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滾吧!台灣電影 這次,我們終於等到了彩虹

編者按:《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近來引爆全台話題!成本才二千萬元的中小成本製作,但全台票房卻高達一億七千萬元,獲得巨大成功,而《翻滾吧!阿信》成本約三千萬元,票房也開出六千萬元佳績,緊接著九月即將上映,耗資七億元的史詩級大片《賽德克‧巴萊》,票房幾乎能肯定將再創高峰。沉寂二十年的國片,終於等到彩虹了!國片不再是「票房毒藥」,而搖身成為「票房保證」。曾推動新浪潮電影,擔任過編劇、製片的小野,走過國片篳路藍縷,到如今百花齊放,他怎麼看國片起飛?《財訊》特邀請他暢談對國片市場爆發的觀察與分析!

2011/08/31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380 期 作者:小 野
今年夏天台灣的電影非常熱鬧,和去年同時期比起來,幾乎是用翻滾的速度向上攀升。從《帶一片風景走》到《命運化妝師》再到《殺手歐陽盆栽》,這幾部完全不同類型的電影,票房都是以倍數的成長破了數千萬元;然後另外三部電影陸續登場,將國片市場帶進了最高潮︰《翻滾吧!阿信》、《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和《賽德克.巴萊》,許多人相信這三部台灣電影的票房加起來一定會衝上新台幣十億元,這還不包括九月份另外陸續登場的以《星空》為首的九部大小國片,這是「台灣電影大爆發」的關鍵時刻。

關鍵時刻!
今夏台灣電影大爆發


沉寂了二十年的台灣電影黑暗時代,有許多電影人不怕窮、不怕賠的持續拍著自己的電影,如同黑暗中烈火在荒野中兀自燃燒著,終於起死回生,這過程相當的動人。這場大爆發的起始點,應該是從二○○八年《海角七號》算起,歷經三年的起伏,到了今年夏天,國片市場明顯回春。這個時機點竟然和一九八二年台灣新電影浪潮的發生神似。

相對於○八年的金融風暴,八二年也正逢全球經濟大衰退。那一年全球經濟成長率僅○.七%、通膨達一三.七%,情況相當悽慘。八二年時,台灣戰後嬰兒潮長大了,當他們有機會能用電影來說故事時,他們說出了許多的童年往事,這些電影由個人的記憶,漸漸擴大成集體的國族記憶,這正是八○年代之前國片所缺乏的部分。

八○年代之前的國片除了功夫和武俠,文藝愛情或是健康寫實多少有點逃避現實的味道,一方面是滿足星馬市場,一方面是電影檢查下的犧牲。所以當許多觀眾都抱怨後來的「國片」都只會得獎,都「看不懂」或是都「不好看」時,其實忽略了「台灣新電影」對後來台灣電影最大的影響不只是藝術傾向,而是把台灣人的情感,轉向對台灣本身的身世、歷史和文化的注視,不管是個人經驗或是集體經驗。

這些影響在國片市場漸漸萎縮之後,反而藉由紀錄片、電視電影(電視單元劇)或是短片的影視工作者,維持著這樣的傳統和精神,○三年之後,幾部台灣紀錄片的票房和受注意的程度,甚至超過正逢最低潮的劇情片,例如《生命》、《無米樂》和《翻滾吧!男孩》等。

良性交流!
台灣影視產業向上提升


這些出乎意料賣座的紀錄片預告了某種趨勢,那就是和這塊土地息息相關的情感的電影,會得到共鳴,這種共同情感上的挑動和當年台灣新電影是神似的,也預告了下一波台灣電影強烈的在地和草根性格,甚至於是台灣電影史上從來不曾出現的「去中心」、「去台北」的「鄉土主義」,這是和當年的台灣新電影浪潮中的「現代主義」大異其趣的地方,很值得未來學術研究者的注意。

○一年,國片票房創了新低,一年總票房僅有新台幣七三九萬元。巧合的是,這一年台灣電視節目中開始出現了可以輸出到亞洲各國的偶像劇,一些年輕導演也紛紛投入了偶像劇的生產製造行列,除了轉移戰場謀生之外,也是一種商業市場的訓練。偶像劇捧紅的明星,也漸漸風靡了亞洲的觀眾,這十年偶像劇激烈競爭的結果,雖然產生不少劣質反智的作品,但是也誕生了不少佳作。這些為了有利潤而產生的行銷策略、製片過程、資金募集、開發市場,多少給了電影界一些提醒和直接的助益,而且電影界可以用的演員和明星多了,資金的募集也變得更可能了。

雖然台灣電視節目給人製造社會亂象的負面印象,但是在台灣電影工業幾乎要瓦解的年代,電視的戲劇節目反而成了培養電影人的溫床。最近政府鼓勵電視業者拍攝高畫質的電視連續劇及電視電影,計畫投入相當龐大的預算。有些電影導演在完成電影夢之後,又轉去拍高品質的電視劇,成了電影和電視界良性的交流,這種交流很有助於台灣整體影視文化產業的向上提升,這和過去的各自為政是很不一樣。(本文節錄自380期財訊雙週刊)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搖擺蔡英文讓她半年一事無成
缺乏主軸的忙茫盲 執政的4大錯誤

半年多來,抗議從沒停過,這是台灣公民社會發展的必然,這不是蔡英文的失敗。她真正失敗的地方在於,無法召喚支持者的熱情,也沒有做什麼大事讓人跟在她後面吶喊。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