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諾貝爾經濟學得獎得主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來自反全球主義者的教訓

2017-05-30
作者: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圖/Pixabay)

保持開放是經濟快速成長和繁榮的關鍵。但如果國家要保持開放和民主,國民必須確信社會不會有很大一群人將大幅落後,而且得不到照顧。

馬克宏當選法國總統,全球因此鬆了一口氣。至少歐洲看來不會像美國那樣,因為選出一位新總統而被迫走上保護主義的路。

但全球化的倡導者應暫緩慶祝:在許多其他國家,支持保護主義和「不自由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的勢力正在壯大。一個公然宣揚偏狹觀念而且說謊成性的人可以贏得那麼多選票(媲美川普在美國的成就),而且極右派的瑪琳.勒龐可以進入法國總統第二輪選舉,都是我們應當深感憂慮的事。

體制不改 反全球化浪潮不會平息

有些人假定,川普差劣的管理表現和明顯的能力不足,應足以打擊其他地方的民粹熱情。此外,美國支持川普的「鏽帶」(沒落的工業區)選民,四年後境況幾乎一定會變得更差,而理性的選民肯定能理解這一點。

但是,如果你認為世人對全球經濟的不滿(至少是對中產或前中產階級中許多人受到的對待之不滿)已經觸頂,那是錯誤的。如果已開發自由民主國家維持現行政策,工作不保的勞工將繼續與體制疏遠。許多人將覺得,至少川普和勒龐之類的人宣稱感受到他們的痛苦。有些人認為選民將自行轉向反對保護主義和民粹主義,但這種想法可能一如世界大同的觀念那麼一廂情願。

自由市場經濟的倡導者必須明白,許多改革和技術進步可能令某些群體(有時包括很多人)的境況變差。這些變革理論上可以提升經濟效率,使贏家有能力補償輸家。但如果輸家的境況一直無法改善,他們為什麼要支持全球化和親市場的政策呢?事實上,他們支持那些反對這種變革的政客,才符合自身的利益。

因此,這當中的教訓應該很明顯:如果不推動進步的政策,包括有力的社會福利方案、就業再培訓,以及為那些在全球化中落後於人的個人或社群提供其他形式的協助,川普那種政客可能將一直在政界占有重要位置。

保持開放 才是經濟增長繁榮關鍵

這種政客即使未能充分實踐其排外和保護主義政見,也將迫使我們付出高昂的代價,因為他們將利用恐懼,煽動偏狹觀念,借助一種兩極化的「我們對他們」的危險觀念壯大自身勢力。川普已利用他的推特帳戶攻擊墨西哥、中國、德國、加拿大和許多其他目標,而在他任內,受攻擊的目標必將繼續增加。勒龐則是以穆斯林為攻擊目標,但她最近否認法國對二戰期間圍捕猶太人負有責任,則反映她揮之不去的反猶思想。

結果可能是國民之間出現或許無法修補的嚴重分裂。在美國,川普已經損害了國民對總統的敬重。他卸任時極有可能留下一個分裂更嚴重的美國。

我們不應忘記,在倡導科學與自由的啟蒙運動發生前,所得與生活水準停滯了多個世紀。但川普、勒龐和其他民粹主義者卻是站在啟蒙運動價值觀的對立面。川普可以毫不汗顏地引用「另類事實」,否定科學方法,提議大幅削減公共研究預算,包括針對他認為是騙局的氣候變遷研究。

川普和勒龐等人倡導的保護主義,對世界經濟也構成類似的威脅。四分之三個世紀以來,世人致力建立一種基於規則的全球經濟秩序,以便貨物、服務、人員和思想比較自由地跨境流動。在其他民粹主義者的掌聲中,川普已向這個體制扔了一個手榴彈。

因為川普及其追隨者堅稱國界很重要,企業在建立全球供應鏈時將三思而後行。因此造成的不確定性將打擊投資積極性,尤其是跨境投資,而這會損害建立基於規則的全球體制的動能。在投資減少的情況下,這種體制的倡導者推動體制建設的誘因將減弱。

這對整個世界是很麻煩的事。無論我們喜歡與否,全球的人類將保持密切的關係,面臨一些共同問題,例如氣候變遷和恐怖主義的威脅。人類合作解決這些問題的能力和誘因應當增強而非減弱。

這當中的教訓,斯堪地那維亞國家很久以前便學到了。該地區的小國知道,保持開放是經濟快速成長和繁榮的關鍵。但如果國家要保持開放和民主,國民必須確信社會不會有很大一群人將大幅落後,而且得不到照顧。

福利國家體制因此是斯堪地那維亞國家成功的關鍵要素。他們知道,只有共享的繁榮才是可持續的繁榮。這是美國和歐洲其他國家必須吸取的教訓。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