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密約 讓南科及華亞科絕處逢生
高啟全:我們輸了 但我們活下來了!

雖然台灣在DRAM競賽中潰敗,但由台塑集團撐住南科、華亞科則從困頓中闖出新局,其中由華亞科技董事長、南亞科技總經理的高啟全主導的一紙合約,是重要的轉折關鍵。

2014/01/30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43 期 作者:呂愛麗

2013年1月17日,一場祕密進行了半年的協商及談判終於底定,美光(Micron)、華亞科技及南亞科技簽下一紙合約,這紙合約是讓全球DRAM寡占市場的局面大勢底定的關鍵,也為困頓、廝殺成紅海許久的DRAM「慘業」畫下休止符。

這樁談判,據了解,由身兼華亞科技董事長、南亞科技總經理的高啟全一手主導及策畫,背後還牽扯了一件從未曝光,價值2兆美元的合約!

事情的源頭必須追溯至○八年底。當年正值金融風暴,全球需求大幅縮減,DRAM價格暴跌,甚至出現賣一顆賠兩顆的窘境。全球市占率排名前五大的德國大廠奇夢達(Qimonda)因承受不住虧損,於○九年初聲請破產。

慘貼的黯淡歲月
還得背負上千億元研發經費

奇夢達退出,不僅牽動了整個記憶體產業的重新洗牌,也意味著依附這些國際大廠提供技術授權的台灣廠商必須有所整頓。首當其衝的,便是南科和英飛凌於○二年合資成立的華亞科因為奇夢達的前身是英飛凌(Infineon)的記憶體事業。在奇夢達倒閉後,其所持有的華亞科股權由誰接手,自然成了一個問題。

此時,美光坐享漁人之利出手了,除了併購爾必達,由此順勢取下華亞科約一半的產能,也和華亞科的母公司南科簽下一紙相當嚴苛的十年合約。這紙合約規定,往後十年,南科必須和美光分攤各一半的研發經費。為此,每一年南科估計必須付出6、70億美元,十年總計將近700億美元!換算台幣,等於是2兆元!

按照當時的全球市占率,美光占11%,南亞科約4%;營收規模,前者是後者的將近三倍。日本DRAM廠爾必達(Elpida)於一二年倒閉之後,美光成功併購爾必達,市占率因此一舉衝上全球第二,超越南韓海力士(Hynix)。美光與南科的你大我小,卻均分研發費用,若非南科背後有台塑集團撐腰,恐怕無力支撐至今。尤其自○七年起至一二年,南科一年淨損至少上百億元,還有持股三成的華亞科,也深陷泥淖。驚人虧損之外,每年還要咬牙支付6、70億美元的研發經費,實在苦不堪言。

幸而,一切在一三年初發生徹底改變。

南科以退為進
用市場換取生存空間

隨著奇夢達的倒閉,全球DRAM業者破產的破產,併購的併購,激烈的整併下,三大陣營的寡占市場於焉成形。以市占率計算,三大陣營的排名依次為:三星(37%)、美光(28.4%)、海力士(25%)。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