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新產業

周奕成

創業人、創作人 大稻埕國際藝術節發起人

周奕成:循環經濟與認同經濟

2017-06-16
作者: 周奕成

▲(圖/Pixabay)

要廠商改採循環經濟方式生產,並不是一蹴可幾。在推動循環經濟的過程中,我個人提出一個思考,即是「認同經濟」必須同時加入作用。

去年蔡英文總統上任時宣示「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是重要政策目標之一。台灣不是最早推動的國家,德國早在1994年就有以循環經濟為名的立法,歐盟、日本都有循環經濟的政策與立法配套。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在2006年將循環經濟納入「十一五」,並在○八年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循環經濟促進法》;可以說,循環經濟確是各國政府極重視的一股潮流。

改變生產模式  才具有長期效應

循環經濟所談的是「重新設計」、「重新利用」,目標是「零廢棄物」,也就是所有廢棄物都成為再利用的資源。早期的循環經濟概念屬於環境保護主義的範疇,但近年來循環經濟已經超越環境保護,而成為符合產業經濟邏輯的一種經濟發展模式;也就是說,不只是為了環保的理由而去提倡廢棄物回收再利用,而是要讓回收再利用成為可獲利的產業,也讓物資與資源的循環成為經濟成長的動力。

循環經濟如何脫離單純的環保意識,而成為經濟發展的模式?關鍵在於廢棄物回收與再利用、再製造的成本,將逐漸低於取得新原料的成本。從上個世紀的大宗商品價格統計圖表來看,自從西元2000年以來,歷經一百年的原物料價格持續下降的趨勢已徹底反轉,轉為快速上揚。大宗商品價格上漲至一○年,已超越過去一百年所累積的降幅。往後很顯然地這些原物料的價格還會持續向上攀升。

原物料價格的上漲,驅動了經濟模式的變革。我認為消費模式的改變是其短期的效應,而長期效應則是生產模式的改變。現在流行的所謂「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即是原物料上漲帶動生產成本上漲,所造成的社會集體消費行為改變之一。而「產品即服務」(Product as a Service,PAAS)則是其中的商業模式之一。

「產品即服務」基本上就是把原來賣斷給消費者的產品,作為某種租賃合約形式,搭配原生或第三方附加服務,提供給消費者。消費者原本的習慣是一次性付錢「擁有」某項產品,現在變成週期性付費去「享有」某項產品的使用權以及附加服務。這在實體商品的消費方面與原物料價格上漲有密切關係。

「共享經濟」或「產品即服務」主要是在消費端的改變。這對個人消費者來說可能比較划算,對廠商來說則是獲得了持續收費的商機。但從地球生態的角度來看,共享經濟只是分攤了產品的成本,減少部分的廢棄物,並沒有從產品的生產面做徹底的變革。例如共乘汽車、共用自行車的網路服務,或是住家旅宿的網路服務,可能減少了部分人買車,或減少了部分旅館的興建,但並沒有從原料及生產技術上徹底改變汽車製造及建築營造。換言之,汽車生產仍舊使用許多無法回收的鋼鐵和塑膠,報廢汽車仍舊成為巨大的廢棄物堆積。

然而,這些消費面的變革,無法解決因地球資源耗竭造成的大宗商品原物料價格上漲問題。因此,我們需從生產端去做更徹底的改變,也就是要把視野放大到整個經濟體系的資源循環再利用,也就是「循環經濟」。循環經濟要求的幾乎是我們人類整個經濟大腦的重新思考。生產的技術要變革,生產的原料要再發現,回收的技術與商業模式要發展,在在都是對工業化經濟發展模式的反省與檢討。

循環經濟固然有原物料價格與回收能源物資價格的成本關係在驅動,但短期來說仍很難改變一般廠商的生產方式。也就是要既有廠商改採循環經濟方式生產,並不是一蹴可幾。在推動循環經濟的過程中,我個人提出一個思考,即是「認同經濟」(Identity Economy)必須同時加入作用。

消費者付出溢價  驅動生產變革

所謂「認同經濟」指的是個人自我身分的認同,會影響其經濟行為的選擇。換言之,並不只是價格或可比較的效益會影響人的經濟選擇,而是人所認同的群體之價值觀也會造成影響,甚至是根本性的影響。如果消費者認同循環經濟的理念,或認為自己應該加入支持循環經濟的社會陣營,則可能願意付出較高的商品價格,來購買符合循環經濟理念的廠商所生產的產品。消費者願意接受這樣的溢價,是生產模式變革過程中必要的助力。

從認同經濟的角度來談政府如何促進循環經濟,可以帶來另一層次的啟發,即政府的角色不僅限於在稅收減免或補助獎勵,而是在更高規格的社會公眾教育。如果我們的政府領導者真實理解到,循環經濟並不只是另一個用個三年即可丟棄的產業政策口號,而是真正的人類歷史性經濟變革,那麼政策思維也要重新設計,政策資源也要重新配置。在產業諮詢、社會教育方面,必定要做更多的努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