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先進經濟體問題何在?
近5年來低於正常水準的經濟成長,具有典型疲弱復甦的所有特徵; 金融危機之後,當然有必要推行結構改革, 但也有必要在經濟復原之際維持總合需求。 2008 年之後經濟政策的最大失敗, 在於政府無法以富有創意的方式註銷一些債務。

眼下先進經濟體成長緩慢,這是長期衰落之延續,還是嚴重的系統性金融危機之正常後果?更重要的是,我們是否必須為這問題找到明確的答案,才能加快經濟復甦的步伐?

2014/01/02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41 期 作者:肯尼斯.羅格夫

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日前一個會議上,美國前財長桑默斯指出,今天的經濟成長困境有早於全球金融危機的深遠根源。他特別強調各國必須加強投資基礎設施──多數經濟學家衷心支持這一點,尤其是如果相關投資真正有效益的話。

還有許多經濟學家無疑也擔心先進經濟體的長期衰落,雖然他們多數強調供應面而非需求面因素。例如,經濟學家薩克斯(Jeffrey Sachs)便認為,美國經濟必須克服阻礙持續成長的連串結構因素,包括產業外移、技能錯配和基礎設施衰敗。蒂爾(Peter Thiel)和傳奇棋王卡斯帕洛夫(Garry Kasparov)則認為,經濟困境有更深的原因,經濟學家戈登(Robert Gordon)也持此觀點。他們認為,近兩百年來驅動人類經歷一個又一個經濟高峰的科技引擎正失去動力。簡單來說,網際網路或許很酷,但不像自來水、電力或內燃引擎那麼不可或缺。

科技進步速度 快到難以適應

戈登、卡斯帕洛夫和蒂爾的論點非常有意思,雖然我曾質疑他們的悲觀結論。我個人認為,雖然迄今為止的經驗大致正面,我們面臨的較大風險則是科技進步的速度快到社會難以適應。

先進經濟體如今無疑迫切需要處理所有類型的科技、社會和政治缺陷。但是,近5年來低於正常水準的經濟成長,仍然具有嚴重系統性金融危機之後典型疲弱復甦的所有特徵;萊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和我在我們2009年的著作《這次不一樣》(This Time Is Different)中闡述了這些特徵。

金融危機之後,當然有必要推行結構改革,但我們同樣有必要在經濟復原之際維持總合需求。在我看來,○八年之後經濟政策的最大失敗,在於政府無法以富有創意的方式註銷一些不可持續的債務,例如美國房貸市場或歐洲邊陲國家的債務。這種失敗,包括無法在必要時發行公債以促進債務重整,尤其是如果整個經濟體(或整個歐元區)的債務可以藉由同一作業一併減少的話。

但桑默斯所指有效益的基礎設施投資是「易摘的果實」,則肯定是正確的。政府當然必須關心公共債務的長期走向,儘管一些充滿政治色彩的謬論認為不必。但是,有效益的基礎設施投資能促進經濟的長期成長,可自行回本,因此短期的穩定措施與長期的債務可持續性是不必有任何衝突的。在今天的超低利率和高失業率下,公共投資成本低廉,大量投資案可提供高報酬。

我知道有些人相信凱因斯乘數效果顯著大於一,也就是認為即使政府亂花錢也能產生經濟效益。但是,實證證據顯示,人們對政府效能的信任減弱(擔心這問題因此是合理的),加上資源有效運用的選擇眾多,有關凱因斯乘數的爭論,看來是無謂的干擾。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