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鋼鐵梟雄 謝裕民傳奇台灣鋼鐵集團強勢崛起的幕後推手
台灣鋼鐵集團強勢崛起的幕後推手

2017-05-03
作者: 吳美慧

▲(圖/潘重安攝)

他是台灣鋼鐵產業中極具爭議性的狠角色,曾經身陷公司掏空案還被判刑。公司倒了,他沒有逃,勇敢面對,選擇最熟悉的鋼鐵業東山再起,還清債務。再次崛起的他,靠著精準的併購學,用了十七年時間,整併上游到下游,一步步拼湊出他的「鋼鐵王國」。他是,謝裕民。

今年董監事改選有兩家公司被認為是戰火最激烈的,一家是大同,另一家是榮剛。角逐大同經營權的兩派仍在隔空廝殺,爭得你死我活。榮剛則在四月中旬和對手握手言和,代表市場派的「台灣鋼鐵公司」取得四席董事,爭奪戲碼提前落幕。但讓人好奇的是,去年開始在鋼鐵業躥起的台灣鋼鐵公司,究竟有何來頭?

「不要小看這家公司,現在很有實力。」一位南台灣的鋼鐵業者說。「他們生產的鋼筋,價格很有競爭力,是可敬的對手。」豐興鋼鐵發言人陳連興說。「他們買了很多上市櫃公司,不曉得下一家是誰?」青鋼金屬董事長陳清安說。「台灣鋼鐵背後的老闆是謝裕民,能讓他進來嗎?」榮剛董事長陳興時擔心地說著。

「這一次要進去的是榮剛,要想想以後怎麼與其他公司(指集團內的公司)合作」,台灣鋼鐵集團中被稱為「會長」的謝裕民,正在台南市區的辦公室裡跟同事討論著取得榮剛董事席次的戰略;「榮剛是集團的最後一哩路,怎麼樣也要打進去!」謝裕民說。

謝裕民的腦中,時刻浮現著台灣鋼鐵集團的藍圖,少了什麼產業,不是透過併購就是以合作模式來完成,如同拼圖一樣,拿下春雨工廠,是邁向集團化的入場券,榮剛,正是拼圖的最後一塊,拼上了,集團的布局才完整。有了完整的布局,台灣鋼鐵集團才有機會到香港或是新加坡掛牌上市,他的鋼鐵王國才算完成。

一年併購一家公司
從上游到下游 建構一條龍式煉鋼體系

「他是鋼鐵業的梟雄!」一位鋼鐵業者如此形容。意味著被他看上的標的,很難逃過。他有足夠的資金與法律人才,加上他又懂產業,能夠挖掘出最有投資價值的標的。謝裕民隱身幕後帶領的台灣鋼鐵集團,正以一年併購一家的速度,快速壯大躥起。

2013年開始,台灣鋼鐵公司先以金智富資產管理公司名義,陸續進入春雨工廠、久陽精密、沛波鋼鐵與官田鋼鐵董事會,建構出集團規模,也驚動了台灣鋼鐵業界。

榮剛,不是集團第一家準備進入董事會的公司,對謝裕民來說卻是最棘手的。陳興時是謝裕民在成功大學念機械工程研究所時的所長,雖然沒有直接的師生關係,但看到陳興時,謝裕民總要尊稱他一聲「老師」。和以往不同的是,他放下身段,被陳興時面對面的「拷問」,直到老師滿意點頭為止,一場董監事改選大戰就此熄火。

迄今,台灣鋼鐵集團旗下有6家公司,其中四家是股票掛牌公司,兩家電爐煉鋼廠──慶欣欣鋼鐵、易昇鋼鐵,集團市值超過百億元。翻開集團的產業布局,從上游的電爐煉鋼到中游的盤元線材製造,再到下游的螺絲螺帽,已經建構出一條龍式的電爐煉鋼體系。

進入榮剛董事會,台灣鋼鐵集團等於掌握濁水溪以南一半電爐廠產量,順勢登上電爐煉鋼業的龍頭寶座,鋼鐵業生態也因此大洗牌。在鋼鐵業,中鋼是高爐一貫化作業鋼鐵龍頭廠,平板類價格的走向靠中鋼喊盤;未來,國內小鋼胚、鋼筋價格的主導權,恐將落在台灣鋼鐵集團手上。

台灣鋼鐵集團是新興的鋼鐵集團,也是全台灣最低調且神祕的集團。而這個集團又是如何運作?目前,集團中的領頭公司是台灣鋼鐵,董事長是王炯棻,他是南台灣有名的律師,曾經幫謝裕民打官司,也是謝裕民的「分身」。從股權結構一路往下追查則發現,台灣鋼鐵集團的核心,是位在彰化全興工業區的慶欣欣。

