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台灣囝仔賣肥料 意外救了馬國農業全宇生技回台掛牌 馬來西亞高官也來站台
全宇生技回台掛牌 馬來西亞高官也來站台

2017-05-25
作者: 段詩潔

▲全宇生技董事長彭士豪(前)。(圖/吳尚哲攝)

從被小農放狗追,到成為馬國政府制定《微生物肥料法》的重要成員, 全宇生技彭士豪靠堅持走出自己的路,也為了大馬的農業,走出一條康莊大道。

5月10日這場業績發表會相當特別,台下來賓有來自馬來西亞的農業部副部長、橡膠產業小園主發展局董事長、亞庇油棕集團總經理等;他們遠道而來,是為即將掛牌的全宇生技董事長彭士豪站台。這位台灣人靠著微生物救了大馬油棕,而來自油棕果實的棕櫚油,正是馬國農業經濟重要的支柱之一;彭士豪還因為對馬來西亞農業貢獻良多,30出頭就受封為拿督。

門外漢賣肥料 政府也下單

彭士豪退伍那年就到了馬來西亞,幫忙父親的木材加工生意,然而1997年金融風暴來襲,在原料導向、單一客戶的窘境下,只得關門大吉。他開始思考,台灣最厲害的兩個項目,一是電子科技業,但淘汰快;另一個就是農業,可以生生不息。當時沒有資金買大筆土地,他轉念一想,農業最需要用的就是肥料,若把微生物應用在農業,好比乳酸菌放在牛奶,做成優酪乳後的身價立即往上提升。

彭士豪找來懂技術的人慢慢摸索,原本打算把微生物賣給肥料廠,結果微生物一放進化學肥料中都死光光;於是,彭士豪只得再往下游發展出肥料平台。他比喻,微生物就像手機裡的App,發明了LINE,但是沒辦法放在手機裡,還得自己扛一台電腦,自然沒有人要用,必須發展系統。他笑著說:「原本想做乳酸菌賣給牛奶商,結果最後自己養了很多頭牛做優酪乳。」

念電機出身的彭士豪,當年一頭栽入微生物領域,產品做出來了,才20幾歲的他,興匆匆地跑去找大馬油棕局官員。官員劈頭就說:「你幾歲?台灣有油棕嗎?我種油棕的經驗都比你的年紀大,你憑什麼告訴我你的產品比較好?」在大公司不理、研究單位不認的窘境下,彭士豪只好到農田間,就這麼一對一地找小農民說教,經歷了被趕出門、被放狗咬的艱困時期。

慢慢的,口碑逐漸傳開來,連當初拒他於千里之外的官員都找上門來。而複合肥料到底有沒有效用?這可不能空口說白話,油棕的田間測試就需要四到五年時間,全宇終於在2008年拿到大馬油棕局認證,如今更是協助馬國政府制定《生物肥料法》的重要成員。原本有意購買台北101大樓的IOI集團,也是全宇的客戶之一,油棕種植面積是新加坡國土面積的16倍。

技術門檻高 獲利成長可期

全宇位於馬來西亞理工大學裡的實驗室,菌庫擁有400多個菌種,更重要的是有微生物量化技術,以及生物安定肥技術──也就是微生物能穩定存活於肥料中的界面技術。全宇主要產品是結合微生物、有機質及化學物之生化複合肥料,不但能提供營養,還能防治疾病。靈芝病是油棕最致命的疾病,每年損失超過30億元馬幣(約223億元台幣),災情還持續擴大;馬來西亞油棕局看到病害的迫切性,甚至編列預算採購全宇產品分送給農民。

不要小看彭士豪一張娃娃臉,他的點子真的挺靈光。當年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下鄉,彭士豪託朋友從台灣帶來黑金剛、鳳梨釋迦以及蝴蝶蘭,連夜開了十幾個小時的車子趕過去。馬哈迪看到放在桌子上的大水果相當驚奇,彭士豪連忙上前對他說:這是來自台灣的特產,馬來西亞的農民只要精進農業科技,就可以改善生活。

當年彭士豪還是門外漢,把現任中研院院士楊秋忠的著作《土壤與肥料》奉為聖經苦讀。致力研究微生物肥料的楊秋忠表示,土壤是一個很複雜的系統,化學產品用得愈多,對土壤傷害就愈嚴重;而複合肥料有一定技術門檻,在產品中要能保存微生物的活性,這需要田間試驗。「複合肥料是未來的趨勢,但這就像新藥的人體試驗一樣,也要解盲。」

全宇目前以馬來西亞為主要市場,並外銷印尼、菲律賓、越南等地,以油棕適用產品為主。全宇去年營收20.66億元,毛利率31.73%,EPS(每股稅後純益)4.3元。法人看好在農業永續經營、環保意識抬頭下,生物肥料進入門檻高,全宇身為馬來西亞生物性肥料領導廠商,今年營收與獲利將持續成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