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生活
HOT

簡秀枝:常玉展 從孤絕人生到無價珍寶五大亮點 放送永恆的藝術能量
五大亮點 放送永恆的藝術能量

2017-03-26
作者: 簡秀枝

▲(圖/陳俊松攝)

52幅真偽無虞的精品,對台灣人來說,是不折不扣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在神隱五十年後,終於撥雲見日,成為最令人欣喜的一筆公共財。

最近台北的天空,很巴黎,也很常玉。正在歷史博物館舉行的「相思巴黎─常玉展」,掀起高潮,吸引絡繹不絕的國內外藝術愛好者前來朝聖,為沉寂多時的台灣藝術展覽生態,重燃生機。尤其對四月即將在故宮博物院登場的奧塞美術館展,預先熱身與集市效果,受到各方高度期待。

過世剛滿半世紀的常玉(1960一至1966年),大約在九二年透過旅居巴黎已故學者陳炎峰介紹引進台灣,時任蘇富比拍賣公司台灣負責人的衣淑凡,將其登上在台北舉辦的春秋拍賣會目錄,強力行銷,甚至透過她的企業私誼,呼朋引伴,讓台灣收藏家逐漸認識常玉;陳泰銘、蔡明興、施俊兆以及許多清翫雅集成員,從捧場開始,進而喜歡常玉,並成為常玉的收藏大戶。最典型的是陳泰銘以新台幣400餘萬元收購常玉《五裸女》後,2011年應拍賣公司之邀送拍出脫,結果拍出一.28億港元的佳績,淨利4億元,引為市場美談。

迭創高價的藝術珍品

常玉的市場熱度,從拍賣市場拾級而上,慢慢從台北熱到華人社群,20年後,常玉成為海外華人藝術家中的拍場一哥。去年秋拍,另一幅《瓶梅》同樣創下超過新台幣4億元的高價,由台中新銳收藏家楊賢泉拍得,讓常玉精采作品,完全穩坐億元寶座。

拍賣市場火紅,假畫一直如影隨形。原本史博館希望廣邀民間藏家擴大舉辦常玉展,最初規畫參展作品逾兩百件,沒想到立即引來複雜的化學效應,市場收藏山頭摩拳擦掌,驚傳「假畫藉機漂白」、「博物館幫商人洗錢」等等說法甚囂塵上。夾雜著史博館前館長張譽騰屆齡退休,空缺待補,一時對館長寶座覬覦的黑函、謠言四起,傳出立法委員也受託各擁人選,捉對廝殺,逼得新科文化部部長鄭麗君嚴肅喊停,指明縮小展覽規模,回到52幅修復過後的館藏品出展。

由於52件修復後的展品,超乎預期的精采,主辦單位從中挑選20幅,授權科技微噴,加蓋博物館鋼印,推出限量199套版畫紀念輸出作品,原本並未看好,結果在3月11日開幕當天,就被搶購一空,甚至出現「超賣」現象,因此爭議再起。多位付了錢,被告知賣光退款的買家,怒不可遏,揚言提告。沸沸揚揚,話題滿天飛,「常玉熱」彷彿成為全民運動。

歷史迴流下的戲劇人生

至於,這次的常玉展,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魅力?

一、傳奇的身世、跌宕的人生:用「傳奇」都很難形容常玉的一生。一生沒沒無聞,長年為歷史遺忘,卻又在歷史迴流中再度沖上了岸,何其傳奇,有如神助。常居巴黎,卻是巴黎異鄉人;情牽故國,又不得回,一輩子拿中華民國護照,又沒入境過台灣,叫人唏噓不已。

出生四川南充殷實之家的常玉,父親常書舫深愛書畫,自幼向書畫名家趙熙學習五年,打下書法與繪畫基礎。14歲後,赴上海美術學校短暫就讀。常玉長兄常俊民是四川最大絲織廠老闆,二哥常必誠早稻田大學畢業,曾在日本經營絲綢生意。常玉也因此赴日探親並遊學,手足的優渥背景,間接養成常玉公子哥兒作風,不識金錢的重要性,生活態度吊兒郎當。

早在1920年代,徐悲鴻、林風眠只能利用當時公費的勤工儉學,到巴黎以最經濟的方式進美術學院拿文憑,然後返國服務。唯獨常玉卻是不在乎證書的學子,到了巴黎,捨藝術院校而就廣納百川的巴黎蒙馬特「大茅屋學院」,並在此自由的氛圍下畫真人模特兒,廣遇四方藝術俠客,完全不受拘束。相交相識滿天下,畢卡索、夏卡爾、莫迪里亞尼、蒙德里安、賈克梅蒂、馬諦斯以及藤田嗣治等,都是同一時代的人,互有影響。

常玉一生與眾女性牽扯不清,他的浪漫巴黎有情有色,正式婚姻只維持三年就草草收場。不僅不擅長生活打理,也未用心投入個人生涯的經營,長年仰賴兄長資助,怎奈家道早早中落、兄長辭世,好日子很快就畫下句點。37歲那年,常玉曾返回中國奔喪,把分得的遺產帶回巴黎,迅速揮霍殆盡,他完全忘記是最後一筆資金。天生才氣,滿身傲骨,不願屈從市儈與畫商,日子的潦倒孤獨可以想見,長達29年的斷援歲月,日子總是有一餐沒一餐地過。直到66歲辭世時,連買墓地的費用都付不出來,時承越南籍善心人士布施,為他付了長年墓園租金,留下一個只有編號沒有名字的石板塊,直到八○年代之後,美國友人重回巴黎,續付了墓園租金,重新安置刻上常玉中英文名字的墓碑,讓常玉重新回到觀光客尋找藝術芳蹤的旅遊據點,前魂後人再相會,共掬辛酸淚。

