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史蒂芬.羅奇

耶魯大學教授 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前任主席

史蒂芬.羅奇:解讀中國的經濟韌性

2017-08-23
作者: 史蒂芬.羅奇

▲(圖/Pixabay)

險惡的亞洲危機塵埃落定時,人們發現,中國經濟幾乎毫髮無傷:GDP實質成長率僅短暫放緩。最近對中國經濟的這波悲觀看法,焦點在於中國面臨兩大阻力:去槓桿和與此相關的房市緊縮,但這種西方觀點再次失準。

中國經濟表現再次證明,權威人士的悲觀預測顯然是過於憂慮了。中國經濟成長連六年放緩後,GDP(國內生產毛額)實質成長率2017年看來將小幅回升:剛公布的第二季6.9%年化成長率高於去年6.7%,也顯著高於國際預測者的普遍預期;這些人數個月前預期中國經濟成長率今年接近6.5%,且一八年將再放緩至6%。

從生產者模式到消費者模式

我早就指出,集中注意中國GDP成長率,會忽略左右中國成長辯論的較深層問題。這是因為中國經濟正經歷不同凡響的結構轉型:製造業導向的生產者模式,正讓位給愈來愈強大的服務導向的消費者模式。就此而言,GDP整體成長放緩是無可避免,也是可取的。認為中國經濟脆弱的看法,必須放在這種脈絡下思考。

相關爭論歷史悠久。1990年代末亞洲金融危機期間,我首次聞到這種爭論的氣息。當年泰國、印尼、韓國和台灣的經濟一個接一個受衝擊,人們普遍認為中國將是下一個。《經濟學人》九八年10月封面故事的生動配圖說明了一切:一艘中國帆船正要被強大的漩渦吞沒。

但這種預期錯得離譜。險惡的亞洲危機塵埃落定時,人們發現,中國經濟幾乎毫髮無傷:GDP實質成長率僅短暫放緩,九八至九九年降至7.7%,隨後十年回升至10.3%。

金融海嘯期間中國的經濟韌性,一樣很能說明問題。全球經歷一193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萎縮之際,中國2008至○九年經濟年均成長率仍高達9.4%─雖然顯著低於危機爆發前三年間不可持續的12.7%,但僅略低於1980年後30年的趨勢成長率10%。事實上,如果不是中國經濟在危機的深淵保持強健,全球GDP在○九年不會僅萎縮0.1%,而是將大跌1.3%,而這會是全球經濟在二戰之後最嚴重的衰退。

中國經濟面臨的兩大阻力

最近對中國經濟的這波悲觀看法,焦點在於中國面臨兩大阻力:去槓桿和與此相關的房市緊縮;也就是說,悲觀論者認為中國面臨日式的經濟停滯。但這種西方觀點再次失準。一如日本,中國是高儲蓄的經濟體,其龐大債務多數為內債。而且相對於日本,中國要避免經濟成長難以持續的問題,有更大的迴旋空間。

國際貨幣基金(IMF)資料顯示,中國國民儲蓄一七年估計將達GDP的45%,遠高於日本的28%。日本政府債務總額高達GDP的239%,但一直能避免爆發主權債務危機;中國主權債務僅為GDP的49%,防止經濟內爆的條件比日本好得多。

當然,中國無疑有企業債台高築的問題:非金融業負債一六年末估計高達GDP的157%(○八年末為102%)。因為新增債務集中在國有企業,中國未來數年更有必要改革國有企業。此外,我們總是有好理由擔心中國房市。中國壯大中的中產階層需要負擔得起的房屋。中國城市人口比率從1980年的20%增至一六年的56%,三○年很可能將高達70%,房屋問題因此絕非小事。

但這意味著中國房市不同於已充分城市化的其他主要經濟體,在需求方面享有充裕的支持:未來10至15年間,中國城市人口很可能將保持1%至2%的年化成長率。因為中國房價自○五年以來上漲近50%(根據國際清算銀行與IMF的全球房市觀測數據,中國房價漲幅幾乎是全球常態水準的5倍),關注負擔能力顯然是合理的。中國的挑戰在於審慎管理房屋供給的成長,滿足城市化的需求,同時避免過度的投機和危機的資產泡沫。

在此同時,中國經濟目前正受惠於一七年初的強勁週期動力。6月出口較去年同期成長11.3%,表現遠優於受危機後全球經濟復甦乏力拖累的前幾年。此外,至一七年中,實質零售銷售年化成長率達10%,比6.9%的GDP成長率高45%,反映家庭收入成長可觀,以及電子商務產生的經濟動力日益強勁(媒體相關報導可能還不足)。

西方悲觀論者一直以看本國經濟的方式看中國經濟,這是一種典型的錯誤,而耶魯歷史學家史景遷多年前在他影響深遠的著作中,早就針對這種錯誤提出警告。這些悲觀論者普遍假定重創日本和美國的資產泡沫,將對中國構成同樣的威脅。他們也假定,中國近年仰賴大量舉債的經濟成長,也將導致其他地方類似經歷造成的後果。

他們難以抗拒將已開發經濟體受危機衝擊的經驗教訓套在中國身上。這種方式過去一直證實是錯誤的,現在同樣是錯誤的。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