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生活
HOT

塗翔文

影評人及自由作家

塗翔文:楊德昌的台北物語三部經典作品 今夏最重要的電影饗宴
三部經典作品 今夏最重要的電影饗宴

2017-07-09
作者: 塗翔文

▲(圖/翻攝自BagoGames Flickr)

楊德昌的電影後坐力十足,他對台灣社會一針見血的針砭, 絲毫不受時間所限,像是愈沉愈香的老酒,喝來讓人宛如醍醐灌頂。

台北電影節正式開跑,今年將過去頒發的「卓越貢獻獎」正式更名為「楊士琪卓越貢獻獎」,紀念當年這位電影記者,為維護台灣新電影的創作自由而對抗體制的道德勇氣。我榮幸成為遴選委員之一,最終選出當年默默為新電影扮演推動者角色的文化人詹宏志為得獎者。在「台灣電影宣言」滿三十周年之際,此獎的更名與頒發,激盪出更具意義的火花。

無獨有偶,今年6月29日亦是新電影重要戰將楊德昌導演逝世十周年,香港電影節、桃園電影節先後籌辦紀念專題,同樣呼應台灣新電影浪潮至今超過三十年的影響力。台灣片商趁勢重新推出楊德昌作品《海灘的一天》、《青梅竹馬》、《一一》的數位修復版映演,無疑是今夏最重要的電影饗宴。

三部經典名作  修復重映

侯孝賢、楊德昌就像台灣新電影的兩座山頭,兩人風格各有千秋,各自精采。以我自己的經驗,年少時代很快就折服於侯孝賢的感性:像是《童年往事》的生死觀、《悲情城市》的家族與家國命運、《戀戀風塵》的青春失戀與終於豁達。

那時涉世未深,總覺得楊德昌太嚴肅,雖然犀利如手術刀,卻難有立刻反應的喜怒哀樂。

但隨時間緩緩進展、年歲增長,生命的歷練多了,眼光慢慢從自己身上拉高移往整個城市、人群與這個世界,楊德昌的電影反而後坐力十足地愈見光彩,他一針見血的針砭,藉由複雜的人物網絡,反映台灣社會現狀的尖銳觀察,絲毫不受時間所限,愈發像是愈沉愈香的老酒,既深邃又濃烈,喝來讓人宛如醍醐灌頂。

尤其《海灘的一天》、《青梅竹馬》、《一一》這三部皆以台北為主要背景的電影,雖沒有情節上前後關係的必然性,但時隔多年再重新檢視、並置欣賞,似乎更能反映台北這座城市的劇烈變化。有時透過電影裡看見一座城市的演進,並不見得拍到最多的街象風景,或是置入最多的新聞事件才最有感,而是真真實實地拍出所謂「人」的樣貌。透過這三部楊德昌的電影,反而更能喚起觀者對台北不同時代氣味的回想,其實亦是精準映照自身的成長與心理經驗。

從瑣碎生活  看時代看個人

三部電影裡都有時空的差距。時空的距離,不只環境改變、經濟改變,人更是會變的。在這樣的變化裡,人因現實而幻滅、成長,從純真走向世故;那不同的價值觀、傳統與現代的隔閡,甚至是一種難以言詮、又無奈至極的對立,不知不覺地就在你我身邊築起一道道的心牆。楊德昌非常懂得詮釋這種狀態,從角色投射時代,再由時代關照個人。

《海灘的一天》是他的第一部劇情長片,它大概是我個人心目中、台灣影史上最出色的女性電影之一。兩位年齡相異的女性好友,分開多年後重逢聊著往事、追憶青春,在那個自由戀愛還不被允許的年代裡,兩個女孩面臨不同的愛情抉擇,也將各自面對無法預料的未來。電影看似理性平和,藉回憶敘事,層層疊疊之中,楊德昌詮釋了具有時代跨度的社會觀察,而且是透過女性的角度,溫柔、勇敢,卻又深刻動人。

《青梅竹馬》與《一一》雖相距15年,但我一直覺得某個程度上來說,後者像是前者創作精神上相通連的另一部續篇。在《青》片裡,侯孝賢與蔡琴飾演一對從小一起長大的未婚情侶,男方思想與行事都抱著老式台灣家庭的邏輯,與觀念上漸漸西化的女方之間,在價值觀上逐漸拉開差距,終致最後悲劇的來臨。

表面上這部電影裡並沒有太多劇烈的情節,都是些生活瑣碎事件的堆積,但楊德昌幾乎用一段長期的男女關係,象徵當時台北都會生活中、屬於傳統與現代的斷裂。對我來說,這是楊德昌最感性的電影,他讓愛情陷入心理層面的重重考驗,我們在侯孝賢與蔡琴兩方之間掙扎,無關對錯是非,攤在眼下的卻是最難解的殘酷現實。

至於讓楊導在法國坎城影展拿下一座最佳導演獎的《一一》,則也有吳念真飾演的中年男人,在舊愛與現實、過去與現在之間游移,彷彿《青梅竹馬》的議題更加擴大。透過這個中產階級家庭成員的各有心事、各懷鬼胎,婚姻的現實、血親的羈絆、理想的磨滅,最後竟回歸到家中年紀最小的兒子身上,反而從他童稚的觀點,闡述最簡單的人生道理。更特別的是,這是《一一》問世十餘年來,第一次正式在台商業映演,對新一代的影迷來說,完全是珍寶重新出土的難得機會。

《青梅竹馬》的英文片名叫作「Taipei Story」,硬要翻成「台北物語」亦無不可,正巧與前一陣子造成轟動的話題電影《台北物語》「撞名」。

許多評論不可思議地盛讚這部明顯是拍壞了、完成度大大不足的新片,說它如何反映出這座城市裡扭曲與荒謬的價值;相較之下,我不想陷入為那部世紀奇片推波助瀾的荒謬情境之中,與其負面吹捧那樣一部電影,不如回頭看看楊德昌20多年前的台北物語,時光荏苒,這才是真真正正的精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