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脫離臉書大作戰

2017-04-29
作者: 黃哲斌

▲(圖/Pixabay)

正因臉書太成功、太強大,足以令人害怕,於是,我決定打卡出境,離開這個統治者專斷、隱形、運作不透明,而且缺乏制衡的國度。

作為註冊8年、每天至少黏著4小時的活躍使用者,我已停用臉書1個月了,我甚至打趣命名一個行動代號,「不要臉大作戰」。

關於棄用臉書,我最常被問及3個問題:「為何」、「如何」、「有何影響」。首先,我並不鼓吹任何人放棄臉書此一強大平台,我最親近的家人因不同理由,都還是臉書用戶,我不曾期待他們離開。

所以,這是我的個人行動,提供好奇者參考。

以下先回答「為何」。主要是臉書這家公司的作風,以及它造成的影響。臉書一直被稱作「牆內的花園」(Walled Garden),意即它像一些封閉系統,不相容、不開放。早期,臉書甚至將搜尋引擎擋在牆外,不允許耙梳它的內容。

如今,它的內容雖得以搜尋,但即使公開貼文,非用戶必須加入會員,才能自由閱讀,否則常遭技術性遮蔽。這自然招致一種戲謔批評,認為臉書就像中國,將18億人關在「防火長城」裡,只不過,它是阻擋外人進入,並藉此阻止用戶離開。

這與臉書的經營模式息息相關,因為當你登入,它方能記錄你每一步網路足跡,按了哪些讚、讀了哪些貼文、訂閱哪些專頁、與哪些人互動、點了哪些廣告或贊助內容,藉此,它的演算法會吐出更多類似貼文,以及廣告。

更好的用戶體驗 也是更可怕的網路監控

即使你未開啟臉書頁面或App,只要你點閱任何有臉書「讚」或「分享」按鈕的網頁,它仍能追蹤你的瀏覽行為。這是一種可怕的網路監控,理論上,臉書能掌握用戶所有上網活動,以及真實身分、人脈圖譜、個人興趣,如果你開啟App定位功能,它甚至能追蹤你每天的活動路線。

臉書的官方說法是,這些追蹤紀錄為了「更好的用戶體驗」,利於演算法提供更多你偏好的內容;更重要原因是,它對你掌握愈多,就愈能針對你的喜好、適地性、人口學資料,媒合企業投放廣告。換言之,臉書的「用戶牆」形同另一種「付費牆」,只不過,用戶繳交的不是金錢,而是自己的個資與上網紀錄。

我曾經提到,「網路實名制」固然有其優點,也有巨大風險。而臉書是全世界最大的實名制網站,它掌握的個資,甚至比戶政機關的戶籍資料更詳盡、更精確。如今,它正積極涉入網路支付與交易業務,而且成功機率極高;一旦如此,它就等同一個超國家機構,具備能力開發類似中國「芝麻信用」的公民監控/評分機制。

正因臉書太成功、太強大,足以令人害怕,於是,我決定打卡出境,離開這個統治者專斷、隱形、運作不透明,而且缺乏制衡的國度。

離開臉書的人體實驗 見證兩項好處

接著是「如何」。放棄使用臉書,意味著我必須重新建立訊息接收、書寫、傳播的管道,這並非易事。我原本就是推特(Twitter)的用戶,於是,我在推特上,增加追蹤了常用的國內外媒體帳號,至於沒有推特帳號的媒體或個人,則透過RSS(簡易內容匯集)來閱讀。每天,除了推特與RSS,我也訂閱了幾份實用的新聞信,光是這些資訊量,就足以吃飽吃撐吃不完。與臉書塗鴉牆相比,這樣的資訊接收方式,缺點是較不雜食、少了非預期的有趣內容;優點是較有系統,減少非必要雜訊或白噪音,例如偷自國外的搞笑影片。

至於訊息書寫與傳播,我選擇的是Medium網站。這個類近部落格的書寫平台,以簡潔美觀的介面,方便技術能力不強的寫作者,可以專注於文字與圖像創作;而它提供類近推特的追蹤功能,讓它同時具備傳播與連結的社群能力。

當然,Medium的台灣用戶極少,訊息曝光度與臉書差距甚大。以我為例,單篇文章的閱讀次數約莫5、600,與以往臉書貼文觸及人數動輒10萬以上,差距不可道里計。因此,現階段適合沒有流量壓力的書寫者。

然而,Medium不像臉書有「用戶牆」,非註冊會員也可閱讀,因此,文章可能透過臉書、推特或BBS跨平台傳布,具備更友善的傳播潛力。

最後,離開臉書的人體實驗,對我而言有好有壞。不便處大多來自親友或工作聯繫,畢竟臉書保有最完整的人脈連結,遠超過手機或郵件通訊錄;若想避免此一缺點,可保留Messenger App,不必像我一樣全砍光。

棄用臉書,主要有兩項好處,一是戒除塗鴉牆的無目的漫遊,我滑手機的時間變少、發呆的時間變多,晚上睡覺時間也提早了(笑);二是刪掉了耗電、耗資源的臉書 App,我的手機待機一整天仍有餘裕,再也不需要行動電源了(大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