酪農何去何從?
陳明汝:要本土化、自動化、差異化

台灣鮮乳產業發展不易,不僅生產成本高,需要的加工、保存環境也很嚴格,在管理上有其難度。但近年除了受網路謠言、錯誤報導影響外,也間接遭受其他食安事件波及;除了進口鮮乳趁勢而起之外,也興起一股小農鮮乳的風潮。

2016/08/14 出處:財訊趨勢特刊 第 0 期 作者:食力

台灣鮮乳產業發展不易,不僅生產成本高,需要的加工、保存環境也很嚴格,在管理上有其難度。但近年除了受網路謠言、錯誤報導影響外,也間接遭受其他食安事件波及;除了進口鮮乳趁勢而起之外,也興起一股小農鮮乳的風潮。但發展小農品牌也非萬靈丹,仍有須要克服的挑戰;面臨目前產業的劇烈變動,台灣酪農該如何因應?鮮乳產業又該如何發展?

生產成本高+通路費貴 台灣鮮乳售價偏高

以2015年平均鮮乳零售價來看,台灣約是美國的3倍、日本的1.6倍。為何台灣的生乳收購價明明與日本差不多,零售價卻貴了近6成呢?其實台灣鮮乳除了生產成本高之外,通路費用也不低,再加上國外有補貼政策壓低價格,台灣鮮乳便顯得比國外貴上許多。

因乳牛只能在平地飼養,台灣又地狹人稠,導致土地成本較高;加上台灣牧場規模普遍較小而較難自動化,所需的人力成本也很高。台大動物科學技術學系教授陳明汝舉台大牧場為例,光是鏟糞這項工作,就要請兩人輪班,乘以1人至少3萬多元的月薪,1個月就要6到7萬元的成本。再加上牛隻、飼料幾乎全為進口,成本受國際價格影響,因此光是生乳的生產成本就比國外高上許多。

在台灣鮮乳零售價之中,收購生乳的成本約佔3成,加工、運輸等成本約佔2成,再加上約3成的通路費,直接成本就佔了零售價的8成;這還不包括其他管銷成本。其實廠商的獲利空間並不如外界想像的大。

此外,「很多國家的鮮乳是有補貼政策的。」陳明汝教授說明,如日本、歐洲等國,因為將牛乳視為人民基本營養需求來源,所以會有補貼政策壓低零售價;但補貼資金多來自其他乳製品的利潤(如:起司等),而台灣沒有類似的產業鏈,因此較難仿效。

小農鮮乳的難題:檢驗費用、代工廠品質、運銷管理

小農鮮乳的生產規模比一般大廠鮮乳小,售價更高。陳明汝說,酪農戶發現自己向消費者賣鮮奶的價格可以達到1公升1百多元,雖然還需付出一些額外的成本,但比起大廠的生乳收購價1公升30元左右,利潤更多。「縱使我(酪農戶)還要花成本做些什麼事情,感覺上好像也可以賺比較多。」但小農品牌其實也會面臨一些難題。

首先,各項檢驗所需的費用對酪農戶來說就會是一大負擔。雖然酪農戶能夠自己掌握牛隻健康及用藥情形,但生菌數過多或其他環境污染的情況還是得靠檢驗來避免。陳明汝解釋,大廠除了內部檢驗之外也有送外部檢驗,「從生菌數、戴奧辛,能驗的東西幾乎都驗,每年幾乎花上千萬在這些檢驗費。」而一般酪農戶能投入的費用不如大廠,因此也有些想要自己銷售的酪農戶,會將一部分乳源賣給大廠,利用大廠的檢驗報告來間接確保自己其他乳源的安全性。

在美國賺大錢的台灣好公司
財訊雙週刊第525期
直播暴紅完全手冊
財訊趨勢特刊第66期
熱門文章
陳耀昌:何以台灣陳、林、黃、蔡特多?

陳耀昌:何以台灣陳、林、黃、蔡特多?

這陳、林、黃、蔡四姓,都是源自中原,但現在在北方卻甚少,集中南方,特別是台灣,何故?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