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曾銘宗:台灣經濟的「三低」難題

台灣經濟「三低」問題,已變成難解的結構性問題,應亟思如何留住人才,以提升國家競爭力。

2016/07/25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507 期 作者:曾銘宗

台灣過去二十年來的經濟發展模式,呈現低度成長、微幅通膨與薪資停滯的狀態。相形之下,鄰近的新加坡、香港與韓國,則表現出中度成長、適度通膨與薪資上升的態勢。在兩種截然不同的發展模式下,觀察到的結果是,台灣因薪資停滯而人才外流,出走到香港、新加坡、上海等地。長此以往,將導致國家競爭力下降。

物價過低 易陷入通縮泥淖

從數字來看更為具體。一九八六到二○一五年間,台灣的經濟成長率平均是4 %,高於香港的3.7%,卻低於南韓的4.1%與新加坡的5.3%。另外,從去年的人均國內生產毛額(GDP)來看,新加坡、香港、南韓分別是4萬7,565美元(約154.9萬元台幣)、3萬8,858美元(約126.6萬元台幣)與2萬7,908美元(約90.9萬元台幣),台灣則敬陪末座,只有2萬2,355美元(約72.8萬元台幣),連新加坡的一半都不到。再比對物價變動,一九八六到二○一五年間,台灣的平均物價上漲率(CPI年增率)只有1.1%,而新加坡、香港、南韓則介於1.7與3.1%之間。

嚴重的通貨膨脹有損經濟、不利民生,自不待言,但這並不代表物價壓得愈低愈好,否則美國聯準會(Fed)就不會設定二%的物價上漲率目標,而歐洲央行(ECB)雖然希望把消費者物價調和指數(HICP)年增率控制在2 %以下,但也同時強調「接近2 %」能讓歐元區享有物價穩定的最大好處。再者,如果物價愈低愈好,美國、歐元區與日本等國央行就不會使出渾身解數來對抗過低的通膨。

遍觀世界各國的《中央銀行法》,主要目標之一都是維持物價穩定。在通膨急速上揚的八○年代,避免物價走高,確實是央行的首要任務。然而,現在情況卻已反轉;當前對於許多國家(特別是先進國家)而言,央行在捍衛物價穩定時,所面對的敵人並不是高物價,而是低物價。

為什麼先進國家央行害怕物價過低?第一,物價過低最大的威脅就是容易陷入通貨緊縮(deflation)的泥淖中,難以脫困。第二,物價過低通常伴隨低迷的景氣以及偏高的失業率。第三,低通膨導致企業利潤難以增加,更遑論提高員工薪資。第四,當物價上升速度較慢時,名目所得的增加也會較緩慢,對於負債者而言,由於契約所訂的債務金額是固定的,所以借款人要花上更長的時間才能清償債務。

薪資過低 經濟愈來愈沒力

有論者指出,「社會大眾關心的是實質薪資。如物價上漲一倍,名目薪資也上漲一倍,則實質薪資未變,社會大眾的購買力亦未增加。」這樣的說法在學理上固然成立,但是,如果讓年輕人選擇在台灣領二八K,或者在鄰國領五六K(即使當地物價是台灣的兩倍),我認為後者的感受還是比較好。

為什麼?第一,學理上有所謂的「貨幣幻覺」(money illusion),意指人們傾向於以名目價值、而非實質價值來進行經濟決策。就像台灣調整物價後的實質所得或許不比香港、南韓低,但港、韓的薪水高,不會感覺處於低薪。第二,在物價較高的國家領較高的薪水,可以把一部分錢匯回母國消費,此時出國工作賺取的實質薪資還是比較高。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踢爆無良老闆搬錢內幕
財訊雙週刊第517期
出賣強勢股名單
財訊趨勢特刊第63期
熱門文章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中國肥咖條款來了 台商台幹剉咧等
境內金融機構資料全面清查 「非居民」全不放過

北京公布中國版的「肥咖條款」,從明年起,境內各金融機構須向稅務總局申報非居民客戶金融資料,濃濃的查稅烏雲已籠罩在台商頭上。

more
美福大飯店


TOP