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陳耀昌

內科醫師、台大名譽教授、台灣史小說家

陳耀昌:外省第二代的原住民血緣

2017-07-15
作者: 陳耀昌

▲(圖/翻攝自Tommy Wong Flickr)

1949年大分裂,在文化上豐富了台灣先前相對單純的閩粵漢文化,也大大增加了台灣住民的DNA多樣性與文化多樣性,產生「新漢華文化」。

最近「外省第二代」這個名詞又見諸媒體。我自己不用「外省」這個名詞久矣。自從參與1998年的國民大會修憲,廢省也好,凍省也好,何來「外省」?所以我都用「大陸」。我用的「大陸」是地理名詞,非政治用語。通常我用PRC代表今天中國政府,最為精確,不會被誤解。

自八○年代,我看到不少朋友的父親是大陸人,母親是台灣人,台灣話說得也很溜,更是完全認同台灣,卻被叫作「外省第二代」,心中很納悶。為什麼他們被稱為「外省第二代」,而不是「來台第二代」?當然這是儒家父權觀念的影響。然而30年後的2010年,父權主義式微,太陽花已證明「外省第三代」非常認同台灣,何以還有「外省」的名詞?在我的觀念,除了地理上「他鄉日久是故鄉」,以DNA觀點而言,更是「純種日久變雜種」,與台灣福佬或客家幾乎已毫無二致。

歷史上,世界上只要是戰亂或饑荒之移民,都是男比女多。公元四世紀因「五胡入華」(我不使用「五胡亂華」,要說也只是「五胡亂漢」),漢人自中原南遷。這些「八姓入閩」的中原男性漢人,到了福建,必須娶當地原住民女性,才能傳宗接代。男性漢人與當地百越女性所生福建漢人,有了百越DNA,於是稱為「南方漢人」。而在中原地帶,入侵的草原民族與中原女性漢人生下來的後代,則稱為「北方漢人」。從此再無純種漢人。

1949年大分裂 造就新漢華文化

到了17世紀,來台漢人,不論在荷治時期的漳、泉勞工,或東寧時期的明鄭將士,或18世紀冒清廷禁令冒險渡黑水溝來台的閩、粵移民,皆是男眾女寡(10至20比1)。男性移民必須娶台灣南島語系的平埔或高山原住民才能傳宗接代。

於是南方漢人與台灣南島語族原住民結合。其後代乃同時擁有漢族、百越及南島語族之DNA,成了「台系漢人」的特色。這是漢人首度與南島語族產生混種DNA,但只限於南方漢人,沒有北方漢人。

1945至49年,大陸國民黨政府帶著150萬「大江大海」人士,投入台灣懷抱,仍以男性為多,雖然比例不如清代懸殊。於是有不少漢、滿、蒙、回、藏男性也與台灣女性生兒育女。這些人生下的,雖然通稱為「外省第二代」,但已有了台系漢人DNA,也有了南島語族DNA。

這就是楊儒賓教授在《一1949禮讚》中所說的,1949年大分裂,在文化上豐富了台灣先前相對單純的閩粵漢文化。而台灣的南島語族DNA也第一次與閩粵之外的漢人(包括北方及楚系南方、雲貴南方漢人)大結合,而成為新種漢人,或與其他非漢族結合而成為新種華人。因此楊儒賓指出,1949年大分裂,大大增加了台灣住民的DNA多樣性與文化多樣性,產生「新漢華文化」。

台灣族群多元 民族大混血

70年過去了,台灣已有外省第二代、第三代甚至第四代,經由與台系漢人及原住民的結合,南島語系DNA含量也愈來愈多。那麼,若以出生地或以DNA而言,還有所謂「外省人」嗎?

例如,被狹隘人士視為「外省第二代」的非常愛台人士,他的父親來自河南,是1949年以前台灣少見的北方漢人,媽媽則來自台灣中部小城。我們來算一算,他身上留有多少南島語族DNA的血液?或者廣義地說,媽媽為台灣女性的所謂「外省第二代」,他們身上有多少百分比的「南島語族DNA」?(這個問題大概會使不少人發愕吧!)

我們首先要問的是:這位外省第二代的台灣媽媽,如果是福佬或客家,會有多少平埔血緣?

我們先假設,這位外省第二代台灣媽媽的男性祖先甲,如果他(見下頁圖內紅框)約於1840年生(道光年間),六○年(咸豐年間)移民來台,六五年與台灣平埔女性結婚,七○年(同治年間)生下他們的第一代。以年齡來說,這位男性祖先甲是台灣媽媽的曾祖父,也是其父系家族唐山來台第一代,這位純平埔女性算起來差不多是這位台灣媽媽的曾祖母,外省第二代的高祖母。

我們再假設:這位台灣媽媽的曾祖父甲與外曾祖父乙,都是約在六○年來台。那時仍是「一個某卡贏三個天公祖」,所以這位外省第二代的台灣媽媽會有平埔曾祖母及外曾祖母。而他們這位七○年生的小孩,在九○年要成家時,翻開台灣人家譜,大概也是娶平埔居多(以後純種平埔就不見了)。

於是,我們畫出的譜系與答案如下頁圖表所示。並推論出:從台灣史看來,每一個來台超過二百年的漢人家族(包括福佬及客家),大多有兩代純種平埔女性祖先。而外省第二代或外省第三代的家族,完全沒有本省籍媳婦或女婿者,幾希!也就是說,沒有南島語族之DNA者,幾希!

那麼,再退而求其次,在圖中譜系內,我們不必有兩代女性祖先是平埔,只有一代女性祖先是平埔,那麼,也還有15%的平埔DNA。

換言之,21世紀台灣島上絕大多數漢人都是台系漢人。生活在台灣的居民,保守而言,幾乎都至少擁有15到30%的南島語族DNA。所以在血緣上,已經沒有什麼本省人、外省第二代或第三代的差別,「統統都是台灣人!」

國家認同 血緣並不重要

所以這個島上,不但所謂「本省人」的DNA很混,所謂「外省人」的DNA也很混。1949年的大分裂,提供了大江南北的各種新血,使台灣人血緣及文化都更多元化。

所謂外省第二代,自台灣平埔母系社會的觀點看來,應是來台第二代。雖然我講了一堆血緣,但是,在國家的認同上,血緣並不重要,例如歸化美國籍的亞洲人或非洲人,主要是認同美國社會的制度與價值觀。

台系漢人由血緣視之,是「平埔化漢人」;由文化視之,是「漢化平埔人」。而在認同上,是民主、自由、法制等普世價值,強調多元文化、族群共榮,因為台灣是移民社會。這就是今日台灣的主流共識。

今日台灣,是多元混種的移民社會,自17世紀至1949年大分裂至近年的東南亞新娘,台灣人的家庭一直在接納新血緣,經由通婚,台灣家庭早就混有漢族、南島語族、傣侗、東南亞、日本,甚至全球性的阿拉伯、白人等血緣。在台灣,我們珍惜的是普世價值的民主、自由與法制,是多元族群與多元文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