走進慶欣欣的廠區,這天,電爐正在熔煉廢鋼,廠區內的溫度熱得像蒸籠,旁邊還伴隨著軋延小鋼胚的聲響。慶欣欣是電爐煉鋼廠,產品以小鋼胚、鋼筋為主,在國內,與慶欣欣營運模式相近的公司,北部有東鋼,中部有豐興,南部則有威致、海光、龍慶等公司。1992年成立的慶欣欣,營運的第二年就獲利,迄今,平均每年每股獲利約7至8元,鋼鐵景氣大好時,還曾創下每股獲利20元的紀錄,是鋼鐵業界中最會賺錢的電爐公司。

台灣鋼鐵集團「印鈔機」
慶欣欣三大招 創每股獲利20元紀錄

慶欣欣的獲利穩定,堪稱是台灣鋼鐵集團的「印鈔機」,也成為集團併購其他公司,或是進入董事會的重要「金援」。但同樣都是電爐煉鋼,為什麼慶欣欣特別有效率?除了採用舊的設備生產,降低固定成本攤提外,歸納起來,靠的是三大祕訣。

祕訣一:快進快出法。為了讓資金「快轉」,慶欣欣從原料廢鐵備料、製成鋼筋到產品出貨,只需兩天時間。其他公司,期間拉長到兩個月。時間縮短,直接影響到原料與成品的庫存數量和金額,以及營運周轉金。換算起來,慶欣欣只要準備同業不到10%的資金,就可以營運,大幅降低資金壓力。

祕訣二:把低價原料做成高價品。大部分電爐鋼筋廠採用的原料,不是來自於汽車廢鐵,就是回收廢鋼筋。慶欣欣則是使用烤漆鋼板、鍍鋅鋼板等廢鐵做原料。一來,採購價格低且供應量充裕;二來,廢鐵中有較高的金屬含量,可降低投入鋅、錳等金屬數量,有助降低成本。

祕訣三:製程整合提高產出率。從廢鐵熔煉到產出小鋼胚的製程中,透過調整生產線與設備,投入同樣的廢鐵生產,慶欣欣的小鋼胚產出率達92%,比同業的87%還高。

靠這三大祕訣,慶欣欣生產出來的每噸鋼胚成本比其他廠家少了1200百元,獲利率也增加了近10%。

用「新台幣」管理工廠
論件計酬獎勵 拚最少人力、最大產能

此外,在工廠管理上,慶欣欣則獨創「論件計酬」獎勵法,用「新台幣」管理工廠。員工到工廠上班,除了固定的薪資可領外,還有生產獎金可領,生產獎金揚棄齊頭式發放,改依照各部門的績效作為發放標準。

這一套方法就是,把公司的生產部門分成幾個大單位,每一個大單位再細分成幾個小組,每一個組大約5、6個人,並設有組長統籌管理,獎金的分配也由各小組長決定。

如此,每一個小組要用多少人、要生產多少數量,會直接影響到當月小組獎金,以及小組長獎金多寡,想要多拿獎金,就要降低小組內的人數,還要保持生產線順暢,讓生產效率發揮到最大。良性循環下,生產成效自然提高,「我們工廠裡月薪超過10萬元的有很多人。」慶欣欣董事長顏慶利說。

集團成員中的久陽,把這一套制度引進,結果同樣的員工人數,產量提高80%。久陽董事長孫正強說,「之前工廠裡老是喊人不夠,現在要加人他們都拒絕。」預計從第二季開始,久陽的業績就會看到明顯的效益。

慶欣欣獲利穩定後,開始思考要如何讓效益極大化,能做的只有兩件事,一是把產品線往下游延伸,另一個則是併購同業。他們決定兩種方式都用,透過併購同時,把產品線往下游延伸,不僅可縮短建置時間,還可以在短期內看到效益。

首先,他們和同樣位在中部地區,台灣最大鋼筋通路商益達利鋼鐵合作,慶欣欣生產的鋼筋得以快速去化,為資金創造出高周轉率。與益達利的合作,還觸動集團往下游延伸的想法,而春雨工廠,就成了建構集團規模的第一個對象。

「這是集團的入場券,拿不到這張入場券,後面的布局很難展開。」王炯棻說。春雨工廠是國內老牌螺絲大廠,研發能力強,在中國、印尼都有生產線,美國還設有分公司,是國內少數布局全球的螺絲公司。能否取得春雨的經營權,攸關到台灣鋼鐵公司是否能朝集團化發展的重要里程碑。

拚公司效益極大化
布局春雨 搶下集團化的入場券

集團中,2012年開始,負責找尋投資標的與買進股票的金智富,陸續從市場上買進股票。但,春雨股權集中,主要掌握在創辦人李氏家族,與後來入主的甘家手中,加上春雨單日股票成交量不足千張,實在很難買到足以撼動經營權的籌碼。