二、歷史的意外因緣,造就無價藝術公共財:常玉從未來過台灣,卻把晚期42件精品,整批留在台灣,彷彿天意。1964年時任教育部部長黃季陸一趟巴黎訪問,慧眼識天才,力邀常玉到台北的師範大學任教,並承諾穿針引線,安排到台北作展覽。單純而熱情的常玉,喜出望外,申請了中華民國護照,立即張羅創作精品,整批運到台北教育部收執。然而,拿到薄薄旅費的常玉,還天真地想先去走一趟埃及,卻因當時台灣與埃及斷交,常玉只能到中國大使館改拿中國護照辦簽證。這一舉措,在當時兩岸政治敏感時期,阻斷了他的來台之路,教書展覽都成泡影,以致鬱鬱寡歡度日,二年後傳出瓦斯中毒意外身亡,作品就滯留在台灣,直到六八年才由教育部移交所有常玉作品到歷史博物館保管。

去年是常玉過世的50周年,使得他的作品確定成為公共財,歷史博物館成為全世界收藏常玉晚期作品最多、品質最佳、來源最可靠的國家級博物館,受人稱羨。

天佑台灣,這是繼國民政府轉進台灣,北京國寶大遷徙,成就了台北故宮博物院。而曾任教育部部長的黃季陸,深厚的藝術修持,識才惜才,為台灣帶進無價的藝術文化財,聚合了常玉完整的藝術風華,也讓歷史博物館因擁有整批常玉精品而名聞遐邇,如同奧塞美術館因為擁有二十世紀初期及大量印象派作品而受到全世界的敬重,借展要求總是不絕於耳。

首度修復後完整展出

三、重要文物修復後的首次完整展出:此次展覽是文化部古蹟保存政策的重大成果,讓常玉創作的研究、鑑定工作有了最完整的參考版本,更對市場上層出不窮的真偽辨識,具有止濁揚清的助益。

歷史博物館在1978年、九○年、九五年及2001年都分別做了小規模的個展或聯展。當時沒有完整展出,除了有智慧財產權的顧慮之外,更因為藝術家生前落魄潦倒,創作材質極為簡陋,作品放置時間一長,狀況愈來愈差。

因而在常玉逝世滿五十周年之前,歷史博物館向文化部申請經費,修復由教育部撥交而來的這批珍貴文化財。幸運的是,其中《菊》與《四女裸像》兩幅作品,因其藝術價值而被納為重要古物。

自從《博物館法》通過以來,這回由歷史博物館扮演了文物修復工作的先鋒、完整展示典藏精品修復的成果,更讓民眾了解國內文化資產保存的重要性。

友善與創意齊發的博物館

四、博物館的觀眾友善政策:此次展覽,不只票價低廉,更開放觀眾攝影,使得人人爭相走告,大家都義務囗碑宣傳,使得博物館內天天都有常玉迷穿梭瀏覽,而且更多人是來了又來,一看再看。

以往重要展覽,門票至少250元起跳,倘若一家四口就得花上千元。這回館方採取一般展覽的低票價政策,全票只要30元,優待票更只收15元,皆大歡喜。收票員也得小心撕下票面截角,因為大家還要保留票根作紀念。

除此之外,展覽的陳列方式也有所不同。過往博物館展覽常是規定嚴格,預先拉出長長的看展距離。這回,除了明顯區分展品類型外,還打了專業照明燈,呈現出每一件作品最好的角度與光彩。尤其不明訂禁止攝影,每一個參觀者在感動之餘,無不以手機留影,或轉貼臉書、分享群組,帶來更大的宣傳效果;影響所及,連廣播電視台也投民眾之所愛,廣作報導,蔚為風潮,使得近日的聚會場合,大家開口閉口就會問,常玉展看了沒?

而北京保利、蘇富比春拍即將在台北舉辦預展,亦選擇常玉作為最重要拍品。相互拉抬的效果下,有意競拍的藏家們,一定要走一趟歷史博物館,沾沾常玉的喜氣,也檢視一下明辨真偽的眼力!

五、文創商品大受消費者青睞:文創產業在台灣,雖已推動多年,但成果彷彿都只是淪於桌墊、鑰匙圈,粗糙又不實用,商品與文化的關聯邏輯付之闕如。

這回史博館與時藝多媒體算是用心,把藝術生活化定為主軸,而且求質不重量,除了一開幕即被搶購一空的199套高科技微噴版畫之外,舉凡床組抱枕、杯盤器皿、毛料絹絲圍巾、捷運悠遊卡,樣樣都精緻美觀,博得消費者青睞。此一案例,可望成為今後博物館界文創衍生品設計製作的重要借鏡。

常玉是華人的常玉,是美術史上的常玉,裸女也好,花卉也罷,或寄情可愛的動物世界,孤獨思鄉望月,馳騁大曠野,抒發其卑憫自憐、苦吞酸澀的磨難人生。天才浪子一線間,學院大宇宙各有巧思,而生命如寄,富不過三代,只有藝術是永恆。

含著眼淚,帶著微笑,史博館悠悠鹵素光暈下,常玉相思巴黎,寄情故園,他藏身在作品隅角,笑看生命起落與人生圓缺,分享源源不絕的苦澀美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