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伊爾艾朗:全球金融體系有多健康?

2017-08-09
作者: 伊爾艾朗

▲(圖/Pexels)

最近數週,歐美政策制定者均確認金融體系強健和穩定。聯邦準備理事會6月宣布,美國所有銀行均通過最新的年度壓力測試。聯準會主席葉倫暗示,「在我們的有生之年」,可能不會再有金融危機。

在此同時,金融穩定委員會(FSB,監督各國監理方式、確保它們符合全球標準的國際組織)在致20國集團(G20)領袖的一封信中宣稱,各國正消滅「影子銀行的有毒形式」。

金融風險轉向非銀行活動

簡而言之,鞏固全球金融體系的持續努力無疑已有成效,尤其是在增強緩衝資本和清理銀行體系關鍵部分的資產負債方面。政策制定者最近這些自信的話,可以安撫一些人,因為不少人擔心當局不夠有為,未能降低系統性金融風險,確保銀行服務實體經濟而非威脅其福祉。

但是,我們現在還不能說金融體系的健康已完全沒問題。在歐洲某些國家,鞏固銀行體系的努力仍嚴重落後。而更重要的是,金融風險繼續轉移至非銀行活動。

不負責任的冒險行為在2007至○八年幾乎導致全球經濟陷入多年的蕭條狀態之後,先進經濟體的監理機關和央行大力鞏固它們的金融體系。當局起初集中針對銀行,而銀行業者如今已增強了它們可承受風險的緩衝資本,清理混濁的資產負債表,增強了流動性,提高了透明度,縮窄了高風險活動的範圍,並調整了內部誘因設計以防止不顧後果的行為。此外,清算快破產和已破產銀行的程序也改善了。

除了鞏固銀行體系外,決策當局在推動衍生商品市場標準化、提升其健全性和透明度方面也有進展,而這也降低了納稅人未來必須拯救不負責任金融機構的風險。此外,支付和結算系統也已變得比以前安全,因此減輕經濟活動像○八年第四季那樣「驟停」的威脅。

各國在FSB的支持下協調它們的監理措施,情況令人鼓舞。國際間加強協調降低了監理套利的風險,也能處理英國央行前總裁金恩所講的銀行「生時國際,死歸本國」的問題。

美國和英國在改革方面領導各國,歐洲則努力追趕。假設歐洲如當地決策者所願,在金融改革方面能迎頭趕上,則除了美國銀行體系如葉倫所稱「遠比以前強健」外,在全球銀行體系中具關鍵地位的其他已開發國家,也將像美國那樣。此外,FSB信心滿滿的說法(「改革已經處理了導致全球金融危機的斷層線」)將得到更多支持。

全球資本市場的三大新生風險

但是,現在還不是宣告勝利的時候。雖然FSB聲稱金融體系變得「比以前安全、單純和公平」,但它也承認,「一些新生風險若坐視不理,可能阻礙G20實現強健、可持續和均衡的經濟成長。」

作為全球資本市場的觀察者和參與者,我看到三大新生風險。

首先,隨著受到嚴格監理的銀行自願或不自願地終止某些活動,它們的角色被不受相同監理標準約束的非銀行機構取代了。

第二,非銀行體系的某些領域如今受「流動性錯覺」問題困擾:對從事某些交易(例如高收益債或新興市場公司債)的客戶,某些產品的流動性承諾可能過度樂觀,而這些客戶特別容易因為市場波動而受衝擊。在此同時,指數股票型基金(ETF)大行其道,而相對於較大較複雜的最終用戶,金融中介機構萎縮了。

第三,大數據、人工智慧和行動技術的進步,造就了破壞式創新,如今,正顛覆愈來愈多原本根基穩固的產業,但金融體系尚未感受到其充分的影響。此外,金融科技(FinTech)活動目前未受到適當的監理,也未經歷一個完整的市場週期考驗。

當然,威脅全球經濟成長和繁榮的又一場系統性金融危機,很可能不會源自銀行體系。但是,目前要斷言我們已擺脫威脅金融體系的所有風險,則為時尚早。

因為風險已經改變,而且已轉移至銀行體系以外,監理當局將必須加緊努力,並著眼於銀行以外的更大範圍。畢竟如《華爾街日報》的葉偉平(Greg Ip)一五年指出:「致力將風險擠出經濟體系,可能就像擠壓水床:風險往往在別處重新冒出來。金融危機爆發後,當局降低金融體系風險的努力,可能也是這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