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謝裕民獵豹式併購 拚出百億集團
跌倒,反而練就成賺錢的本事

2017-05-09
作者: 吳美慧

▲台灣鋼鐵集團會長謝裕民。(圖/潘重安攝)

台灣鋼鐵集團幕後推手謝裕民,曾身陷掏空公司85億元官司。 17年來,他從負債數10億元到掌控百億元市值集團,他是怎麼東山再起,成為鋼鐵業梟雄?

 台灣鋼鐵集團從只有一家慶欣欣鋼鐵,發展到現有的集團規模,背後有一位最大的推手,那就是集團內人稱「會長」的謝裕民。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當時倒下去的公司不少,但能夠重新站起來的,除了國揚建設的侯西峰、中精機的黃明和,另一位就是謝裕民。

誰是謝裕民?他是在2000年掏空桂宏鋼鐵33億元、桂裕52億元的人。為此,他被判刑,直到去年從官司中全身而退。

在鋼鐵業第二代,謝裕民算是頭角崢嶸的人物,憑藉著成功大學機械工程研究所的學歷,加上從小在自家鋼鐵廠長大,不到30歲,就能自行設計拼裝桂宏鋼鐵永康廠,成為業界最有生產效率的鋼筋廠。這個猶如「印鈔機」的工廠,1993年把桂宏推向股票上市之路。

在注重「輩分與倫理」的傳統鋼鐵業裡,謝裕民以強硬手段來展現自己企圖心的作風,大大震撼業界。1994年,他曾經以收購委託書的方式,進入豐興鋼鐵董事會,還在股東會上質疑公司的經營績效。

少年得志
設桂裕鋼鐵 重摔身陷官司

一帆風順,讓謝裕民信心大增,膽子也愈大,想在台中港區設立一座可以與中鋼媲美的煉鋼廠。他透過關係與行政院開發基金、中華開發及中鋼,共同在台中港設立桂裕鋼鐵。

這個局玩得不小,股東又頗具分量,但工廠建置進度延宕又遇到亞洲金融風暴,資金壓力沉重,加上拿去質押借款的桂宏股票,因為股價下跌持續被追繳保證金。紙包不住火,他遂在2000年9月向高雄市調處自首,掏空案才曝光。少年得志的謝裕民因此重重摔了一跤,儘管如此,建構鋼鐵王國的心願,未曾從謝裕民的心中消失過,而能讓他東山再起的,也只有他最熟悉的鋼鐵業。

靠著慶欣欣重新站起來的謝裕民,藏在心中的鋼鐵王國夢想再度燃起。他銳利且精準地盤算出,要邁向集團化的規畫與布局,他要成為全台灣第一個,把上下游業者串連的電爐煉鋼業者,「春雨是進入集團化的入場券,榮剛是集團布局完成的最後一哩路。」謝裕民接受《財訊》專訪時說。

有了上次失敗的經驗,這一次他更小心謹慎。過去,他會用蠻幹、硬幹的方式,現在他願意花更多時間來「等待」。等到股價跌到可以投資的價位,等到對方公司願意坐下來協商;而且,他一次只瞄準一個目標,不會貪多。

謝裕民最善用的策略是,買股、談判、進駐。首先,他會從市場上買進一定數量的籌碼後,再與對方談判。礙於官司問題,過去謝裕民不方便站在台面上,幫他打官司的律師王炯棻成了他的「分身」,與公司的協商、談判,或是進行法律攻防戰,第一位出馬的就是他。謝裕民只有在關鍵時刻才會出現。

他同時設計了「粽子式」的集團架構。粽子頭是金智富資產管理公司,負責集團成員「標的」選擇、資金調度與買進股票。但各粽子間彼此不會交叉持股,只有產業關聯與產品銷售,來作為防火牆。

這一路走來17年,謝裕民意志更堅定、身段更柔軟。提起往事,數度眼光泛紅。自首後,他半夜帶著全家摸黑搬家,就怕債權人找上門影響到孩子。過往場景,迄今都成了提醒他不能失敗的警鐘。

謝裕民能夠東山再起,除了他對鋼鐵業的熟悉外,還有3位貴人,一位是益達利董事長蔡玉葉,一位是中華開發的謝惠娟,還有一位是東鋼的侯貞雄。

東山再起
3位貴人相助 營運漸回穩

當時,核心幹部到處借錢想要讓公司維持基本運作,台灣最大鋼筋通路商益達利鋼鐵老闆蔡玉葉,就是當初雪中送炭的援手之一。掏空公司的人,基本上都會被「另眼看待」,朋友避之惟恐不及,為什麼益達利卻願意伸出援手?「媽媽覺得謝先生很有責任感,遇到事情不逃避,這樣的人應該幫他。」蔡玉葉的兒子、目前擔任沛波鋼鐵總經理的葉俊良說。

