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歐洲經濟復甦 只是甜蜜假象
表面上失業率下降了 災難性後遺症卻如影隨行

2017-07-25
作者: 鍾思(Claire Jones)

▲(圖/達志)

歐洲債務危機自2013年初爆發至今,失業率首次降到10%以下, 歐元區新創了600萬份工作;但部分專家憂心,災難性的後遺症依然揮之不去。

24歲的亞歷山卓(Alexandru)是歐洲金融風暴下的幸運兒,他12歲從羅馬尼亞移民到義大利,現在在米蘭附近小鎮的一家印刷廠,找到一份印刷工的工作,而且不是臨時工。他說:「這個地方不錯,有假期、有保險,生病也有薪水,我以前上班的地方什麼都沒有。」

亞歷山卓的個人際遇,其實反映出歐元區的一大變化─經過10年的緊縮之後,就業市場已經開始扭轉。歐洲債務危機自2013年初爆發至今,歐元區新創了600萬份工作,失業率首次降到10%以下,今年五月降到八年來的新低9.3%。這次就業復甦的涵蓋範圍很廣,而且受風暴打擊最嚴重的國家中,西班牙與葡萄牙的失業現象大幅改善。

就業情況好轉 品質未提升

當然,前面還有長路要走。在米蘭以南50公里、亞歷山卓所住的福格拉(Voghera),青年失業率還是很高,而且對很多人來說,目前都只是從事沒有保障的短期工作。亞歷山卓說:「我每十位朋友當中,只有一位有工作,這對我們這一代而言,實在是很慘的情況。」他和很多朋友一樣,都還和父母一起住。他說:「我和父母聊往事,聽起來是今不如昔,過去他們都有機會立業、成家。」

歐元區勞力市場復甦,讓經濟學家感到意外,企業提供工作的速度,很多人都沒料到;然而,歐元區就業情況固然好轉,就業的品質卻讓人打問號。

即使是經濟體質較好的德國,薪資成長還是乏善可陳。高比率的不充分就業,證據比比皆是,許多兼差工想要更多的工時,卻不得其門而入;新出現的就業機會,也往往朝不保夕,臨時工或短期約聘在很多國家已是常態。部分專家認為,就業危機拖這麼長,很多人已經放棄在就業市場覓職的希望,一去不回。

歐洲央行的決策者對就業市場的復甦感到高興,但對薪資遲遲不見成長則深表關切;因為,薪資增長才是經濟真正強勁復甦的有力證據,才能讓決策者放手緩和當年祭出的刺激經濟特殊措施。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近日表示: 「勞力市場就業的確有顯著增加,但也有證據顯示,新工作中很多『 低品質』就業機會─短期工作、兼差性工作。」

經濟學家最近推出一套衡量失業的方式,把希望提高收入的兼差工,以及已經離開勞動市場的勞動人口全部計入;依照這個算法,歐元區的失業率高達18%,幾乎是官方失業統計數字的兩倍。

失業率下降 拉抬股、匯市

此刻,隨著歐元區就業復甦的力道和廣度擴大,原有的審慎樂觀,已感染了股市、匯市和債市:道瓊歐盟50指數(Euro Stoxx 50 )今年迄今漲幅近15%。如果復甦持續,同時央行對刺激政策鬆綁,市場的回應將是:歐元兌美元締下一七年最高紀錄、德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揚升。

法國總統馬克宏的當選,也助長樂觀情緒。法國雖是歐盟繁榮的「核心國」,卻背負著高失業率,許多人寄望馬克宏能推動就業市場改革方案,提升歐元區第二大經濟體的就業與成長。

不過,德國第三大零售銀行 ING-DiBa經濟學家巴澤斯基( Carsten Brzeski)認為,讓人相信經濟已快速復甦的理由有限。他說:「歐洲央行似乎以為勞力市場的問題是暫時性的,但這完全是如何定義的問題;『暫時』的問題可能會『暫時停留很久』,未來幾年很難看到薪資快速上升。」

