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新興市場榮景再起 投資人打鐵要趁熱景氣春燕來了嗎?正反兩派大論戰
景氣春燕來了嗎?正反兩派大論戰

2017-03-17
作者: 惠特利(Jonathan Wheatley)

▲(圖/資料室)

成長上升、投資回潮,新興市場榮景再起,樂觀派者認為,這波復甦支撐力道強勁;然而,懷疑論者認為,這種建立在中國消費基礎上的樂觀,掩蓋了更廣泛的真相,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巴西礦業公司「淡水河谷」業務蕭條,鐵礦價位跌到多年低點,投資者紛紛拋售持股,這一切都才是一年前的事。如今,鐵礦又紅了,價格翻倍到每噸近90美元,淡水河谷在前年損失120億美元後,去年獲利40億美元。此外,巴西聖保羅的鐵礦股價近日也躥升到四年來的新高。

貨櫃運輸價格也漲了。根據追蹤費率的挪威公司Xeneta,將貨品從中國承載到北歐貨品的40英尺貨櫃,短期合約的平均運費已從一年前的不到500美元攀升到3285美元。全球貿易也回春了。2009年營收為70億美元的越南成衣業,去年營收激增到260億美元,就是明顯的例子。

然而,這次的復甦動力並非由中國所帶動。知名品牌供應商那哈比成衣公司(Nhabe Garment)胡志明市工廠的經理萊思考說,銷售主要是美國帶動。他說:「越南成衣業的成長是因為來自美國強烈的需求,以及製造業基於低成本考量從中國遷移到這裡。」

對於這次的復甦,懷疑論者認為,這只不過是多變的新興世界經濟又一次的小波動而已。不過,也有人堅稱,美國總統川普的政策將重組世界經濟體系,這將為新興市場帶來持續性的復甦。

樂觀派:這波復甦底子牢固

部分樂觀派則將論點建立在中國的復甦上。去年,由於擔心「硬著陸」,北京將大量的信用傾注於諸如房地產等關鍵市場,引導經濟遠離危機,而新興市場出口的鐵礦與原物料價格就獲得支撐。

雖然許多人擔心,到頭來中國龐大的債務負擔會加重,信用緊縮勢必難免;但短期內,這些災難景象並不會出現在新興經濟體投資人的腦海中。

樂觀派也不認為一切都因為中國。很多人感覺川普雖揚言保護主義、新興市場出口商可能深受其害,但是川普政府也可能透過減稅與基本建設開銷而提升全球的需求。摩根大通經濟學家韓思利(David Hensley)甚至預測,新興世界有可能進入一次良性循環──樂觀帶動投資、投資帶動高產量與收益,進而帶來更多的投資與更快的成長。

根據業界組織國家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統計,今年一月新興市場的GDP(國內生產總值)平均成長率升到6.4%,是11年以來最迅速的;如經證實,這代表金融風暴以來的成長率下滑趨勢已經扭轉。

韓思利相信,這次復甦底子牢固。他說:「在數據資料中我們看見商業已成為全球成長的推手。」商業推動成長也許聽起來不足為奇,但這種正常的行為近年被打斷了。他表示,13年美國聯準會的貨幣政策趨緊的「逐漸削弱」(taper tantrum)、14年的油價震撼,以及中國15年的股災,都造成信用高度緊縮,結果15年流出新興經濟體的淨資本達到7350億美元。如今外流情形雖還在持續,但是步伐已經緩慢。

韓思利並說:當時是極其複雜的時期,全球成長慢下來,新興市場更是慢得不成比例。去年,開始逐漸擺脫這些震盪,症狀一一消除;企業獲利開始上揚,不僅美國如此,全球也是如此。最近,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的上衝,也印證了企業對市場轉好有信心。

悲觀派:民粹政治將扭轉一切

已開發市場的採購經理人指數,比開發中市場表現得更為迅捷,這對新興市場而言關係重大,因為後者的出口好壞要看已開發國家需求的多寡。這種樂觀情緒已經滲透到實質經濟,製造產能已經上升。

由於投資是產能翻升、成長持續的地基,投資若沒增,都是白搭。摩根大通的數據顯示,去年底企業獲利和資本支出均顯著上升,銀行的經濟學家更預期兩者都會持續。

貿易數據也進一步提供了可以樂觀的理由。倫敦研究團體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出口資料分析顯示,大型新興市場出口商今年一開始就氣勢如虹,中國、巴西和南韓一月分以美元計價的船運強勁成長。

