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矽谷與波士頓看連結的力量
「信任」是社會網絡與資本的黏合劑

社會網絡會影響廠商的適應力,如同在矽谷與波士頓的比較,我們看到低信任區會產生界線,使它的長期適應力受限。對創新者而言,這點啟示尤其重要。

2016/10/18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513 期 作者:西薩·希達戈

社會體制左右經濟網絡的表現,有個著名的例子就呈現在矽谷與波士頓的對比中。美國波士頓128號公路是與矽谷互別苗頭的科技群落,直到1980年代開始沒落為止。

廣泛寫過這兩個群落的區域經濟發展專家安娜麗.薩克瑟尼安指出,矽谷綿密的社會網絡和公開的勞動市場,鼓勵了創業與實驗。各公司競爭激烈,同時透過非正式的溝通與協作行動,在市場與科技的變化上互通有無。連結寬鬆的團隊結構,鼓勵了廠商各部門之間,以及與外部供應商和顧客水平溝通。在這個網絡式的系統中,廠商內部的職掌界線可互通,廠商之間以及廠商與同業公會、大學等當地機構之間的界線也是如此。

信任催化蘋果的崛起

相形之下,波士頓128號公路則多為自給自足的企業,形形色色的生產活動都是內部化。機密作業和企業忠誠度主宰了這些廠商對顧客、供應商和競爭對手的關係,所增強的區域文化則是鼓勵穩定和自力更生。企業科層是在確保權威、保持中央集權,資訊往往是垂直流動。社會和技術網絡多半是在廠商內部,而且在這個廠商式的獨立系統中,廠商之間以及廠商和當地機構之間的界線保持得十分明確。

薩克瑟尼安的觀察告訴我們,對於被我們稱為區域群落的廠商網絡,社會體制的區域差異會如何影響它的大小和適應力。在不信任員工和其他廠商下,波士頓128號公路的廠商所促進的結構比較科層且不可互通,所衍生出的區域群落也比較沒有適應力。長期下來,比較沒有適應力的128號公路群落相對於矽谷便趨於萎縮。

史蒂夫.賈伯斯在七九年底的著名之旅,就印證了矽谷的互通界線和適應力。賈伯斯去了全錄(Xerox)的帕羅奧多研究中心,在那裡學到了圖形使用者介面(GUI)和物件導向程式設計。到最後,成功把這些技術商業化的公司並不是全錄,而是蘋果。智慧財產的純粹派或許會抱怨,從這些構想中得利的是蘋果,而不是全錄;但比較務實的看法則認為,由蘋果(或者這方面的任何人)來開發並把構想給商業化對矽谷的長期永續力比較好,否則它可能早就埋沒在全錄經濟的收件匣裡。

史蒂夫.賈伯斯能在全錄的帕羅奧多研究中心到處逛,是因為帶他去那裡的人信任他。老話一句,這說明「信任」會鼓勵大型網絡的組成,我們的社會則需要它來累積知識和要領,即使信任有時是以令人不解的方式運作。信任是靠降低連結成本來促進網絡的大小,但也是靠提供互通的界線,好讓這些網絡能適應市場與科技的變化。

信任會促進網絡,但網絡也會促進信任。社會網絡有助於辨別陌生人,靠的是把全然的陌生人,與跟我們共有相通朋友的陌生人分隔開來。居家聚會和酒吧就差在這裡,居家聚會裡的人知道,他們一定有共同的朋友,在酒吧裡則不盡然。一般來說,當連結是根植在綿密的社會群落裡時,信任比較容易形成,而且在建立能幫忙催化這些綿密網絡組成的例證上,高信任社會都很成功。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