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喊打,NCC為何顧人怨? 資訊不透明、委員山頭林立、決策效率低落

十二月中,立法院通過NCC組織法修正案時,遊說甚力的電腦公會,在會員大會上響起如雷掌聲,業者們一片「受夠了」NCC委員們互不相讓、決策停擺的怨聲,希望修法後改由閣揆指定的主委,能夠一統NCC。NCC怎麼了?何以蒙受如此羞辱?

2011/12/21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88 期 作者:田習如

這一屆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挨批最多的兩大政策,就是學界連署反對的旺旺中時集團併購中嘉有線電視系統(簡稱旺中案),以及通訊相關科技業者抱怨連連的4G行動寬頻執照規畫緩慢;至於有線電視數位化的進度牛步,更是前兩屆就已經招致外界強烈抨擊的項目。外界對NCC的質疑不外乎:資訊不透明、委員山頭林立、決策效率低落,似乎成了「學者治國」負面效應的最佳縮影。

學者治國!議而不決
山頭林立!嚴重分裂


NCC內部文官感嘆,從第二屆起就是「災難的開始」,當時馬政府剛上台,提名委員一波三折、不少人臨時退出,主委人選也從原本呼聲甚高、由時任副閣揆邱正雄推薦的陳正倉,變成被視為金溥聰系統的彭芸。彭芸在內部雜音頻傳之下,做了兩年便趕緊遠離政治叢林,當時NCC七名委員中只有三位留任,陳正倉再度成為主委呼聲最高的人選,然而最後卻是由新提名的四位委員之中,與金溥聰在政大任教時便有合作研究的蘇蘅,「順勢」接下彭芸的任期及主委職務。

「菜鳥領導老鳥,一開始就苗頭不對,蘇蘅常會被老鳥批評不懂業務,難以建立主委威信,」這位文官說。由於不想撕破臉,委員會在意見紛陳下努力要採「共識決」,結果就經常議而不決,與第一屆時委員若不滿就寫「不同意見書」表態、讓議案照多數通過,決策較明快的作風大不相同。

此外,目前NCC委員對於會內各處室從「專案督導」的個案介入,變成各自劃分管區的「專門督導」,結果有的委員每天看例行性公文看到快煩死了,有的委員卻又管得很細,連人事任免都要插手,使得處長被行政經驗不足的委員「架空」,所謂「山頭林立」、「缺乏行政效率」之說也就不脛而走。

包括學界、業界和內部的受訪者都指出,這一屆的NCC委員「新舊兩派」分裂特別嚴重,從「旺中案」到NCC主委是否應由委員互選改為行政院長指定(組織法修正案),包括副主委陳正倉、委員鍾起惠、翁曉玲三位「老鳥」,就與其他四位「菜鳥」的立場對沖。

陳正倉等三人在二○○九年旺旺集團購買中時、中視等媒體的「三中案」時,因旺旺集團認為三人在委員會上作梗、設下許多附帶條件,因此大剌剌將三人照片登報、點名批判「枉法濫權」,相關風波並引起當時還在政大任新聞系主任的蘇蘅等學者連署抗議旺旺。去年底旺中案送到NCC審議後,陳正倉等人便以前述事件為由,表明「迴避」審查。

據透露,行政院長吳敦義曾找陳正倉關切他為何拒審,不同黨派立委也曾質詢拒審的NCC委員「怠惰」,包括立法院長王金平等黨政人士也被傳出私下關切本案,讓NCC委員不論審或不審都備感壓力。

學界反對旺中案的主要理由是,不應讓已擁有無線、有線電視台及報紙的旺旺集團再跨到有線電視系統商,否則將可能以頻道通路優勢阻擋言論市場的多元化。由於爭議性高,外界判斷NCC的策略是拖過總統大選再說,尤其包括主委蘇蘅在內,一半以上委員的任期在明年七月截止,「學界同僚反對聲浪這麼大,NCC委員如果想回學界,何必為了旺中案讓自己臭掉,」一位系統業者說。

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羅世宏表示,NCC的失職在於連對市占率的掌握都要靠業者提供資料,幾乎只能做形式上的盲目管制,且相較於美國FCC(聯邦通訊委員會)對於重大併購案會設立專門網頁、公開正反意見,NCC在審查旺中案過程中的資訊公開程度嚴重不足。

台大經濟系教授鄭秀玲則指出,NCC早在○九年就委託學者研究各國如何認定併購案會否造成媒體集中度過高的問題,因此,早就能建立一套公式作為併購案的審查門檻,如今卻放任學者和業者對於計算標準各執一辭。對此,NCC主委蘇蘅則表示,已將訂立標準的法源列在《廣電法》修正案中,只能等待立法院通過。

其實多位學者也批評NCC太被動,「天天在等國會修法」,包括要求有線電視業者投資建立數位化系統、審查併購案等都沒有展現魄力,只能在審查執照時附加一堆要業者自訂「涉己新聞處理原則」、網路新聞引用原則、設立自律委員會等,被認為不具實質約束力的條件。(本文節錄自388期財訊雙週刊)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民視每天狂K兩小時 立場逆轉有內情
電視台一邊罵政府衝收視 一邊拉關係搶標案

小英政府上台,和媒體間幾乎沒有蜜月期,選前挺她的電視台,選後立刻變臉。不但偏藍媒體如此,連綠媒也一樣,批新政府毫不手軟。被統獨夾殺的英全政府,民調要好也難。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