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所稅大戰,金管會、財政部各有立場
陳裕璋拉不住暴衝的劉憶如!

財政部長劉憶如堅持開徵證所稅,但平日慣常神隱的金管會主委陳裕璋則一再強調,對證所稅的課徵應力求審慎。兩位財金界首長都是馬總統的親信愛將,如今為了證所稅頻頻過招,誰才能真正摸透馬總統的心?

2012/04/11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96 期 作者:林文義

金管會主委陳裕璋原本非常低調,經常神龍見首不見尾,也很少與媒體見面,但自從今年初證所稅議題發燒後,陳裕璋不僅主動對外說明,對於財政健全小組討論證所稅的場子,更是親自到場坐鎮,與財政部長劉憶如在證所稅的議題針鋒相對。金管會想預防稅改暴衝,以免傷及資本市場的想法相當明顯。

四月五日,財政健全小組資本分組討論證所稅時,就出現陳裕璋與劉憶如過招的畫面。

先是證交所董事長薛琦告訴劉憶如,最近十年股市投資人平均每年繳了一○七六億元證交稅,對政府財政貢獻非常大,財政部實在有必要在每年年底時,買一些電視廣告時段,謝謝股市的投資人;此時,陳裕璋再加碼替投資人請命,認為股市投資人這幾年錢賺得不多,證交稅卻繳了不少,而且證交稅多是由證交所與券商以電腦計算,根本沒有稽徵成本,財政部還應頒個「惠我良多」的獎牌給證交所才對;但力主開徵證所稅的劉憶如不以為然的說,財政部對繳稅的納稅人都很感謝,但如果對每個納稅人都要買廣告時段感謝,「那我廣告不是買不完了?」

陳裕璋要穩定資本市場
劉憶如要完整討論空間


一九八八年,劉憶如母親郭婉容擔任財長時開徵證所稅,並造成股市無量暴跌十九天,陳裕璋當時任職證管會,對於證所稅開徵對股市的強大殺傷力記憶猶新。此次對於財政部又提出這項政策,陳裕璋內心充滿矛盾。

陳裕璋在年初,傳出稅改可能討論復徵證所稅時,即曾對高層表示不同意見。但政界人士指出,劉憶如有意開徵證所稅一事,固然是意在迎合部分財政學者的主張,以爭取支持,但馬總統未知箇中厲害,在劉憶如提出構想之初未能及時勸阻,如今只能力求避免傷害擴大或延燒。因此,身為馬總統核心團隊成員的陳裕璋始終對開徵證所稅一事力持審慎態度,並「公開」建議財政部及早宣布對外資免徵證所稅,顯示馬政府希望陳裕璋扮演對證所稅踩煞車的角色,以防止證所稅議案對市場造成嚴重的衝擊。

其實,從財政健全小組各成員的發言就可發現,對於證所稅的議題,財政學者與金融業者的看法可說南轅北轍,要形成課稅共識甚為不易。

財政學者多半主張證券交易所得不課稅,已造成租稅漏洞,以錢滾錢的人,從證券交易中賺到大錢卻不用課稅,不僅形成租稅不公,更拉大了貧富差距。

劉憶如表示,社會上對租稅公平正義有所期待,財政部在本次稅改中,會考慮到公平正義、稅收維持、稽徵簡便以及資本市場的安定與國際競爭力等因素;但她也強調,目前和二十四年前復徵證所稅的情形不同,現在要復徵證所稅必須經過修法程序,絕不會再出現財政部開一個記者會後就復徵的現象,投資人不用太緊張。

劉憶如說,不是財政部不拿出方案,而是一旦拿出來,市場會有太多解讀,資本市場固然非常敏感,但總不能連討論都不能討論。

學者與業者兩極交鋒
鹿死誰手有得拚


台北商業技術學院財政系副教授孫克難並主張,法人全面恢復課徵證所稅及將散戶證所稅納入最低稅負課稅,是最起碼的稅改底線,不能再退讓,且復徵證所稅後,證交稅也不應調降,以維持稅收。

但陳裕璋、證交所董事長薛琦與券商公會理事長黃敏助卻認為,股市投資人每年已繳了上千億元的證交稅,陳裕璋並認為,證交稅中已含有部分證所稅,復徵證所稅必須同時考慮調降證交稅。

陳裕璋強調,股市對證所稅非常敏感,討論證所稅時,對確定不課稅的對象有必要先聲明排除,無論是對外資或小散戶如果已確定排除在課稅範圍就應先行公布,以免影響股市的安定。

陳裕璋認為,對於復徵證所稅,必須先考慮股市成交量,是否會因此大量減少,一旦新稅制讓股市成交量大幅萎縮,政府的證交稅收將立即減少,影響財政收入,且更重要的是;一旦成交量萎縮,資本市場的深度也將變淺,難以和國際上其他市場競爭,且與資本市場有關的券商及金融業發展也會受到影響,甚至影響到金融從業人員的就業,證所稅的牽涉面太廣,不能單純只從稅制面考慮。

雖然股市已出現恐慌性的殺盤,但截至目前為止,劉憶如仍一如往常的顯露她堅持己見的施政風格,她希望財政健全小組有完整的討論空間來談開徵證所稅的議題,卻又在小組會後的新聞稿中,無視於金管會等代表的意見,而選擇性的表露她自己對證所稅開徵方式的傾向,令資本市場更為動盪不安。

讓人不能理解的是,行政院的團隊號稱是財經內閣,卻在內部意見尚未統一前,草率推出開徵證所稅的議題,又放任兩位財經閣員劉憶如與陳裕璋公開交鋒、私下更各自串聯對抗,這樣的政府未免太離奇了!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