在官員辯論薪資成長之際,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呈現一片榮景。觀光客增加了,貧民區的房地產漸受歡迎、買氣大增,許多法國退休族,利用年金稅賦優惠來購屋、移居。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預測,葡萄牙今年經濟成長率可擴大至2.5%,超出歐盟平均成長預估;政府10年期公債殖利率降到3%以下,幾乎是一年中的最低水平。這和幾年前大不同,一一年葡萄牙經濟艱困,不得不接受國際的懲罰性救援計畫,公部門的薪資和年金雙雙被砍,失業率激升,一三年初失業率攀至高點17.5%。

今年5月,葡萄牙等地失業率跌到9.4%,只是這個數字仍比經濟較強的德國等高出甚多。葡萄牙中間偏左路線的總理柯斯塔(Antonio Costa)表現優於外界預期,他交出的經濟成果,讓批評他的人百思不解;他反對撙節、拒絕若干勞動市場改革,批評者原本認為這將導致另一次債務危機。

葡萄牙再起 中產階級無感

里斯本的經濟振興帶動房地產價格劇漲。40歲的建築師桑帕伊奧(Catarina Sampaio)說:「先前葡萄牙前政府發出的信息令人沮喪,讓人沒有希望;但現在大家心情不一樣了,變得更為樂觀。」葡萄牙足球代表隊去年稱霸歐洲大賽、葡萄牙歌手在歐洲歌唱大賽中奪冠,在在提振了葡萄牙的民族情緒。

不過,桑帕伊奧擔心,里斯本再起,利益卻未能雨露均霑。她說:「我今年工作機會變多了,但與身分提升毫無關係,中產階層像一個我們打不進去的平行世界。」她表示,葡萄牙的企業受到「綠色發票」制度保護,部分企業雖然會提撥員工的養老金,卻可長達三年不發給員工長期合約。葡萄牙政府正在檢討並設法解決問題,為超過10萬的就業人口爭取永久工作聘約。

桑帕伊奧表示:「自從拿到建築學位後,我的生活充滿不確定。我從來沒有在公司做過事、從來沒拿過公司提供的相關福利,凡事我得自己張羅。像我這種情況的人比比皆是,我們多半是自雇自的自營商。」

她說:「這也是新一類的非典型不確定,建築行業一直面對這種情形,現在連建築師也一樣。」桑帕伊奧的經驗是歐元區很多地方的現象,一三年第二季到一六年第四季間,歐元區創造出的520萬份工作機會中,有210萬份是短期工作;而地中海沿岸經濟體的短期工作比率更高。

經濟學家希望在經濟復甦站穩之後,企業將提供就業者更長的工時與長期契約。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指出:「我們需要耐心,我們知道勞動市場的不振已有起色、產能缺口正開始縮減,有了這些條件,未來就業機會的品質會改善,生產力也會增加。」不過,在歐元區一些邊陲地區,危機留下的傷疤可能是永久性的。

前途茫茫 義大利青年出走

經濟人類學家、英國杜倫大學教授方特佛蘭契斯柯(Michele Fontefrancesco)說:「自九○年末期之後,義大利的就業就愈來愈不確定;而義大利和其他地中海國家的勞動人口,從一家公司移動到另一家公司的凌亂現象,愈來愈常見。」他指出:「要進入有社會資本的行業愈來愈難,你比你的父親多花了3、5年求學,但收入卻比他少。」

31歲、住在義大利西北部亞歷山德里亞(Alessandria)的貝里尼(Agnese Bellieni),也感覺多年的教育回饋不足,歐元區復甦的效益似乎與她擦肩而過。貝里尼拿到文學博士學位後,希望擔任專任教師,但她卻只能找到兼任和不確定的差事:市場研究、拉丁與古希臘語家教,每月最多只賺1500歐元(約5萬3000元台幣)。

貝里尼說:「的確有些人工作時數開始變多了,但我不覺得有什麼大翻轉。」貝里尼夫妻育有一子,丈夫的工作也是短期性質。她說:「我希望能多一點安定,在經濟和情緒層面都是。」

貝里尼表示,很多像她這個年齡的義大利人,因為對前途灰心,都離開了義大利,其他人則不再抱希望;但她認為,繼續留在勞動市場非常重要,她甚至願意到離家一小時距離的山間小村莊,接受一個低待遇教職,只為了留在市場。她說:「不灰心喪志的人遲早可以出頭;放棄的人就永遠與此無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