「中華開發真的幫了我很大的忙。」謝裕民說。中華開發是當時的債權銀行之一,為了讓借款有回收機會,代表人謝惠娟找上謝裕民,共同商討解方,最後決定用AMC(資產管理公司)方式把桂宏位在彰化全興工業區的工廠,獨立出來營運,這座工廠後來變成慶欣欣鋼鐵。

蔡玉葉讓桂宏能恢復營運、員工有工作做;謝惠娟帶進中華開發的資金,讓慶欣欣有周轉金;侯貞雄則是當慶欣欣要開始生產時,二話不說,送來三萬噸廢鋼,讓慶欣欣電爐得以開工。

翻閱亞洲金融風暴期間,中箭落馬的公司,大都樹倒猢猻散,但桂宏的核心幹部幾乎沒有離開,還一路跟著他轉戰到慶欣欣。譬如,慶欣欣董事長顏慶利當時是桂宏的副理,總經理趙世傑是桂宏的廠長。靠著這兩人,一位負責銷售,一位負責工廠,讓慶欣欣在市場上快速躥起。

「他把責任全扛下來,說船沉了,一定要等到最後一位同事上岸,他才放心。」顏慶利說。「他真的很願意負責,公司倒了,該給員工的資遣費他都給了。」當時負責財務的林小琇回憶著說。

謝裕民投入全部心力在慶欣欣上,等到營運開始上軌道後,他開始「兼差打工」償還債務。他兼差打工的「工作」,就是整頓經營出問題的股票掛牌公司,整理好後再出售獲利。曾有過企業經營失敗的慘痛經驗,謝裕民練就一眼就看出問題公司的本領,還成了賺錢的本事。

2006年,謝裕民進入前身為享承科技的易通展科技,把這家瀕臨財務將出問題的公司,整頓後成為國內的網通廠;2007年,他進入訊康科技,整頓後,2011年賣給鏈條業股王桂盟。2009年,進入沛波鋼鐵前身的沛波電子,整頓後,把公司賣給益達利,還成為合作夥伴。「他經營公司真的很有一套。」久陽精密董事長孫正強說。

重情重義
昔日恩人有難 二話不說幫到底

謝裕民靠著慶欣欣穩定的獲利與「打工」賺來的費用,一點一滴地把積欠數十億元的債務還清。「會長說,錢債好還,人情債難還。」顏慶利說。當年,曾經在他最困難時幫過他的,到現在都還接受到「人情債」。

當年曾經被桂宏倒過帳的盤商,現在,慶欣欣銷售的每一噸鋼筋會優惠50元。東鋼的苗栗廠搬到桃園觀音時,慶欣欣停工一個月,全力協助。當年曾惠借10億元給他的吳家,謝裕民後來以極優惠的價格把桂盟賣給他們,讓他們順利借殼上市。

「他很重情重義且懂得感恩。」春雨工廠董事長林輝政說。林輝政是謝裕民的連襟,他一路觀察謝裕民,了解他的本性,所以才同意從台大工程科學及海洋工程學系教授職位,借調到春雨,今年將正式從台大辦理退休,在春雨擔任專職。

在謝裕民最困難時,曾經幫過他或是陪在他身旁的人,現在都有不錯的職位與收入。譬如,與他一起整頓慶欣欣公司,當年在中華開發任職、後來一路跟謝裕民到處整理問題公司的孫正強,目前擔任久陽鋼鐵董事長。當年幫謝裕民打官司的王炯棻律師被推上台面,成了台灣鋼鐵公司董事長,也是集團對外發言人。曾幫過他的蔡玉葉,現在,換謝裕民來幫他的兒子葉俊良,協助他進入鋼筋加工領域。

另外,林文淵在擔任中鋼董事長時,與謝裕民做債務和解,讓他得以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去年,當林文淵需要他協助搶奪台苯經營權時,謝裕民二話不說就跳下來支援,並安排他擔任多家公司董事。

因為跌倒,讓謝裕民有機會看到社會底層人的需要,現在,他每年要花費超過2000萬元,默默地在台南、台中幫助需要被幫助的人。謝裕民從崛起、敗落到東山再起,從負債數十億元到集團掌控超過百億元市值,成了一方之霸。他是鋼鐵業的梟雄,也是不容小覷的鋼鐵新興集團幕後推手。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