想,最簡單的目標是爭取製造業在美國設廠。

如果拿這個案例來檢視蔡政府,這次缺電危機,很快就浮現一個議題:台積電的3奈米先進製程會不會留在台灣?台積電是台灣最重要的企業,台股總市值31.8兆元,台積電就占5.6兆元,我們要不要留住台積電3奈米的工廠?怎麼留住台積電?到今天為止,沒有看到蔡政府任何具體意見與承諾。

蔡總統標榜是最會溝通的政府,那麼此時是不是可以由蔡總統帶著政府團隊,與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團隊來一場懇談協商;尤其當前台灣電力告急,未來台灣供電計畫為何?如何留住台積電?最會溝通的政府怎麼不先和企業溝通?

目前台積電20及16奈米在南科14B廠,7奈米及10奈米在中科,5奈米在南科,3奈米原計畫在南科高雄園區路竹基地,現在看起來不太可行;以未來南科5奈米廠一年用電量75萬瓩,3奈米需要210萬瓩,這麼龐大的用電量,和蔡政府的綠電計畫與非核家園目標完全背道而馳。

假如台積電3奈米我們留不住了,那麼發展逾一甲子的半導體產業又將何去何從?這是815全台大停電,值得先天下之憂而憂的省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