王炯棻花了半年的時間,終於說服甘家把股票賣出來,在一三年順利進入春雨。花了超過數億元才拿下進入董事會門票,卻沒有插手營運,經營權仍交給總經理李明晃,直到一六年才從台大借調林輝政教授, 擔任春雨董事長。

拿到春雨工廠這張入場券,台灣鋼鐵集團信心大增,旋即展開一連串的上下游整併,集團規模也漸成雛形。要成為集團旗下成員有幾個條件,首先,要與產業相關,接下來才會在意買進的時間與價位。時間,指的是董監事改選;價格,指的是股價要跌到值得進場的價位區。

董監事改選,每三年舉行一次,時間點好掌握,股價就很難拿捏。當景氣不好或是股價突然大跌時,反而是進場的好時機。值得一提的是,他們一次只瞄準一個獵物,耐心等待,機會來時,毫不猶豫、立即出手。

榮剛,就是台灣鋼鐵集團今年的「獵物」。榮剛以生產特殊鋼、合金鋼為主,董事長陳興時是德國的材料博士,具有研發技術與能力,產品打進高難度的航太領域,又有多項專利。若集團成員中有一家這樣的公司,會增色許多。若善用陳興時的技術,協助集團成員公司提升技術, 對台灣鋼鐵集團來說會大大加分。

集團的最後一塊拼圖
榮剛改選激烈戰火 終和平落幕

從去年除權後,榮剛股價跌破17元、進入歷史低價區,給了台灣鋼鐵集團絕佳買進機會。
過去,台灣鋼鐵集團都是「默默」地買進股票,等到股東會股票過戶最後截止日,跑出股東名冊時,對方才會發現,官田鋼鐵就是例子。

2016年,官田鋼鐵進行董監事改選前,才發現「台灣鋼鐵公司」竟然持有公司17%股權,雙方後來透過委託書徵求公司的牽線,把董事席次喬攏,台灣鋼鐵的名稱也是在那一次的董監事改選中,首度露臉。
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榮剛,不同的是,陳興時在今年元月時提前發現,台灣鋼鐵持有公司相當多的股票,他想,與其等對手進攻,不如主動出擊,決定約對方喝咖啡。

台灣鋼鐵這邊出面協商的人是王炯棻,陳興時則派出兒子先探對方的底。「我們持有7萬多張股票,好歹給一席董事吧?」王炯棻說。陳興時這邊只歡迎他們當大股東,卻不願意讓他們進入董事會。

雙方認知差距過大,破局收場,並分頭大力加碼買進股票,決定放手一搏。台灣鋼鐵集團持股張數,從原先的7萬多張,一路加碼到超過10萬張,投入超過20億元資金,擁有接近23%股權。

陳興時也不甘示弱,透過子公司買進股票,還以策略聯盟方式,想要防堵台灣鋼鐵集團進入。「他們進來,我一輩子在榮剛的努力不就毀了?」陳興時說。加上媒體以經營權爭奪戰來形容此次董監事改選,讓陳興時為榮剛的未來頗為擔心。「我們進去其他公司都很尊重對方的經營,怎麼會毀了公司?你可以去打聽看看。」王炯棻說。

後來靠著鋼鐵界人士居中斡旋,加上台灣鋼鐵以後輩姿態向陳興時請益,化解誤解,雙方以為榮剛未來創造更大利益共識下,決定攜手合作,激烈的改選戰,頓時和平落幕。

「外界有人以禿鷹來形容我們,我告訴你,我們是『股利派』。」王炯棻說。什麼是股利派?「希望公司能經營得好,每年可以配發穩定的股利給我們。」「若產業上合作能夠發生綜效,降低成本、提高獲利,有什麼不好?」王炯棻分析說,「你可以去看看其他公司,久陽、官田,是不是狀況都愈來愈好?」

旗下公司營運愈來愈好
去年配得2億元股息 投報率逾5%

去年,台灣鋼鐵集團投資的這些公司,一共配得約2億元股息,投報率超過5%,創造出比定存高出數倍的利益。「如果股票還能賺錢,不是更好。」王炯棻說。這也是為何台灣鋼鐵希望投資的標的能夠年年配發股息,股息收入加上慶欣欣與易昇鋼鐵的獲利,集團才能持續進行併購。

台灣鋼鐵集團的「耐心」不光是展現在投資「標的」上,連「台灣鋼鐵」的名字都是等了很久才等來的。這個原本是台塑集團申請註冊的名字,眼看在台灣設立大煉鋼廠夢想難以付諸實現,遂在五年多前放棄。沒想到,另一頭有心人就立即接手,還成了集團的稱謂。

「台灣鋼鐵」的設立地點在台南,與位在高雄的「中國鋼鐵」頗有互別苗頭的意味。一個是電爐廠的龍頭,另一個是高爐廠的龍頭,南台灣也因為它們而「鋼味」十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