悲觀派對數據的解讀卻完全不同,他們認為這一次的好轉可能也與上次一樣,全拜商品物價之賜。過去一年的商品物價復甦扮演了一個大角色,而且不只是發生在「淡水河谷」一六年的收益上,其他出口商,包括巴西的車商和南韓的電子商,海外銷售業績也都很可觀。

無論如何,投資者回應了。今年錢潮湧向新興市場股市與債市的熱度是13年以來首見。16年最後三個月,外國投資者從新興市場撤回380億美元,但是今年一月回流的資金超過120億美元。

貝萊德新興市場固定收入部門負責人巴茲,去年正確地預估新興市場的債市走強,如今他開口閉口都是「大轉變」──從非正統到正統貨幣政策、從財政撙節到刺激措施、從傳統政治到民粹政治。

他認為,這種轉變有益於新興市場資產,表示利率固然從極低點回升,通膨也同時在升。他說,唯有新興市場提供「肯定的實質回報前景」。

在川普財政刺激之下,代表的是景氣恢復,但危險在於民粹政治。巴茲說:「公司經理人可以在經濟復甦與基礎建設花費的基礎上設想未來三年的現金流;但川普凌晨三點一則推文也可能就一手把全局推翻了。」

人民幣走貶 不利新興市場

對新興市場而言,中國的影響力不是一直都是正面的,尤其是近幾年,負面影響帶來的壓力更是沉重。中國的商品需求出現反向態勢,中國的生產者物價指數(PPI)連續54個月下挫,跌勢一直到去年9月才停止。中國的停滯引發新興世界普遍的通縮、出口商的收益受損、企業獲利也受到侵蝕。

如今,中國的生產者物價指數轉負為正,今年一月上揚6.9%。不過,天達(Investec)的策略師鮑爾並不認為結果也會好。他說:如果人民幣能停在目前兌美元的水平,那就還好,「但我不認為必然會如此」。

主要的變數還是在於預期美元走強的普遍心理。果然如此,人民幣進一步走貶,中國對全球物價下跌的壓力將持續升高;全球企業價格和盈利持平都會吃力,投資和成長將受到挫傷。

審視中國上升中的生產者物價指數,表面榮景的脆弱性就更進一步暴露。過去,生產者物價指數若有明顯的變化,新興市場的採購經理人指數會先有變化;但是這一次不是這樣,最新數據顯示:採購經理人不計畫花大錢,生產者物價指數卻上升了。

瑞銀新興市場資產策略部門負責人巴威加說,中國生產者物價的升高,反映的是供給,而非需求。高油價是呼應美國的低生產效能;銅價的揚升是因為智利銅礦罷工;淡水河谷的即時表現超強,鐵礦生產並不如去年所預期;而中國的鐵礦需求也不是因為終端用戶需要更多的鋼料,而是中國禁止利用廢鐵非法煉鋼而催動。

榮景持續 中國房市是關鍵

他說:「榮景看來是因為『供給』所推動的,說『需求』拉動似乎難以自圓其說。因此,認為全球經濟正走出衰退、新興市場榮景再起,以及商品物價將逐年上升,這些都言之過早。」

巴威加也指出,根據購買力均平價(PPP)加總,17年所有新興經濟體的總體GDP預料只會升0.5個百分點,而這要歸功於巴西、俄羅斯、阿根廷和委內瑞拉。巴西剛剛走出兩年的衰退,俄羅斯受制裁打擊,委內瑞拉的GDP年減率從負10%變成負5%。

新興市場經濟活絡能否持續,關鍵是中國的房屋市場。北京緊控房市嚴防泡沫化,但要擔心的是市場可能已經到頂,許多城市去年底的價格下降。巴威加指出,中國去年的信用挹注與09年房市暢旺時不相上下,但基礎點高得多。他警告:「我們可能是在中國房市開始走下坡時而對新興市場變得超有信心。」 這並不是說新興市場資產短期內會出問題,事實上正好相反。他說:「以過去五年為考量範疇,企業第一、二季獲利會非常耀眼。」他認為:投資人不趁熱打鐵跟進就太傻了;但熱象能否持續?投資人應該審慎為之。(陳喬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