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縱容 劉政鴻荒腔走板又霸道 大埔事件的五大不正義

爭議三年的苗栗竹南大埔事件,在拆除最後四戶後,看似告一段落。但在這過程中的許多荒謬行徑,已讓社會的公平正義飽受摧殘,對日後土地徵收案將產生何種效應,以及人民的權益該如何落實保障……,後續隨之而來的衝擊,將不可忽視。

2013/07/31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30 期 作者:朱淑娟

苗栗縣政府為開發「竹科竹南基地特定區計畫」,七月十八日強行拆除張藥房等四戶,而在隨後的抗議行動中,警方執法過當逮捕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及多位學生,包括導演、學界、律師及民間團體都站出來譴責。「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也如野火燎原般成為最熱門的抗議標語。

台灣到處有土地徵收,大埔事件之所以特別受到關注,原因從中央到地方,在這過程中有太多荒謬行徑,而這些引發的衝擊,就如世新大學社會發展所助理教授蔡培慧所說:「政府拆掉的不只這四戶,而是拆掉台灣民主制度的基石。」人民如果不追討以下這五大不正義行徑,未來就會上演更多大埔事件。 

一、都市計畫   炒作土地

竹南大埔案被質疑最多的,就是假公益之名、行炒作土地之實。苗栗縣在「竹科竹南基地特定區計畫」描述的開發目的是:「滿足竹科竹南基地擴建所需用地需求,創造優質產業與生活環境」;但真相又是如何呢?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指出,苗栗縣以竹科竹南基地飽和為由開發,但竹南園區根本沒有飽和。而特定區內的「園區事業專用區」只要二二·五公頃,卻開發一三六公頃,其他八成五是住宅、商業、公共設施。 

也就是說,特定區開發真正目的是做都市計畫、不是科學園區。就算如此,依內政部資料,苗栗縣既有都市計畫已供過於求, 為何還要做都市計畫?

而苗栗縣長劉政鴻在今年六月二十七日苗栗縣議會也說,大埔開發案可幫縣府賺進二十幾億元,等於直接承認大埔特定區開發,看中的就是土地利益。

爭議愈演愈烈,國科會在七月二十五日發出聲明,指特定區計畫是苗栗縣政府自己開發的,與科學園區沒關係,這個聲明也一針見血地戳破苗栗縣政府的謊言。

為了開發特定區,苗栗縣政府區段徵收竹南鎮大埔里、頂埔里等地農田及住戶,但區內有二十三戶不願被徵收,2010年6月9日縣府怪手毀田,導致朱家七十二歲阿嬤仰藥自盡,引發近年來最大規模的反徵收抗爭。

二、言而無信   何以治國?

事後前行政院長、現任副總統吳敦義為平息爭議,在2010年8月17日做出「所有建物及基地原位置保留、農地集中規畫」承諾。隨後內政部營建署也依吳敦義承諾,在12月28日都市計畫委員會完成保留程序。 

然而因苗栗縣政府反對,在地方、中央都委會幾經周折,一一年五月十日內政部都委會推翻先前結論,包括區內張藥房等四戶無法保留。幾度爭取無效,這四戶在今年六月收到縣府公文,限期七月五日前自行拆遷。

徐世榮表示,當時如果不是吳敦義這個承諾,抗爭不可能平息,政府這種「頭過身就過」的狡詐心態,引發副總統、行政院長的誠信危機,更動搖政府與人民的互信基礎。行政院隨後更以警力驅逐在大門前靜坐的人士,讓這起抗爭事件持續加溫。

而在馬總統及中央官員口徑一致將大埔事件定調為地方事務後,苗栗縣處理手法愈來愈誇張。先是七月八日在地方舉行千人支持縣長說明會,接著七月十一日在四家平面報紙刊登頭版廣告,向張藥房家喊話:「未來發生嚴重交通事故誰來承擔?」

三、浪費公帑   公審人民

劉政鴻強調,刊登廣告是要把話說清楚,不過苗栗縣政府這種拿著縣民納稅錢「公審」縣民的手法,且如同動用「私刑」,進一步醞釀社會不滿的氣息。

社會累積許久的不滿情緒,在七月十八日全面引爆,苗栗縣政府趁大埔四戶北上總統府陳情時,動員八百名警力同步拆除這四戶。 

其中影響最大的是「張藥房」,這個家經兩度徵收只剩六坪,怪手兩三下就拆得一乾二淨,晚上十點彭秀春回到家,看到家不見了,呆坐在地上喃喃自語:「我的家,我昨天還坐在這裡,現在家不見了。我只是一個拿鍋鏟的家庭主婦,為什麼今天被政府欺負到這樣子……。」

四、趁人之危   濫拆民宅

劉政鴻則說,選這個時間點拆屋是「機不可失」,因為可降低抗爭。立委吳宜臻則認為,縣府趁屋主不在家動手拆屋,這是「趁虛而入、趁人之危」。而這種趁屋主不在、形同偷襲人民住家的作法令人不齒,民眾自發性抗議行動在各地引爆,把握馬吳江劉出席公開場合的「機不可失」,用不同方式表達不滿。 

苗栗縣政府在整個拆屋過程,不但手段粗暴,還以公權力惡整人民。以張藥房為例,七月三日收到縣府公文,指張家如果不限期遷移屋內物件,縣府就要代為執行,且註明代執行費二十四萬兩千元,請張家限期匯入指定帳戶。

五、惡整人民   反覆凌遲 

而縣府要賠償張家的土地徵收費剛好也是二十四萬兩千元,當農村陣線於二十三日在台北凱道舉行記者會批苗栗縣政府惡整人民後,內政部地政司隨後發布新聞稿,指縣府那二十四萬兩千元代執行費只是預估,實際估算後是三萬三千元。

 

苗栗縣工商發展處副處長黃智群表示,會重新發公文給彭秀春,不過因為張藥房已經拆了,公文暫時不知發到何處,會先公告。

彭秀春聽到這件事後嘆了一口氣:「政府要搶我的家就搶我的家,還向我收錢,要算多少就算多少,這不是強盜政府是什麼?」 

整體而言,大埔事件體現的是土地徵收的不正義,唯有改正這些不正義,才能讓土地徵收回歸公共利益、必要性與人民自主的精神。

蔡培慧說,未來將持續推動《土地徵收條例》修法,最重要是落實聽證制度,讓人民與政府有公開辯論的機會,如此才能讓土地徵收回到民主憲政正軌,保障每個人的基本人權。(作者為獨立媒體人)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