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生技醫療

陳耀昌

內科醫師、台大名譽教授、台灣史小說家

陳耀昌:再生移植醫學新紀元

2017-04-16
作者: 陳耀昌

▲(圖/Pexels)

安倍首相稱生醫研究產業為「日本經濟復甦的第三支箭」,放寬法規、預算的大力支持,其他生醫學者紛紛抱怨,所有研究經費都挹注到iPS去了。

3月29日一早看到「日本完成世界首例iPS細胞他體移植」的新聞,於是決定放棄已寫好的專欄文章,因為這件事太重要了。由幹細胞分化再生,再加上「他體」移植,所以我稱為「再生移植醫學」。

日本他體iPS幹細胞移植 全人類皆受惠

我立刻上臉書強調這件事的重要及意義:日本之醫療產業未來成敗,在此一舉。一、1億元費用變成十分之一,(iPS)進入產業化不是夢了!二、要觀察兩年,確定無慢性排斥,才算成功。三、祕訣在如何選擇低排斥細胞?我想是HLA(人類白血球抗原)半套haploidentical(單倍型)相符吧。

對日本而言,這攸關產業成敗,國力興衰。而對全人類來說,這是再生移植醫學的新紀元,影響全人類福祉。我也有感慨,「山中伸彌簡直以一人身負日本興衰之重任!」

今年1月16日,《紐約時報》刊登一篇對山中伸彌的專訪,標題是「幹細胞革命即將來臨─慢慢地」。這個革命就是「iPS的運用,將由自體改為異體(日本稱為他體)」。沒想到山中的腳步真快,才70天不到,並不是「慢慢地」,日本人就完成了世界第一例。

「iPS細胞」已經變成一個不須再解釋的名詞。這是2007年山中發表的驚世研究。他將已成熟分化的皮膚細胞轉變為無所不能的幹細胞。此項研究一發表,大家就預測他會得諾貝爾獎,果然一二年就成真,山中成為最快得獎的科學家。簡單說,iPS細胞就是「不需要胚胎的胚胎幹細胞」,而且人人身上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於是日本傾全力發展iPS臨床運用,安倍首相稱生醫研究產業為「日本經濟復甦的第三支箭」,放寬法規、預算的大力支持,重點就是iPS而衍生的再生醫學,有了iPS,器官再造將不再是神話。其他生醫學者紛紛抱怨,所有研究經費都挹注到iPS去了。

我的一位從事造血幹細胞研究的朋友尖酸地說:「iPS幹細胞,那也是一種癌症幹細胞!」是的,iPS的罩門就是「癌化的威脅」。

一四年,神戶理化學研究所的高橋政代醫師就完成了世界第一例自體iPS視網膜幹細胞移植,成功治療一位黃斑退化病變的女病人。山中伸彌的團隊將病人的體細胞轉換成iPS幹細胞,然後培養成視網膜錐形細胞,移植後迄今已經二年多。

解決兩大痛點 iPS幹細胞革命大躍進

然而在一五年,高橋政代準備進行第二例自體iPS視網細胞移植時,細胞株DNA的定序發現有突變,於是臨時叫停。雖然一六年夏天,團隊又獲得繼續進行的許可,但是山中及高橋心已不在此。

他們的雄心更大,希望直接解決自體iPS的兩大缺點:一、自體移植的細胞培養甚為匆促,萬一像這樣遇到不可測的突變,匆匆叫停,非常麻煩。二、自體移植是客製化的一對一治療,非常昂貴。例如第一例,準備過程11個月,耗費上億日圓,也就是3000萬元台幣,這樣的價格,只限於學術研究而無法真正推廣,也就是無法產業化。

於是山中及高橋決定做「他體」移植,也就是我們說的「異體」,這就是山中伸彌在《紐時》報導所提的「幹細胞革命」。若能成功,成本可以減少到十分之一,也就是1000萬日圓,300萬元台幣,那時產業化及國民治療運用就不是夢了!

用「他體」或「異體」,成敗關鍵在於是否能處理或避免「排斥」。就如這次日本團隊說,要觀察兩個月方能確知無慢性排斥。而山中在《紐時》報導中說,他們可以選擇「低排斥細胞株」。我猜測就是選擇HLA半套符合的正常人細胞株來做移植。九六年,台灣的骨髓庫有10萬捐贈者,台灣民眾找到相符合HLA的機率不到50%,而那時日本的骨髓庫只有6萬,卻有75%的民眾可以找到HLA相符合捐髓者。

日本人HLA的同質性,幾乎是世界最高,因為日本的人種非常單純,很少與外來種族混血。也因此日本的異體臍帶血幹細胞移植,屬全球最成功,遙遙領先,所以也最省錢。山中向《紐時》記者說,他估計只要有一百株iPS幹細胞株,就可以供日本全國使用。這是日本人的獨特優勢。

日本人這項醫學創舉,我們拭目以待,樂觀其成。而日本人的iPS幹細胞庫、臍帶血幹細胞庫所帶來的成果,以及他們研議中的間質幹細胞庫,在在證明這些幹細胞庫是國家寶貴資產,攸關國民健康福祉,在戰爭或意外災難時,甚至提升為國安層次。台灣也應該建立國人的各種幹細胞庫,其理甚明,希望政府能盡速規畫及踏出第一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